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怪熊

七月初,怪熊第一次出國,目的地是繁華千年的京都。雖然事先背了一些基本單字,一上飛機還是覺得很不妙——從逃生指南到機上侍應的說明都一字不識,再想到接下來好幾天都要與這種語言上盲、聾、啞的多重障礙共處,不禁悚然,便沉沉睡去(咦)。

醒來已經在通關了。密密麻麻的表格讓人望而生畏,好險日方有準備繁體中文版。終於入境,接著就要張羅到京都的車票,空檔還得查詢「食べログ」覓餐飯。贊曰:廉航機上不供餐,寒士望梅常興嘆。

在奔向京都的「遙」列車上,發現旅館check-in的時限在即,不得不趕緊聯繫。翻看數月前列印下來的訂房資料,只得一支電話,撥過去,溫柔的女聲殷勤招呼,日文不錯的旅伴接過,講了半天卻對不上話,怪熊在旁一愣一愣,總算旅伴示意,抄下一串號碼。咦,還要打給誰?旅伴掛掉電話馬上巴我頭——原來當初訂房要填地址電話,我不求甚解,胡亂填了日本任天堂總部的號碼,好險該公司的總機好心,幫我們查了正確的號碼。

此時窗外掠過任天堂的建築,乳白色墩體,長得就像Wii一樣可愛。心裡默默合十。

接下來幾天,日文全面掏洗下,也只能抓住漢字這幾綹線索,推敲每段告示的真義,宛如十六世紀的日耳曼農民,首次能用母語聽讀《聖經》。於是到了陌生的地方就要找「案內図」,看到哪裡都有「野菜」上桌終不困惑。不過,還是會想說,如果旅行之前有先讀茂呂美耶的書就好了!

茂呂美耶是日本埼玉縣人,生於台灣高雄,因此跟怪熊算物理上的同鄉。茂呂本人和她的書一直都像台灣與日本之間的橋樑,將日本的大眾文化介紹給台灣人。這次去京都之前,若能先讀《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就會知道紫式部曾祖傳下的宅邸位於京都上京區,而千利休跟羽柴秀吉的樑子,就在大德寺山門前結下。陰陽師安倍晴明,指引日本進入新時代的坂本龍馬,皆與京都有不解之緣。

旅行之餘,不免惻惻:雖然五十音都還零零落落,怪熊好歹認得常用漢字兩千餘,難道這一切都不算數嗎!(抬袖掩面拭淚)

是的,假使沒有讀茂呂的另一本著作《漢字日本》,逕自對這兩千餘字望文生義,還真的會鬧出許多笑話!漢字傳入日本已超過一千五百年,字義跟用法已與其他使用漢文的地區大不相同。日文還保存著一些字詞的古義,學來還真會感受到一些古意生澀的趣味。

上段那樣說法,彷彿「其他使用漢文的地區」,漢字用法就相對雷同?由南方家園彙編中華語文知識庫的《兩岸每日一詞》,儼然每日都可以拿出一個詞,來跟前句話好好抬槓。就比方:「你心裡打什麼小九九?」嗄?九九乘法?九九神功?咳,都不是,是台灣人所謂的「心機」。網路上一度流傳過一篇中國資訊科技方面的用詞整理,動不動「划鼠標」讀「硬盤」再由「激光打印機」輸出——嘩,哩係ㄉㄟ共三小!

儘管有些人疾呼「世界是平的」,人類依其生活形式,其意義系統還是演化得紛繁璀璨,其間谿壑之深,還不好說。別說日本中國,光是你上下兩代人,甚至小你五歲的弟妹,跟你操的語言,可能只有聽起來相仿。每個音都聽得懂,每個字都看得懂,湊起來卻「維大力?」地不能理解,這樣的情形恐怕會越來越深地浸透日常生活。

資訊爆炸的年代,語言工具書簡練濃縮的特點,還是無可取代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