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va

雖然日頭裡還冷不防傾盆暴雨,沉滯的濕氣已讓人感覺像浸在海洋裡。貼連著肌膚的燥熱感,是海水召喚你的信號。

「在夜黑風高,萬籟俱寂時分,人們聽不到狂喜笑聲,彷彿喜悅的胸膛和夜色保持相等的平靜,壓抑笑聲。彼時,只見黝黑的皮膚被濺飛的銀白鱗片漆成了白點,隨著木船在海面上下擺盪,左右搖晃,似是小精靈出征潰敗時不規則的火炬,也像海面上小惡靈的白眼球。」——《黑色的翅膀》

那是你無緣參與的冒險,卻也是你將會親歷的盛宴。來自「人之島」的老人,最後一次出海,精神上領著他過世哥哥的一對兒子,但他的肉體已年邁。老人擔心飛魚不來,一旦飛魚大批大批地,躲避掠食者追獵而進入小蘭嶼的海灣裡,紛紛飛進他們的拼板舟,他又擔心漁獲沉重,他不夠力氣維持船身平穩。過猶不及,都是恐懼的根。

「如今,我的雙手皆已垂盪在腰間了,沒有多大的力道和海浪抗爭,人老的時候,只有經驗可以騙晚輩,其餘的也許要歸於零來計算吧。」

那是你無緣參與的冒險,卻也是你將會親歷的盛宴。八成人在「大島」的你,無緣躬逢達悟勇士的壯舉(你大概也不想),卻不妨親自走一趟蘭嶼,面對深夜裡濤濤拍岸的巨大靜謐,俟候日出的壯麗。畢竟,慢慢地,江河總會日下,你的雙手垂盪在腰間,終於沒有多大的力道,再與人間世拼搏抗爭。「在漆黑的夜,豐富的魚量正是驅除恐懼的良藥,這證實了祖先所說的話:肉體是獻給孩子的母親,靈魂是獻給海洋的。」你可以在靈魂未老的時候,先走一趟老靈魂的旅途。

那位嚮導,是夏曼.藍波安。他柱著達悟母語的拐杖,登上漢語的丘陵,為了與更多人對望。

你看見他了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