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行康長得身材高䠷,英俊瀟灑,生得十分聰慧、好強,然而在求學求職上常是事與願違,一波三折。

好萊塢的東方人

他前胸出現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中拿了一份四方形有如檔案夾的東西走著,面龐是東方人的長相。他走在馬路上,對面有個身材高䠷豐滿的金髮女郎,穿著樣貌像瑪莉蓮.夢露,她身旁停著一輛白色敞篷車。
這個東方男子騎上脚踏車,白色敞篷車是那位神似夢露的女人的。他騎車超過敞篷車時,回頭跟那個女人笑笑。從周遭景物看來,似乎是好萊塢某電影公司的拍片廠,而那女人是位女明星。
他走入攝影棚,裡面打著很亮的水銀燈。原來那個東方男子是一位分鏡師,打開他的檔案夾跟抽雪茄的導演討論,他也負責打板喊「開麥拉」。而行康即是這個東方人,導演仔細聽著,並頻頻點頭。

接下來的場面是他與女星上床,而剛那位戴鴨舌帽的導演帶人闖進來,叫手下小弟把男的拖出去痛打一頓。他因此失業,之後導演還讓手下把他打斷腿。
他殘廢後,一拐一拐地走著,以畫畫為生,過著頹廢的生活。他是個愛美人勝過江山的人,十分潦倒,只好當街頭畫家。他後來認識一個長髮、似墨西哥人的女人。她是個女裁縫師,愛上他的才華嫁給他,生了一兒一女,她靠做衣服為生。
女星藉機拿衣服給他太太改,他依舊喜歡女星,一看到她心中便生起一把愛火。女星是他的靈感女神,他一見她創作便源源而出。兩人又開始偷情,他原先失魂落魄,跟女星在一起時又神采奕奕,結果被他太太發現,心有不甘,於是殺死他後自殺。他太太開槍打中他的心臟,她再朝自己的太陽穴開槍,他們的孩子們親眼看到父母的悲劇。

領頭的小黑狗

他的靈魂幽幽蕩蕩,因不捨他的子女,有三個靈魂帶他到一個靈魂集合地,進入一座像禮堂的地方。大廳中有一張桌子,桌旁坐兩個人,一穿黑、一穿白。每個靈魂拿著一個號碼牌,這兩位會查驗他們的號碼牌。
出了禮堂,外面有如天堂,有花園,有很多人來迎接他們,與他們寒暄。每個靈魂都飄浮著,他們通過禮堂的門,便有指導靈來給他們諮商。指導靈有小孩,有年輕女子,也有中年男女。
天使帶他去投胎,他的靈魂飄到某處後,從那兒垂直落下,來到一處有山有溪的地方,那裡有條路。路旁是一座木材工廠,工廠傳來鋸木聲,廠房後有高低不同的樓房。
由於行康前世應是民國四、五十年時的人,與瑪麗蓮.夢露同一時代,所以我們猜他再次投胎應是這世,即民國六十年後。
但行康說:「我小時候出生的地方並不是這種地方。」
我們只好繼續看下去。那些樓房中有一戶人家,出現一個穿洋裝的女人,她懷中抱著小嬰兒,屋內另有一個老阿婆,還有一個男人。
行康聽了紫靈的形容後說:「這不像他父母。」
我們納悶著:「你如果不是那女人懷中的小嬰兒,那你又是誰呢?」
這時屋中走出一黃一黑兩條中型的狗,牠們走到溪邊喝水,然後到水田中一個廠房,廠房中有四隻小狗。原來黑狗是母狗,黃狗是公狗。四隻小狗全是黑的,其中一隻小狗頭很大。
其他小狗全趴著,只有頭很大的這隻蹲著,每次都走在其他小狗前面。兩隻大狗帶著四隻小狗,一字排開走回家。
行康便是領頭那隻小狗,他的靈魂跟在小狗身後。這隻小狗早熟,很不快樂,有癲癇症,會口出白沫。牠在工廠四周草地上跑來跑去,百般無聊,後來被送到另一個工廠,與其他小狗分開。紫靈看到此處不願再看,便轉看其他處。

