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螢幕快照 2014-05-08 下午2.04.02

丁香一樣的顏色立即試讀

對宇文正最深刻的印象是,她可以連續做至少400個仰臥起坐。400還不是極限,上限多少,不詳。很難想像這樣略嫌嬌小的女孩子有這本事,但不容懷疑,更不可挑戰,曾有男生向她單挑,結果不敵,被她擄獲當老公去了。

這則女神神跡是從宇文正的書上看來的。書是《丁香一樣的顏色》,待要細查,卻記不得出自哪一篇,查目錄,每個標題都有可能,但都不像。最後在談盪鞦韆的文章裡看到。

讓我想到向田邦子。題目是這個,寫到後來,變成那個,好像離題了,其實細線始終密密暗暗牽繫著。

聯想力還得輔以敏銳的感受力與細微的觀察力,不能亂想。宇文正的散文題材從生活面切入,家居日常事,家庭的,文壇的,或現狀或回憶,把共通特質串接起來,偶或加點書本或電影上看來的例子,便綴連成輕妙好文。

不過最好的,我認為是小品文。以《丁香一樣的顏色》為例,輯二「昭君很忙」系列短文頗好,寥寥幾段,餘韻無窮,留白處依稀有色彩,有層次的微微暈開來。尤其母子對話篇,寓有哲理,但不說透,不拉成長篇大論,就如一杯香醇黑咖啡,不用拉花,自有回味。

這幾篇文章,哲學家角色通常由兒子小哲扮演。(所以名叫小哲嗎?)

例如〈棋子〉。聽齊秦的歌,幾句歌詞:「我像是一顆棋/進退任由你決定/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將領/卻是不起眼的小兵」
媽媽:齊秦很帥,是帥,是將,怎會是小兵?
兒子:帥和將,也還是棋子啊。

其中深意,一扯可多了,但文章末段只一行「呃,親愛的小哲,我太喜歡跟你聊天啦。」便結束了。好在這裡。不用接著高談一堆人生哲理要和讀者分享。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又如〈書評〉。莫被篇名喝退,以為要談書評這討人厭的東西,不是的,而是以世界名著《白鯨記》為媒介。小哲說他不喜歡,「那麼多人對付一條鯨魚的書有什麼好看?」媽媽說這書:「講的是人的意志力。」但是這小孩說了,船長的腿被白鯨咬了就要報仇,可當初是船長自己去獵殺白鯨的啊。

小孩心裡少了功利情仇與算計之心,看法自與大人不同。

偶而哲學家由媽媽扮演。談貂蟬。媽媽告訴孩子,所謂中國歷史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蟬是虛構的。沒人見過那怎麼叫四大美女?兒子問,媽媽說:就是因為沒人見過才最美啊?(按:就像《韓非子》說的,鬼最好畫,因為沒人看過,隨你畫都像。)

有的短文富有感性之美。〈絕對不當長頸鹿〉有微細之處的好。文寫母子共讀動物書後媽媽戲稱,當什麼動物都好,絕對不當長頸鹿,因為長頸鹿一次只睡五分鐘,一天總共睡不到半小時。

這篇短短的,簡單幾筆,便寫完了。看起來沒什麼。好在後記。後記把網路留言幾則串接起來,以〈長頸鹿的戀愛〉為名,寫腿長頸長的長頸鹿,喝水要叉開兩腿,且用力低頭,暴露自己於易受攻擊的危險情境之中,因此需要另一頭長頸鹿在旁守護。

宇文正說道,如果她當了長頸鹿,一定是人(鹿)緣很壞的長頸鹿,因為她太愛喝水,常要麻煩身邊的長頸鹿保護。接著文筆一轉,來一段遐想:「假使有一頭愛喝水的長頸鹿,她長長的一生,就在尋找一頭願意時時為他站崗的長頸…..」寫到此,戛然而止,不多說了,卻無比浪漫,簡直瓊瑤小說的段子啊。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