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22K夢想高飛》監製 謝禮如

Photo from Wikipedia

2014年初,我看了一部電視劇,那時我受到的震撼就是,我看到了一個超前我們很多的做電視的狀態。但並不是因為對方的技術有多了不起,而是一種敘事的態度比我們進步,比我們願意更真實。擁抱真實需要勇敢,需要對自身環境進行省思。然後會有一些時刻,故事裡的人物和情節,從劇本的墨黑文字,透過商業製作影像、放映機制,傳達到觀眾面前,演繹出真實,讓心靈因共鳴產生感動。我常常覺得,那些瞬間,讓人生的苦難也成為祝福,因為懂得。

《22K夢想高飛》這部戲,顧名思義,是要討論22K的議題,這議題,對我來說除了跟經濟有關,它在大眾媒體上被熱烈討論,其實也跟當下我們集體的情緒有關。年輕人就業困難,起薪低,讓人覺得大環境的景氣糟糕,未來沒有前途;如果對比於高物價高房價,就讓人覺得社會不公義。

剛畢業的年輕人,很多覺得沒有未來,覺得自己是社會不公義的受害者。我希望可以透過戲劇真實描述他們的生活景況,在生活的困厄中,對於愛的嚮往、對於夢想的追尋。

之前在發想《我的自由年代》時,因為劇情設定在90年代,為了要做出年代感,所以放了很多90年代真實發生的人事物,不知不覺就讓整個戲變得比較真實,觀眾就很有共鳴。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學習經驗,讓我知道觀眾渴望在戲劇中看到跟他們更切身相關的經驗。

對比《22K夢想高飛》,《我的自由年代》的90年代已經是過去式,往往戲中所描繪的是一個美好的鄉愁,關於成長、關於自由。而《22K夢想高飛》描寫的故事是現在式,不是無能為力的過往,我發現自己有時面對一種壓力,是好像應該要表態、要去控訴,不然就彷彿成為姑息的幫凶。可是我不是政策制定者,也不是財閥,我也不想讓戲劇僅僅成為工具,化約為某個扁平的概念。我所關心的是人,每一個在22K現況中的年輕人,他們剛畢業,在就業市場中他們沒有多少籌碼,在雇主質疑的眼光中,他們必須更努力更拚命地證明自己的價值。在這樣的環境下,有什麼讓人想哭挫折?有什麼值得追尋的夢想?有什麼值得學習的人生態度?

戲即將開始了,做戲的我們,戰戰兢兢,畢竟22K的議題曾經在新聞媒體、社群網站上引發火藥味十足的討論,攪入這個戰場實在容易吃力不討好。但我希望,起碼,最低限度,能夠透過戲劇,說一個當代台灣年輕人的故事,讓他們每天每天在為生存、為理想而奮鬥時,不感覺孤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