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王盈勛

Photo from Flickr by Devin Chang

和有兩個學齡前女兒的朋友聚餐,朋友看我在學校教書,開玩笑說,台大一年收三萬多個學生,少子化再這樣下去,等到女兒要念大學,搞不好有一半以上的高中畢業生都可以念台大!

這中間當然有些誤解,台大三萬多名學生人數,實則包括碩、博士班,而且一萬多人的大學部學生,還得再細分為四個年級,所以台大一年招收的大學部學生人數,應在四、五千人之譜,距離「半數以上的高中畢業生都能念台大」的說法,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學歷也是過濾機制

我們不妨設想,一家工作條件優渥、企業聲譽卓著的公司,動輒可能收到上萬封履歷表。只要一份履歷看一分鐘,就是一萬分鐘、一六六個小時、二十個工作天,將近一個月的工作量。

沒有任何一位主管會這樣工作的。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我先把頂尖名校畢業的履歷挑出來,再從裡面挑選優秀、合適的人才。然而,這樣會不會錯過其他優秀人才呢?會的,但是並不重要,因為在「效率」的考量下,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改變「競爭」的定義

很多人認為大學生變多了,會使大學學歷貶值,這可能也是一個只對了一半的說法。比較接近實況的可能是,大學變多了,一般大學的學歷貶值了,但是名牌大學的學歷反而會升值,因為要在數量龐大的大學畢業生中,做出有效的辨識與過濾的困難度變高了,所以企業更會從名牌大學選擇起。

我們的教改,改來改去,終究還是難以脫困的根本原因也在於此──如果家長、學生想的都還是「競爭」,而競爭就是過濾與淘汰,那麼再偉大的教育理念與制度設計都不可能成功,即便人人都念了台大,結果也是一樣的。

兩種市場誰拿獎?

看似大餅誘人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全世界也只有三家業者能賺錢,甚至就算集合了台清交最優秀的理工科系畢業生,也未必能扭轉落難手機業者的頹勢。

我們現在可能辨識不出各個領域明星級的公眾人物是誰,但是在我們感興趣的領域,或許只是小到「毀損資料復原」、「六○年代公仔蒐集」、或是「薑汁布丁的製作」,但我們都知道該領域誰是一等一的達人,甚至這樣的地位與名聲,很可能世界上對該領域感興趣的人都知道,才得以長時間屹立不搖。

※ 本文摘錄自《理所不當然》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