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Avatar

eva

文/休豪伊(Hugh Howey)
翻譯/陳慧敏、謝佑澤

收入級距(Tax Brackets)

我們已經看到,自助出版作家可以從類型電子書賺到的錢,比傳統出版作家更多;但到底多多少呢?我們想做的下一件事就是,以亞馬遜的單日銷售為基礎預估這所有作家的全年電子書收益。我們繼續跑這些數字,並且把每位作家各自歸入七個收入級距,結果再度令人感到訝異:

https://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readmoo/production/images/banner_upload/1396236832.jpg

獨立作家在七個收入級距中有六個勝過傳統出版作家,越遠離那些最高收入的暢銷作家,差距越大,然而那些極端暢銷的作家們及其自助出版作品,表現也相對較好。雖然作家總數量有點難觀察,但若單看收入在七位數以上的作家,則分別有十位獨立作家、八位亞馬遜出版作家及九位來自五大出版商的作家落入這個級距;權利金及諸如定價優勢越強的作者,似乎越能與傳統出版商的經驗及行銷力量相抗衡,很多人會懷疑這部份的真實性,但這部份現在已經可以被證實了。

當然,即使看到了結果,但我們仍會有點遲疑。我們的第一個想法是,前幾大助出版作家一年能釋出一本以上的作品,然而五大出版商的作家卻受限於非競爭條款(non-compete clause),且必須維持一段時間內,僅能有一本書在市面上流通的傳統出版週期,也就是說獨立作家最有可能賺得比較多的原因,單純是因為他們有更多的書可銷售。這會使得我們的結果失真嗎?然而在我們意料之外的是,我們所跑的另一份數字也發現,事實上只有一小群極端暢銷作家擁有這樣的優勢。大部分的自助出版作家,平均而言,也可以靠著較少的書籍得到較多的收益:

https://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readmoo/production/images/banner_upload/1396236859.jpg

當自助出版的作者持續增加其作品量時,也表示兩者的收入差距會隨著時間而增加。我們希望可以藉由逐季釋出報告,來持續追蹤趨勢的變化,並為這樣的問題找到答案。移除了書目及作者資料後,我們將在文末提供這匿名報告的完整數據,你可以任意挪動分類表中黃色區域的數值,自行研究這些數字。我們的目標是完整公開,也希望這個社群能有更多人公開數據。要再次重申,我們所有的基礎數據都來自可公開查閱的暢銷書排行榜,因此也這份報告具有透明度及可複製性。所有的資料本來就都存在;只需要找到一個像我的共同作者一樣的人,就能抓到像這樣的數字。

更簡單的選擇?

對現代作家來說,以何種方式出版成了一個困難的選擇。不但選項只會變多,而且到底作家是可以期待的收益究竟是多還少,也有越來越多各自衝突的研究,這些都會增加選擇的難度。我們的論點是,這其中有不少報告都有瑕疵,瑕疵可能是來自其選擇性的採用、其資料來源,有時則是解釋時帶有的偏見所造成。我們擔心的是,作家因為那些不周全的資料,做出不利自己的決定,為了近利而把自己賣了。這才是我們爭取收入透明度的主要目的;要幫助有遠大抱負的作家們,選擇最適合自己途徑。其次,則是對出版商施壓,希望他們針對這個又新、又大有可為的獲利途徑,能夠以更公平地進行分配。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作家投入自助出版,若此時仍故步自封堅持既有運營方式,只把淨收益的25%拆給作者,不但不公平也絕非長久之計。

當然,自助出版不一定是適合每個人,出版並沒有絕對好或壞的方式;要採用哪種方式,端看
個別作家對於自己的職涯想要如何付出及如何收穫而已。但是,隨著行銷工作越來越倚重作家,也有越來越多自助作家靠著找編輯及熟練的封面設計師為自己的作品增色、拉近品質差距,報告中的收入比對,也指向了一個頗有爭議的結論:不論手稿的潛力如何,採用自助出版的類型作家(genre writer)在收入上也較優渥。

一份尚未出版的類型小說大約有三種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是這部作品不夠好,雖然我們知道,除非有一大群讀者來檢驗,包括作家、編輯、經紀甚至作家的配偶都不可能明確知一部作品的好與壞。但是,這些被我們過分簡化,甚至是殘酷地稱為「不好」的手稿,其跨過經紀人、編輯的傳統出版窄門而問世的機會也很渺茫。對作家來說,這些作品走自助出版是比較好的,它們很有可能會消失,也可能也無法被廣泛傳閱,但至少它們有過機會。而且,那些害怕這些書木會排擠其他書籍的人,也忽略了其實透過傳統出版方式問世的書量又豈在少數?甚至是那已然存在,且數量高達數十億的部落格與網站,也從來沒有妨礙我們瀏覽網路、尋找事物或將找到的寶藏與其他人分享的能力。

