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by Komencanto

「女性出遊時一定要由兒子、僕人、或丈夫陪同。」「她們根本沒有智慧、沒辦法思考、沒有判斷力、沒有能力考慮未來、也無法擁有回憶。當她們陷入憤怒時,絲毫無法記得任何承諾,分不清楚任何事物。」

這是1884年一部小說中的一段,直到2014年,依然有人是這麼看待女性。更驚駭的,是 「為了防堵危機發生,主教更長期培育一批同樣來自底層階級的作為自己的親衛隊。儘管親衛隊人數不多,但當這批可悲的…們沒有任何計畫地同時失去了領導人的時候,親衛隊便可不費吹灰之力地平蕩叛亂行動。貴族更常採用煽動策略,有技巧地引發叛亂分子發生內鬨,讓他們尖銳的頂角穿過彼此的身體,互相撕裂毀滅。」

這不就是我們在許多反政府活動中最常見到的結果,都還沒爭取到重要的權益,自己人就先亂了!!

《平面國》,作者是愛德溫•A•艾勃特,發表於1884年。雖然說整本書都強調著數學「維度」(dimension)概念,但內容上不折不扣是本諷刺小說,看看下面這段: 『社會的底層分子都有著尖銳危險的頂角,要是他們陷入絕望,那麼,從底層發起的多次暴動裡頭,可能就將出現一位革命領袖,帶領他們善用人數及攻擊力的優勢。這樣的叛亂,恐怕連智慧的圓形都應付不來。幸好,自然法則已經先我們一步頒布了大自然的法令:當底層階級的智慧、知識、品行提升時,他們尖銳的頂角也將隨之變鈍,逐漸接近正三角形的頂角角度。最危險的士兵族群,基本上就與女性一樣無知。』 鳳梨想起之前媒體不斷爭執的「抗議也是要有禮貌的喔」嗎?越看越發麻,為什麼小說家總是如此精準的預測到未來呢~看看《動物農莊》,趕走了一個主人,還有千千萬萬個主人,什麼時候我們會自己站起來,不依賴權威。

《318佔領立法院》記錄了今年3月學運,年輕世代是如何看待自己與國家的未來,有趣的是,內容是由十數位公民記者,也都是運動的參與者一邊參與,一邊記錄下自己的所思所見。這很重要的,代表了崇尚幾年的慢活與小確幸後,許多7.8年級不再崇尚政府權威的說法,而是希望走出自己的路來。或許還不是現在,但民主的真實應該是一個充滿著多樣性的社會,而不是整個社會的格言是「共有、統一、安定」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