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螢幕快照 2014-03-21 下午3.46.59

那些人住在我心中立即試讀

很多散文寫的都是日常小事,雖小事,必有可觀者焉,寫進人心深處,寫到人性共相,就可以變成氣象萬千的大事。因為人生不過如此,不一定波瀾壯闊,不一定曲折離奇。民生層面沒有民族、民權那麼春秋大業,卻是最實在的基本面,更不用說諸多文章常常以小看大,反映時代社會。

生活散文寫作,宇文正堪稱佼佼者。最近出版的《那些人住在我心中》,不少婆婆媽媽經,把女性心理的千迴百轉,表現得絲絲入扣。

如〈家庭代工〉,所寫的是「客廳即工廠」口號高喊的台灣舊時代,那是五年級世代所熟悉的童年,而宇文正,原來是個編織的女孩啊,這強項讓她得意洋洋。文章雖從代工寫起,但因為母親是主要工作者,寫到後來,轉以母親為主線。就像小學生作文都會寫到的「我的媽媽」,這題目其實最不好寫。宇文正收尾寫道:「因為父親獨自渡海來台,她一生沒有公婆姑嫂、沒有同事,不懂得人際之間的幽微,不知爭鬥,她最後的代工任務,是純真的嬰孩,以致她離開這世間時,仍然純真得像孩子一樣。」這麼一定位,她的媽媽,便和其他同學的媽媽不一樣。

天下的媽媽都不是一樣的,至少寫作時如此。

〈盤子總是會破的〉是另一篇佳作,是不說理的人生絮語,也是自畫像,藉一句話,一個處事態度,以散文筆法表達價值觀。

除了寫媽媽,也寫婆婆。〈蘭花蝦〉寫婆婆。婆媳關係來是家族最緊張的一環,廚房又是最可能的引爆點。(「很挑動神經的所在。」)婆婆如何,宇文正不帶評價,只從大年初一寫起。春節期間,平日不相往來的家族成員,到了這天很難不碰面。吃團圓飯,在同一屋簷,同一桌面,關係不好的,或尷尬,或忐忑,或虛偽,或敷衍,或言語爭強,總是很麻煩的事。宇文正寫這一天,語調平和,文筆淡雅,以平順口吻敘述當天在廚房的場景、對話,接著拉開來,從食物寫到人物,幾件回憶小事,把公公、婆婆、爸爸、媽媽、老公,以及自己,全部串在一起,回憶小事,各有趣味,人物性格剪影般,躍然紙上。

丁香一樣的顏色立即試讀

和前一本散文集《丁香一樣的顏色》稍有不同的是,《那些人住在我心中》展現宇文正的中文系底子,多篇文章都有字詞考證溯源,此舉危險,處理不好會影響氣韻。例如考證「艷電」,並析「艷」字,幸因內容生活化,不像學究落筆,引經據典,難以卒讀。又如「筷子」之考證,《史記》《紅樓夢》古書一本本攤開來,讀者快要眉頭皺起來,次段寫所居住的海軍眷村夜半傳來因船難而起的哭聲,又折回生活現實。書內多篇遊走於日常生活與國學常識之間,總在該剎車時停住,切換自如,不能不讚佩宇文正寫作行雲流水的功夫。

在〈生活的雨露〉篇中,宇文正交代寫作經歷,說育兒開啟她散文寫作的方向,以致散文喧賓奪主,蓋過小說。說實在的,幸好宇文正轉攻散文,散文寫得比小說好看多了,也幸好跟進使用臉書。近兩年她的臉書每天早上一篇,太好看了。我在貼文上面按讚如同喝咖啡,成為一天的開始。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