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光鋒

有人給了屌絲一個最精準的定位:在下班和假期期間,以手機和電腦作為主要娛樂方式的人群,就是屌絲。這麼說來,我們大多是屌絲。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屌絲這個詞確實不太好聽,怎麼聽怎麼不舒服,順口但是總覺得有點罵人的意味。在中國文學裡一旦和器官掛上鉤,對於我們傳統思維來說,就不是個好詞,所以難怪導演馮小剛說這詞上不得檯面。但巨人網絡創辦人史玉柱卻力挺屌絲,自詡互聯網最大的屌絲,叫企業員工註冊屌絲商標,把屌絲廣告打到時代廣場去。看慣了互聯網鬧劇的人當然知道史玉柱是客戶至上的行銷方法,讓自己和客戶站在同一起跑線,與客戶同思考,共分擔,你屌絲,我也屌絲,大家都是一家親,彼此有個照應。

但是為什麼要用屌絲的思維來做產品呢?

我們可以發現,在史玉柱所發行的征途遊戲中,成千上萬地砸錢的人很多很多。身邊也有遊戲玩家還在細數當年在盛大網路遊戲公司的傳奇,花費20多萬人民幣儲值就是為了一把屠龍刀。但這些都是少數,只是極小一部分,大部分人的消費還是控制在500塊人民幣以下的,這部分就是我們常常說的屌絲級別的人群。雖然消費不高,但是一旦人多了,企業的生產總值也就上來了。上千萬的人在儲值500,而儲值20萬的人卻寥寥無幾,最後我們可以看到,屌絲:一是口碑傳播的載體,二是經濟能力的載體。

當屌絲為網路娛樂(包括手機和電腦)付費的時候,就已經被包含在屌絲經濟中。不管是10元、20元,還是10萬、20萬,都是屌絲經濟的體現。而屌絲願意付費的產品,一般也會選擇幫忙宣傳,雖然一個屌絲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眾多屌絲的力量卻是無限的。在諸多互聯網公司中,騰訊最早明白這個道理。

騰訊的客戶從來不是高富帥,在騰訊的平台裡豪擲千金的人只是極個別的,騰訊產品的價格也不是高富帥喜聞樂見的。他們可能是學生,每個月省吃儉用拿出一點錢來充充會員,只為了開通其中某些自己喜歡的功能。他們也可能是城市裡的小白領,每月剩下點零用錢,給自己的QQ儲值。這看似不起眼的一塊錢、十塊錢的貢獻,卻將騰訊推上中國互聯網市值第一的寶座。

……

所以,天下屌絲眾多,做產品怎麼可以忘記屌絲?高富帥畢竟有限,屌絲想要一躍成為高富帥很難,但是高富帥有一天掉下來,也是一枚地道的屌絲。所以,一切產品,從屌絲思維出發。

※ 本文摘錄自《互聯網思維的商業實戰》第4章〈金盃銀盃都不如顧客傳口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