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朋友也是編輯,當初就是嚮往出版業的溫暖人味兒才入行的,沒想到才上班沒幾個月,如今異常地討厭上班。她總是抱怨每天熱情招呼同事、自願代訂下午茶的雞排和飲料,長久下來卻換不到相同的溫暖,覺得整間辦公室沒有愛。朋友也曾勸她,友誼不用強求,時間到了就會來,但她就是聽不進去。於是繼續咬牙切齒地上班,並且在其他人交談的時候刻意湊上前和他們聊,繼續逼自己代訂同事下午茶,內心都覺得自己卑微,有夠討厭。

「她的工作效率是不是有問題啊?」聽了朋友敘述,我問道。
「嗯,效率不太好,但她說是其他人太快。」

聽了這回答,我便大概理解了。

一個人的工作時間,幾乎是一天的三分之一。也因為每天都要花上這麼一大段的時間上班,很多人便想打造獨特的辦公環境,讓地方盡可能舒適、帶點個人色彩,甚至希望同事們都可以彼此照顧,不要總是冷冰冰的。於是,很多上班族(尤其是社會新鮮人)剛走進全新的工作場域時,往往花了太多時間噓寒問暖建立關係,卻忘了一個基本道理:人不是為了交朋友才去上班的,而是為了以勞力換取足以支撐自己生活的薪資,才會乖乖打卡上下班。

「可是公司不就是一個大家庭嗎?」

儘管許多人都以大家庭的概念去描述一間公司,但這比喻頂多反應了勞資的上下關係,以及資方對勞方所必須肩負的道義責任,對受薪員工而言,除非是彼此感情忒好,否則也不是真正的家。此外,在工作環境裡,連結眾人友誼與情感的關鍵其實不是你花了多少熱情打招呼,而是每一個人是否扮演好自己在全公司工作流程之中的角色。

於是乎,進了一間公司,若是成天急於營造同事之間的友誼,卻忽略工作品質或效率,反而容易因為無法如期交付成品,拖累他人的進度。一旦耽誤他人,害對方遭受上司或其他公司窗口的刁難責備,之後就算請他吃五個雞排,也沒辦法讓他的臭臉變香一些,甚至可能換來一陣白眼。

唉,這就跟我們抱怨政府無能一樣,完全是觀感問題啊。今天警察只要喊一聲room service就能隨意侵門踏戶,以後政府說要保障國民的居住自由,有誰會相信?害到就是害到了,情感上很難彌補,不信你打開電視去看那些被資方背叛的勞工朋友們,就算勝訴之後,也不可能對原來的資方(或甚至是政府)抱持原本的情感——我們回不去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嗯,我好像又扯遠了,拍謝。

雖然在公司當以工作為要,但也並非就不需要感情的交流,但刻意貼近對方,或是亟欲提供服務,都不如尊重自己與別人的專業來得快。畢竟每當自己漂亮地完成一件工作,一定會獲得相當的成就感,而這樣的自信與專業,也會影響對方是否願意信任、倚賴你。

對我而言,最理想的同事關係是「好夥伴」,而不是非得經常黏在一塊兒的「好朋友」。好的工作夥伴只要聚在一起,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溝通,只消簡單幾句話就能釐清彼此的工作狀態與分工,並在時效內創造出最貼近假設的成品。當然,這也代表每一個夥伴得必須扛下自己在這一次合作案上的責任,而不能只想偷懶怠惰。

「那我朋友該怎麼辦?她那天還說要籌備農曆七月的鬼門關派對耶。」

「我想,妳可以告訴她,如果她把寶貴時間拿去籌備派對,疏忽了工作,遲早會被同事的白眼逼到鬼門關的——開玩笑的啦!請告訴她,好朋友就跟情人一樣,都需要緣分,但專業就不同了,只需要一份決心與毅力。讓自己成為一個可以依賴的夥伴吧,同事們自然會靠近,也會慢慢有私交的。」

說到辦公室裡的好夥伴,我就想到《綠野仙蹤》裡面的稻草人,如果他願意走出小說世界來逗點上班,那我們的辦公室生活一定會超幸福的啊啊啊!若是你對於「好夥伴」懷抱著嚮往,請務必要來讀一下《綠野仙蹤》,看看稻草人有多厲害啊啊啊啊!期待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變成他人職場上的好夥伴!掰掰。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