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有一篇佛經在台灣,甚至在整個華文世界,普及的程度無與倫比,傳播範圍遠遠超越佛教的修行圈;市井流傳裡大家都說它具有不可思議的神通,可以驅鬼除魅,消災度厄,如果日夜常頌,甚至可以「無願不果」。

有一次我親身見證這個傳說擴散到什麼樣的地步。我有個哥哥做大宗禮品生意。有一次他送我一幅原木精裝鏡屏,上面燙金大字印的就是這篇傳奇經文,他說這款佛經鏡屏非常搶手,許多客戶都買去當業務贈禮,市場需求大得不得了,他因為下單量太大,可以跟上游工廠喊價,所以很便宜拿到貨源。「這幅你拿去掛,不但保平安,還可以求發財。很靈喔。」

剛剛為了拍照,我第一次把它從包裝盒拿出來(整個造型走貴氣風,不過排版不夠專業,尤其上方邊界留得太窄了,感覺有點擠)。
螢幕快照 2014-03-03 下午4.49.07

這篇跨越宗教藩籬,深入世俗人心的經文,就是玄奘法師翻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雖然流傳最廣的心經是玄奘譯本,不過心經第一次出現在中土世界,這卻不是第一版;最早譯出心經的是龜茲法師鳩摩羅什,他的譯本比玄奘譯本早了二百四十年。如果比對兩個版本,可以發現基本上玄奘譯本是在鳩摩羅什版的基礎上刪補修訂而成,兩個版本有許多地方行文用字都一樣,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經典名句,就是從鳩摩羅什原句沿用下來的。

雖然如此,玄奘畢竟重譯了一次,原因是因為他覺得舊譯沒有精準傳達梵文佛經的意義,這一篇短短二百六十字的經文,重譯之後差別最大的恐怕當屬開篇第一句,宣講菩薩名號的譯法:

鳩摩羅什版譯為:觀世音菩薩
玄奘法師版譯為:觀自在菩薩

玄奘法師在《大唐西域記》中說,「舊譯『光世音』或『觀世音』、『觀世自在』皆是訛謬。」他重新依據梵文原意,逐字檢討,重定了菩薩名號。這真是石破天驚的改譯。兩位法師在翻譯上各擅勝場,但這一記改譯,毫無疑問是對舊譯的重大更正。以玄奘法師的經律學養,這應該是一錘定音的糾正了吧?

奇怪的是自玄奘譯版出手之後,一千四百年來,佛教、民間,卻極少聽過有人把觀音道場,改名為觀自在菩薩道場的。觀世音的法號好像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頑強地打敗大師的梵文精義,成為此後最流行的法號,在台灣多次宗教統計裡,觀音信仰更是全台最普及的信仰,超過所有諸天神佛和天主(插個話,流俗常說觀音是因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諱,而從觀世音省略而來,這是錯的,基本上觀音的用法在太宗之前就已經很多人這麼用了,是簡稱而不是避諱)。

在佛學翻譯史的角度看,兩種譯法各有因果,似乎無法直接判定孰是孰非,但從瀰因(meme)擴散的角度看,這兩種譯法很容易可以解釋它們命運的不同。

「觀世音」代表著聞聲救苦,消災解厄的慈悲救濟,對無數哀哀求告的群黎庶眾而言,這是現世苦難的救贖,這個名號如此精準,無比威力,深深切入渴求脫離苦海的大眾的心靈。它不會因為對梵文辭彙的細緻辨析而失去魅力,它會自足地進入人心,傳播擴散,最後使得需要信徒的道場,即使眼見玄奘法師已經判定其非,也無法棄它而去。

那麼「觀自在」就消失了嗎?不。它留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裡面,由於玄奘法師的譯本更強調音韻,更適於朗誦,千餘年來眾多心經譯本獨剩玄奘所譯流傳最廣,分布最遠,甚至譜成歌曲流行傳唱(齊豫版王菲版)。

線上用古哥查一下觀世音觀自在,兩者分別有一百三十六萬和七十九萬個搜尋結果。這和觀世音在現實生活的絕對優勢差異非常大。

所以這個故事對內容產業有什麼啟發嗎?我想大約是這樣的。你的內容如果穿透人性,那個威力絕對非比尋常,任何外裡都無法撼動深中人心的訊息;但也不要以為只有追求人性需求才活得下去,如果內容具有無與倫比的特色,一樣可以有強大生命力的。(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老貓出版偵查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