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出版業繼服貿議題之後依舊熱鬧,獨立書店發起的統一定價議題,在產業鏈上也造成一陣話題。可惜許多文化人的相關意見,要不是淪於忽視市場環環相扣的複雜性,不然就是陷入紀蔚然深責的「聚焦於少分一杯羹的喟嘆」。這真是讓人憂慮。

文化人塑造著這個時代的心靈,而我們對產業的認知卻幾乎是完全脫離現實,如果相關從業者就只會一直重複我們多辛苦,市場多悽慘,政府你沒有盡到拯救我們的責任。那我們還有什麼偉大的夢想可以期待呢?

文化部是出版產業的主管機關,要談文化部的責任當然是必要的,但我們能不能有更大一點的視野、更少一點自身利益的計較呢?多談一點更實質打底的基建工程行不行呢?以下是我覺得出版業該談,而文化部該做的事。

一、產業衝擊評估

爭議中的統一定價制該做的事情不只是做了問卷就算,各種變因的產業衝擊會到何種程度,產業會成長還是衰敗,沒有研究,也沒有分析。這是真實的市場產值的增減,牽動的不只是哪些公司的起落,也會牽動整個產業鏈,眾多上游協力自由工作者的溫飽。

看現狀,爭取的人對產業整體興衰毫無措意,政府對後果如何也無評斷。現在的做法一點也不像主管決策機關在進行政策可行性評估時,該有的做法。

二、更靈活、快速反應的產業調查

從文建會(以及新聞局時代)以來,出版的產業調查就跟我們做書一樣,慢工出細活。但現在這種年中才發布去年統計年報的速度,在網路時代實在太慢、太慢了。一年才一次,行業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美國的產業調查有行會主導的,甚至有商業公司主導的,他們共同的特色是靈活、詳盡、多元。我最羨慕的是每月速報,行業的變遷可以迅速反應,碰到像出版業今年第一季這樣的大低潮,可以第一手掌握,不用等到一年後才知道。

產業調查有很多東西該做,我在二〇〇四做過一次比對「金石堂新書資料庫」和「ISBN新書資料庫」的研究。光從書目資料就可以分析翻譯書引進比例(25.88%)、台灣全年有多少專業譯者(可考譯者1964人,當年譯二本以上譯者599人)、各分類圖書平均定價(店銷書平均定價279元)、政府出版品出版總量、出版全國百分之八十圖書的出版社共幾家等等。

國家圖書館握有ISBN資料,到今年才開始公布翻譯書比例之類的訊息。

行業調查可做的事情非常多,諸如薪資調查、退書率調查、書店增減等,還有電子書對紙書的市占消長變遷等,都是非常重要而迫切需要即時速報的。

現在出版年鑑都是一年招標一次,統計單位根本無法累積對行業的了解,也無法布局長遠的統計建置(如存取ISBN資料庫的API)。台灣出版業需要有個常態維持、不以爭取特定環節利益為導向的智庫主持這些調查。

此外我一直無法理解,財政部明明有出版業相關公司每月精準的發票產值,但我們每年卻始終用市調的方式估算產業產值。

三、解決行業的資訊壁壘

整個產業的開放數據弄不出來(如ISBN資料庫),行業的資訊壁壘像在史前時代。我們一本書在出版社端要手工寫一次新書資料,然後郵件發送各大書店,書店再請工讀生手工轉檔進入進銷存資料庫。訂貨流程也一樣,書店訂單用郵件傳送(有的還停在傳真機時代),出版社再手工打入出貨系統。

整個產業鏈之間沒有電子訊息交換,沒有自動串接,簡直無法想像這是二十一世紀的產業。

不過這一點是出版產業自己本位主義,怨不得別人。

四、出版業做為文創火車頭產業的推進

我沒有看到文化部對出版業做為文創火車頭產業(詳見:做個火車頭:出版產業真正該做的事),有任何促進或推動。

出版作為文創火車頭,本小利重。JK羅琳一個人的火車頭,可以帶動全世界超過三千億的延伸和周邊產業產值。這件事影響的不只是產值,更包括對國民集體記憶的凝聚和激盪(像過去曾經出現過的,一整個世代共同記憶瓊瑤,共同記憶梁祝)。而我們一直沒有方法真正促進這件事(透過文學藝術片拍攝,是無法促成集體記憶的,理由還請見上引火車頭一文)。

五、請把推廣閱讀這件事從教育部拿過來

教育部推廣的閱讀是填鴨導向的閱讀,那不可能會讓國民培養出終身閱讀的興趣,只要看看些年來我們的國民讀書率始終沒有起色就知道了。

國民愛讀書,出版產業才有真正的活路,這是最根本又根本的關鍵,用教育部的角度看這件事只是貪方便而無意義的,完全失去閱讀的文化價值。

六、請把台北書展打造成真正的華文出版最重要的書展

這件事不只是集合所有華文圈的出版品,更要集合所有華文圈的編輯、物流、經銷、版權、作家,讓大家到書展來開啟眼界、激發觀念、促進合作。這要辦一連串的業內研討、講習、主題論壇、交流茶會、新書發表會、概念或生意的媒合與觸發,才會有效果。

台北書展必須建立在台灣出版產業的軟實力之上,也必須顯示台灣所擁有的實力。讓華文世界的所有工作者覺得到此一遊不虛此行,收穫滿滿,讓書展變成訊息、知識、生意與內容權利的交換、合作平台,這才對產業有真正長遠的實效,不是今年租出幾個攤位,入場群眾又創幾年新高可以比擬的。

 ※ ※ ※

產業政策是做基礎建設,不是做保母。(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老貓出版偵查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