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反服貿運動衝擊了台灣的所有層面,朝野板塊,世代矛盾,經濟對決,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中國因素。在所有這些大辯論中,扮演中間媒介的媒體產業,則隨著事件進展,極速地滑入了新的時代。

許多人哀嘆舊媒體失去了話語權,新媒體搶下了事件最大的光環,但從另一個角度,也有人看見運動期間,傳統新聞台收視率整體成長了三十五.五%(受害最深的則是日本台)。

到底誰勝誰負不是本文想要討論的焦點,我更關切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運動期間所有媒體不管新舊,所有鄉民不管支持或反對,都共同陷入的集體對戰狀態。我們好像陷入一場多人連線對戰的集體狂歡:

到處找同志,造槍砲(這是比喻),提供相罵的火藥,兵不厭詐地四處放謠言,任何有利文宣不用查證先轉再說,所有消息都要冠上最聳動挑撥的標題,至於有沒有扭曲或誤導根本不重要,因為讀者不想知道真相。讀者只關切我方的彈藥後勤夠不夠,誰越糾結真相,誰越讓人乏味。

表面上懶人包、內幕踢爆充斥,大家都大義凜然,義正詞嚴,實際上那些都是只是槍砲彈藥的用途,而不是解釋事實,說明因由的用意。

在求新搶快的線上媒體競爭之下,傳統媒體幾乎完全喪失查證的基本職業道德,有新聞先上,有眼球先搶,標題能有多狗血就多,平衡報導?您別說笑了。

所以我看不到任何有意義的勝負,只看見一場搬上雲端的對戰。新媒體很強嗎?鄉民很擅長使用高科技嗎?那又如何呢?不就是現實生活的嘴砲、烙人重演一回嗎?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話真是太巧妙。駕馭雲端武器的,仍然是五穀不分,六根不淨的現代裸猿。我們的人性是舊的,社會結構是舊的,衝突是舊的,強凌眾暴的霸凌心態是舊的,大腦只能區分敵我看不見複雜思辨的怠惰習慣也是舊的。

我不禁想起一個足堪類比的往事。在 Email 時代我們經歷過一陣各種健康流言、都會傳說和連鎖信的瘋狂轉寄。後來這種轉寄信慢慢少了,但瘋狂依舊,只是換了載體,在 Line 上面你還是會看到驚人的各種小道消息到處擴散。

而在最新的反服貿事件中,讓我們重溫了人類對謠言的渴求。臉書時代人類的行為模式跟我小學時代並無不同,唯一的差別大約是,臉書上比較容易找到謠言的創作者。

載體雖然新,但人是舊人,而當舊的遊戲規則不再適用,新科技只會讓我們陷入新的無序。許多人感嘆這是無解的難題。讀者偏好和媒體流量慣性互相束縛,越新的媒體越陷入即時的回饋循環。而越仰賴鄉民擴散的議題,越立場導向,根本無是非或基本可靠性可言。

太多人在社群上具有媒體的傳播力,但他們不覺得自己有必要,負擔任何我們本來責成媒體應該扮演的「社會公器」的角色。相對的,要求個人要有社會公器的自覺,現在也變得尷尬起來,因為媒體自己就已經不來這一套了。

舊時代媒體自許為社會公器的職業道德,追求權威可靠的品牌形象,如今已隨風而逝。而對應新時代的新職業道德,應該怎樣在陷入惡性循環的即時流量魔障之下浮現呢?這是我最近困擾心頭的疑問。

老王已死,新王卻遲遲不見蹤影。歡迎來到這媒體無序的新時代。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octw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