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首頁頭條採用「幻燈片式輪播」是許多網站流行的作法。這一陣子我發現自己非常喜歡這種設計,打開新聞網站,就首頁輪播區的下一頁箭頭(>)按鈕,按按按就把當日頭條重點快速地掃描完畢。

相對的,某些新聞站輪播區採用的是「頁標籤分頁」方式的設計,雖然大家都是在同樣大小區域內,層層疊上盡量多的新聞,但「幻燈片式輪播」卻給我更容易閱讀的感受。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對讀者而言,同樣是在相同區域內切換下一頁內容,兩者最大的差別是,閱讀「幻燈片式輪播」的時候不需要尋找「下一頁」按鈕,而閱讀「頁標籤分頁」的網站時,因為頁籤(tab)位置並不固定,因此如果要看下一頁內容,第一件事是你得先找到「下一頁」的頁籤位置。

不幸的是,尋找是一種狩獵採集場合的心智狀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神經科學家史莫爾在他的重要論文中發現:「相對於簡單的閱讀,網路上豐富的選擇,需要人類決定到底該點什麼以便獲得更多資訊,這樣的活動需要動用大腦中很重要的認知迴路。」

為什麼搜尋會啟動大腦重要迴路呢?因為這是人類百萬年採獵時代的生存訓練所演化出來的大腦模式,人類的大腦處於搜尋狀態,所有感官和知覺都被啟動,去辨認任何風吹草動、蛛絲馬跡。只有這樣在野外才有較高的生存機會。

只要需要尋找,我們的大腦就會動用龐大資源,而這正是我們為什麼無法專注的重要原因:因為大腦需要分心照顧其他感官,讓聽覺、嗅覺、觸覺,隨時在計算哪裡有異常變化,隨時處於可接收突發情報的熱機狀態(現在你知道為什麼社群網站一直跳出的動態更新數字,會逼迫你趕快去點它的原因了吧)。

雖然在線上我們不可能遭遇任何死亡威脅,但搜尋模式對大腦的影響,不是短短幾十年的電腦時代所能改變的。「頁標籤分頁」網站雖然只需要我們把滑鼠移動兩公分,但後果卻是我們得啟動整個大腦的的搜尋模式。

相對於紙書閱讀時,在斷層掃描下顯得分外安靜的大腦,搜尋模式的大腦可說是熱鬧極了。閱讀因此而分心,我們因此焦躁而缺乏耐心,原因都是為此。

※ ※ ※

網路頁面的顯示模式還有另一種對比。有些網站會把一篇線上文章用程式拆成數頁,這樣你看了起頭,後面就要再點第二頁、第三頁,才能一路把文章看完。這樣賺取更多點擊流量。長文分頁到底有效無效很難說,但對閱讀體驗絕對是負數,線上看過去幾乎沒看過有人喜歡這種設計。

但另一種長文分頁獲得的評價卻完全不同,那就是線上閱讀的電子書。許多線上閱讀程式會模仿 iPad 或 Kindle 之類的閱讀機器,在線上模擬卡片式的整頁翻頁。於是我們再次發現一個奇怪的對比:同樣都是在螢幕上分頁,但「程式拆分頁」和「電書分頁」卻有截然不同的使用者閱讀體驗。這又是怎麼回事?

仔細分析起來,原因還是出現在大腦是否進入「搜尋模式」的問題。對「程式拆分頁」而言,下一頁的按鈕位置不固定,所以看完第一頁以後,你必須分心去找第二頁的按鈕;而按了第二頁,你發現整個 HTML 頁面都重新下載了,以至於新頁的閱讀起點也一樣需要尋找。

尋找就會使大腦進入搜尋模式,而搜尋模式正是大腦無法專注的基本原因。

※ ※ ※

至於傳統 HTML 的卷軸式翻頁和電子書的卡片式翻頁,在閱讀專注力上又如何呢?

有一年寒假,我注意到我姪子在線上讀網路小說,為了在卷軸拉頁的時候確保迅速找到剛剛看完的位置,他會一路看完,一路反白,這樣在卷軸往下拉時就很容易找到接讀位置。

卷軸閱讀何必額外花力氣反白已讀文字呢?原因就是這樣可以避免大腦花力氣去尋找新畫面的閱讀起點,因此也避免大腦進入過度活躍的搜尋狀態——我們知道大腦一旦進入搜尋狀態,大部分感官區都會活化,大腦工作量大增,而專注的持續力衰退,無法應付長篇閱讀。

維持卡片式分頁對讀者的效益是,內容和頁面的相對位置是固定的。翻下一頁一定從右上角(直排書)或左上角(橫排書)開始閱讀,讀卷軸你一個不留神,要從新找回你剛剛讀到哪裡,需要花功夫。卡片式分頁完全不需要煩惱接讀位置的問題。

這正是紙書介面為什麼能讓我們更專注閱讀的原因,因為紙書只有一個選擇,就是一路往前翻,紙書也只有一個閱讀起點,你不需要費神尋找,下一頁的起點位置一定跟上一頁一樣,不會變化。

讀紙書讓我們進入享受模式,不需要啟動全身感官警戒,因此大腦可以專注處理內容所提供的知識或情節。

紙書介面不只是表面所見那麼簡單,當年蘋果 iPad 上面的閱讀程式模仿紙書翻頁的動畫,甚至還加上音效,許多人嘲笑賈伯斯模仿實體過了頭。事實上以事後的先見之明來看,賈伯斯恐怕才是真正睿智的介面設計者。因為到現在我們才漸漸開始明白,簡單的書頁後面也藏著驚人的力量。

老貓出版偵查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