第二個可能性,這份手稿是一部水準一般的作品。這份表現一般的手稿可能走運被經紀人發掘;幸運之神也可能再度降臨,讓它落到合適的出版社,並交到合適的編輯手裡;但也可能完全不是如此。大部分平均水準的手稿也完全沒有機會出版,有些書好不容易擠入書店中日益尾縮的書架,也只能獲得一個書脊的展示空間,上架短短幾個月後,它們接著就會被退回出版社,或許就絕版了,作家賣不到預付版稅的量也只好放棄。這個產業充斥了類似的故事。對此我們的數據看來頗為明確:中間水準的書目中,自助出版作家的獲利相對比傳統出版的作家還大。而且,這項優勢會隨著年度收入級距減少而遞增(如同之前提到的,越遠那些最高收入的暢銷作家,優勢也會增加)。同樣值得一提的是,自助出版的作家可在較少的書目上獲得較多收益。我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笑說,這個年代以寫作維持生計的作家,大概是全人類歷史上最多的,而我們的數據也正好支持了這樣的說法。

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可能性是這份尋求出版機會的手稿是部偉大的作品、是一支全壘打。這類故事有機會爆發病毒式傳播(有些人可能會稱這類手稿是「一流」的,但是區分等級這件事還挺冒犯人的,不是嗎?)當作品獲得出版專家的認同(但絕非是保證),這類手稿不但經紀爭著要,還有出版社爭相競標;它們可以拿到六位、七位數的預付版稅,這些作品會被大力宣傳,而且假使作家是萬中選一的佼佼者,他們就能以寫作為職志,並且能在他們一生中,繼續出版一打以上的暢銷小說。你幾乎一口氣就可以念完這所有當代作家的名字,我們每個人也總認為自己的作品就是這樣的萬中選一,這樣傲慢往往也讓人做出了拒絕自助出版的致命決定。

為什麼那個決定是致命的呢?根據我們的數據,即使是明星級的作品走自助出版也比更好;一對一進行比較時,也會發現這些暢銷異數也的確已經藉由自助出版得到較好的成果。試想,這些最吸引人、擁有最多經驗,或許也擁有最佳能力的作家,目前大多仍不在自助出版之列,但若未來一旦有越來越多的潛力之星直接跳向自助出版,我們的圖表又會呈現什麼樣貌呢?或者,當自助出版的作家成功地積累了十年或更久的經驗,這些圖表會如何變化?如果有更多作家拿回自己舊作的權利狀況會怎樣呢?或者,當這些過去循著傳統出版而大鳴大放的作家們,也像其他領域的藝術家一樣,決定跨入自助出版時,情況又會如何?[link][link][link]到時候,這些圖表會各自有如何的樣貌呢?我們很期待能有所發現。

最後的思考

這裡所呈現的,不過是當代出版革命的縮影;革命尚未結束,只要我們持續為書籍進行銷售排名,研究與報告就能繼續進行。未來,我們希望透明度能日漸提高;而非減少。其他藝術領域都致力取得更多數據,才能讓所屬領域的工作者,以及那些被啟發繼而追隨前輩步伐的後進,能夠做出更深思熟慮的決定,這些藝術家和運動家的期待受現實主義洗禮的程度,也是寫作專業尚未享有的。

不諱言,我們雄心勃勃的目標是要改變這樣的狀況,但我們無法獨力為之。因此,我們希望其他人也能進行各自的研究,並分析我們的數據,希望更多人分享他們的研究發現,促進更多的討論對話成型,也希望出版商及通路商將銷售數據分享出來。我們預期會很多人不同意我們的分析,也應該會有人在我們的論述及取樣方法找到瑕疵;然而如果能夠抓出這些瑕疵,也意味著我們將向更好的數據資料靠攏,這也是我們期待的過程。

倘若我必須要去猜測未來的樣貌,我會說文學世界最美好時光尚未到來,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所經歷的一切,在在都透露出這樣令人振奮的訊息。我們把其他媒體發生的改變視為理所當然──在家庭音響旁高聳的CD架消失了、即時收看電視節目的人口正在減少中、收到一個塞滿照片的信封,懷念著打開時那一刻的悸動。傳遞故事的機制正在經歷改變,也會對出版產業帶來損傷。的確,損傷已然發生,但機會也會隨之而來。此時此刻,這些好處開始向讀者及作家挪移;無論是以作家還是讀者的身分來看,我都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我很訝異還是有這麼多人捍衛既有模式,一邊向消費者索取高價,一邊向作家支付低薪。這個模式需要被改變。

出版商可藉由進一步降低電子書的定價來促進改變,出版商目前所創造的空前毛利確實相當誘人,但占作家便宜並不是一個可長可久的商業模式。當新的數位潮流湧現時,好萊塢製片公司必須向他們的作家低頭,出版商也同樣需要公平地把電子書銷售收益分成給作家就;或許將淨收益的50%拆分給每位作家,會是個好的開始。如果出版商開始這麼,他們流失好作品、儲備書目及優秀作家的狀況,都可以同步止血。倘若出版商支持培育作家並且致力於滿足消費者,他們將會看到平均評等上揚以及銷售增加;他們將會看到更多人用閱讀消磨時間,而非耽溺於打電動遊戲或上網。屆時,整個出版業、喜愛閱讀的讀者和希望以寫作維生的作家,都將一同受惠。

下載本報告原始數據(.xslx)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