鬼王跟隨

行康的天靈蓋上有一個四面佛在旋轉,眉心中有個佛祖,眼睛兩旁各有一條隧道,一來一往,左邊隧道中有似山魈的鬼。在左耳隧道中出入的鬼長得青面獠牙,祂經常吃小鬼,吃得滿嘴血跡,地上也都是迤邐的血滴。
祂說祂與行康臭味相投,所以跟著他,祂還說祂是來自地藏王處的鬼王。說實話,我們無法解讀這個畫面,因為此時辦事的地方很不理想。
鬼王要他努力去弘法利生,祂示現吃小鬼的畫面又是什麼意思呢?紫靈問行康:「你耳朵是否有問題?」
行康說:「我並沒有異樣的感覺。」

行康因風流倜儻,女友不少。他說:「在國外求學時,老中對外國女人大多沒興趣,我卻十分有興趣,經常動心。」
事後紫靈告訴我:「行康做小狗那世很慘,我不願說下去,怕行康聽了難過。那隻小狗是被棄在廢棄的工廠,一直亂轉,十分淒涼的死去。我怕他這世若心性不定,很可能一生蹉跎而一事無成。」

後來行康有機會與一眉道長打交道,一眉道長告訴他神明是從天靈蓋進出,如在耳邊進出就是鬼,而跟著行康的鬼是衰鬼,因此行康不論求學求職都不順利,一眉道長後來替行康處理。無怪乎那個鬼說跟他臭味相投才跟著他,因他帶衰,自然被跟上。
每個人都有過諸事不順遂或好事連連的經驗,人生有順境有逆境,有高潮有谷底,失意不可喪志,得意不可忘形,都是老生常談的教訓。儘管大家有此認知,然而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碰上衰事連連,到底要不要化解,還是把這段運勢當成是磨練自己心性,沉潛的好時機呢?
然而三十出頭的行康正值年輕有為,何況花了家裡不少錢去留學,找不到合適工作怎不焦慮,如何向家人交待?他並非眼高手低之輩,能力、學識、見識都在水準之上。只是碰上全球性的不景氣,台灣問題更嚴重,大環境使然。

行禮如儀僅能買安心

一般宮廟都有為人祭改、祈福的服務,是否有效,因人而異。行康到府城隍去的結果並無效,最後還是請一眉道長為他化解。(道長叮嚀祭改此類鬼神千萬不可去陰廟,而要去祭祀神明的大廟,如保安宮等。所謂陰廟即地藏庵、城隍廟或其他宮廟等。)
因為宮廟只是行禮如儀,負責祭改的法師不通靈也看不到來者是誰,即使認真做法事,未必有效,不過讓求助的人買個安心。當然也有人祭改後,厄運解除,這是說不準的。
打個比方,人們感冒到藥房買成藥,有人吃了有效,有人吃了無效,最後還是去看醫生。宮廟或神壇的祭改服務一如成藥,而針對個人特殊情況,找有道行的人處理,一如看醫生。
行康找過瑟琳娜,瑟琳娜認為他心性不定,只願意做他自己想做的事。又過了幾年,再度遇到行康,他依舊在打混,每天去健身房練身材,晚上到聲色場合,女朋友換個不停,有如走馬燈。
看完前世後,我曾約他出來,告訴他此世若不改心性,到頭來會一事無成,但他蠻不在乎,他表明他的人生只要吃喝玩樂,我為他父母感到悲哀,一般不肖子女是書唸不好,成天鬼混,而他是高學歷的花花公子,花了父母許多錢,卻毫不知孝親,替父母爭面子,只顧放浪形骸。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ascha Kohlmann

《當頭棒喝》全系列套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