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illy Dennis

文/大麥町

還記得去年,李宗盛的新歌〈山丘〉才剛推出,臉書上的很多朋友(包含我自己)都瘋狂轉貼這首歌的連結,並附上「神曲!」、「我室友問我為什麼跪著在看電腦」等等讚美的評語。但說來也怪,我們明明都還處於李宗盛詞中所「不明白的年輕人」的年紀,為什麼仍會對這首明明是描寫中年人心境的歌曲,有如此深的共鳴呢?

面對這樣的疑問,我也意外地在閱讀馬家輝的最新散文集《大叔》的過程中,找到了某種解釋。


《大叔》一書收錄了馬家輝於五十歲之際,針對閱讀、旅行、觀影、處世等主題所寫下的文章,不僅從中窺見,當年「少年老成」的青年馬家輝,是如何一步一步長成現在的這位「馬大叔」的?也同時從馬家輝筆下對電影、時事等主題的獨到評論,得到另一個觀看世界的角度。《大叔》可說是文藝大叔馬家輝的生命絮語,也是一個以大叔視野觀看生活的窗口。

我在閱讀《大叔》的時候,除了非常喜歡馬家輝對電影如《一代宗師》、《低俗喜劇》所提出的精闢評論之外,最觸動我的其實是那幾篇馬家輝從中年,回望他青春記憶、校園時光的文章。我在想,多半是因為自己離青春的時光還不夠遙遠,太多的年少記憶仍太過清晰、強烈,也就更能感同身受馬大叔筆下青年馬家輝的心境,也隱隱然開始思考,未來要把自己煉成怎樣的一個大叔?

也是在讀了馬家輝的文字之後,我開始在想,我們之所以會對〈山丘〉或《大叔》有這麼大的共鳴,不盡然是我們對兩位大叔文字中所記下的人生體悟有多深的認同,而是希望自己到了他們的年紀時,仍能像他們一樣,以這樣的姿態與態度,去面對歲月與人生的威脅與考驗。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20》,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