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益堅和淑婷是對夫妻,兩人在婚姻中經常吵架,雖是患難與共,但淑婷總覺她先生愛她不如她那麼愛他。她確實把一生心血都花在先生身上,她把他的福祉放在自己前面。對方卻很自我,脾氣又暴躁,讓她備受委屈。

但益堅卻認為自己一生奉公守法、負責任,從未搞七捻三、煙酒不沾,沒有任何壞習氣,只是不會甜言蜜語,還有什麼好挑剔的。

問題是淑婷要的是愛情,益堅給的是恩情。淑婷也承認先生是標準丈夫,顧家負責,卻讓她有所憾。

情緣變惡緣,寃寃相報何時了
  

夫婦倆是我多年的鄰居,在我開始和紫靈合作後,也約了一天幫他們夫婦看前世今生。

益堅的前世一出場便很詭異,只見他和尚打扮,一路從山下爬到一座高山。山中有座寺廟,廟後面走出一些像內侍的官員。那些官員簇擁著一個似乎是皇帝,卻穿著便服的人。益堅立刻向前跪奏,大家聽了他的話,立刻下山。

海邊有艘大船,他們趕到海邊,追兵已到。等主子一上船,立刻砍斷纜索開船。益堅護衛主子上船後,船開向茫茫大海。

接下來一世,益堅是個貪官,收了賄賂後,將犯人屈打成招,最後讓犯人含寃而死,也因此被朝廷貶官,於是回鄉下種田。因此這那一世一開始,他便是以農夫的裝扮出現。

看完益堅後看淑婷,誰知淑婷的畫面竟跟益堅是同樣的。在畫面中益堅是農夫,他家附近有條大蛇修行,他竟將其砍為好幾段。這條大蛇不甘心,亡魂纏著益堅。益堅被蛇纏住頸項,無法呼吸而死。只見他死前,在睡夢中驚起,雙手向空中亂抓,事實上空無一物。他拼命要抓那條纏住他頸子的蛇,最後窒息而死。那條蛇現原形,原來是淑婷。

再看前一世,畫面出現的場景是韓國,淑婷穿著大長今的服裝,是宮中的宮女,她愛上宮中一個侍衛,兩人偷偷約會。不料那個侍衛始亂終棄,在她懷孕後遺棄她,她在姐妹淘的協助下墮胎,誰知卻因墮胎而死。她死後,一縷寃魂不散,緊纏著那個侍衛。

一天,那個侍衛喝醉了,走到他們當初約會的地方,那地方下面是一條河,淑婷的魂將其推落河中淹死。那個侍衛即是益堅,他淹死後兩人靈魂一起下地獄,在地獄中吵來吵去。

最後益堅轉世為那個農夫,淑婷因墮胎殺生,所以轉世為蛇,在山林中修行。不料竟被益堅打死,這兩人果真是寃寃相報。……

學習愛人,別把伴侶當工具

回到這一世,淑婷要學的是看破愛情,放下益堅。益堅要學的是愛人,不把太太當成工具。也許他從無此意,但少了甜言蜜語,少了輕憐溫柔,太太不過是相夫教子的工具。

愛情不是天長地久,更不是濃情蜜意,而是一種溢於言表的溫柔體貼。但有多少人在婚姻中只知負責任,以為盡到養家活口的責任即可。

當年我婚變時,我自以為是百分之百的好妻子、好母親,勤儉持家、孝順公婆,裡裡外外應付的滴水不漏。我前夫跟我離婚的理由是「You are perfect!」,但他要的不是完美,而是一點浪漫情懷。

我跟他出去上館子旅遊,一路上算計花多少錢,而不是享受美食和旅遊。最後他找了一個可以跟他一起享受人生的人,當然一味講究享受的結果,他也不負養育兒子的責任。

但話說回來,他從未表示要小孩,我認為結婚便是相夫教子,我們價值觀南轅北轍,最後勞燕分飛亦不足奇,這其中的是非對錯亦難認定。益堅像以前的我,自以為負責就是好丈夫,卻不知溫柔體貼才是婚姻美滿的要件。

婚姻關係中從來不是對等的,一方愛對方百分之七十,一方愛對方只有百分之四十,甚至從不回饋對方的愛,總以為對方對自己好是理所應當。我至今未見過一樁婚姻是雙方付出的一樣多,總有一方多些、一方少些,無怪乎中國人認為夫妻是前世相欠,不是寃家不聚頭。

誰愛誰,誰倒霉。換言之,愛多的是債務人,愛少的是債權人。如此說來,做人最好多付出些,少欠些。當債權人的能決定對方是否要還,當債務人的只有加倍還的份。

纏綿悱惻的愛情不過是債權債務關係,說穿了多煞風景呀!無怪乎中國人的婚姻不講愛情,只講恩情。一夜夫妻百日恩、恩愛恩愛,恩在愛之先,雙方懷著報恩感恩的心態相處,夫妻之情才可長可久。浪漫之愛來得快去得急,常是空留餘恨。

紫靈菩薩有話說,祂說:「不是要淑婷看破愛情,而是要以感恩的心對她先生,愛多不是債務人而是消災,愛少不是債權人而是了緣。」

除去瞋恨心,方能修成正果

益堅、淑婷夫婦因認識我的關係去過內觀,也與我一同經歷過靈異之旅,益堅有了長足的進步。有一次在某個場合中遇見一位善知識,他很直接了當告訴益堅說:「你為人不貪不癡,只是瞋恨心太重。你太太是你這世的大貴人,你要好好報答她。你若能除去瞋恨心,就算修成正果了。」

益堅聽後當下開悟,他是個嫉惡如仇的人,也因為性格太耿直,常與人格格不入,也傷到自己身體,我看過他與人臉紅脖子粗的時候。他自善知識開導後,對無理取鬧的鄰居視若無睹,不跟他們一般見識。那些惡鄰連我都看不下去,巴不得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卻覺得他們既然精神有問題,何必把他們放在心上。

益堅夫婦後來亦少爭執,一本初衷的熱心助人。說實話,他們夫婦的德性是我所不及的。我只能說,他們兩人是我看過前世今生的人中最勇於改過的,而且劍及履及。

►►►立即前往購買施寄青《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