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童嵩珍

性,人之大欲,但性不只是性,對性的強烈欲望,不僅滿足原始生理需求,也反映情感需求,及渴望親密與安全的關係。親密的婚姻生活會提升性欲,科學研究也顯示性生活滿意度與幸福感呈現正相關,提升性生活滿意度可以成為提升幸福感的良藥之一!

然而,維持穩定的親密關係,絕非只是性交或性生活這麼簡單而已。性治療領域有個重要觀念,在婚姻生活裡,性雖然不可或缺,卻不是婚姻裡最重要的部分,只占一五%至二○%的比重,不過,若是夫妻房事不順,甚至性生活停擺,性這個因素就關係重大了,占了婚姻不美滿的五成至七成,性事觸礁將會奪走婚姻的親密感和活力。

這個說法與「臺灣男性學醫學會」二○一二年發表的一份針對六百多對伴侶的性功能障礙調查相符,這份調查指出:約有六成的人對目前的性生活感到不滿意;而且男人「不行」,另一半會跟著性趣缺缺、沒有性興奮或性高潮,就像被老公傳染了性功能障礙。

性,需要心理與身體相互配合

現代夫妻閨房不睦或相敬如「冰」,時有耳聞,在性治療門診中,我看過各式各樣的性功能障礙,令我最訝異的是,不只是結婚三十年的老夫老妻性功能不協調,二十五、六歲就不行的科技業男性多到難以想像。許多人都是因為出現陽痿、早洩等症狀才來求診,殊不知性功能障礙患者大多數是心理問題所導致,在性功能出現狀況之前,夫妻的關係早有了變化。

性治療師(therapist)的任務,首先要找出個案的心理障礙,然後再從行為方法上訓練,教導個案及其伴侶克服問題,使他們重建親密關係,進而獲得活躍的性生活。性治療師透過六堂課教導個案認識自己的身體,進行性溝通、性技巧等心理及生理層面的教育與訓練,改善性能力,使其面對性不再懼怕,繼而增加性自信以達到治療效果。

亞洲人對性事的態度較保守,性治療仍偏向「性諮詢」服務,但對多數有性事問題的人來說,諮詢猶如隔靴搔癢。

我從小對性就深感興趣,臺灣並沒有「性治療師」這門行業和認證制度,所以我決定放棄長庚醫院護理師的工作,二○○六年從樹德科技大學性學研究所畢業後,便至美國、德國進修,接受性治療訓練,並獲得美國ACS(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exologist)臨床性學家學院、德國談崔(Tantra)性能開發工作坊等機構頒發的權威執業資格認證。

我隨即回臺灣開始從事性治療工作,融合歐美物理治療和專業諮商方法加以改良,讓患者卸下心防,通過心理學疏導、行為學習、訓練相互配合,從根源上消除性功能障礙,以「非藥非刀」療法就可引導求診者逐步回歸正常生理功能,治癒率可達九○%;若經評估後仍須進行醫學治療,則將求診者轉介至方便就醫的醫院。

性治療師≠性工作者

性治療師是一個引人遐想又陌生的職業,很多人把性治療師和性工作者畫上等號,臺灣的民情更不可能接受女性治療師和病患有性的接觸,否則會惹來異樣眼光。在此,我要強調,性治療師是幫助無法行房的人找出問題、解決問題,並不會與患者發生性關係;而性工作者則是解決別人的「性需求」,兩者有很大差異。如同電影《性福療程》(The Sessions),擔任性治療師的女主角雪若在第一堂治療課程時對男主角所說:「妓女服務你,會希望你再來消費,但性治療師只會見你幾次,透過療程幫助你和另一半有良好的親密關係。」

在德國,性治療師可以實際上場指導病患如何做愛。我在德國學習性治療時,曾在教授面前與同學真槍實彈操練,那堂實習課讓我印象深刻,每個男女學生都要跟不同的人實地操練,每換一個人要換一個保險套。德國老師說:「實際操練才能告訴病患感覺,比較能教他們如何控制自己的身體。」

美國性治療師則分為兩種,一種是由醫師進行性諮詢,透過道具教導上門求助的患者了解自己的身體構造,哪裡是敏感地帶,再由性治療師戴上手套碰觸患者的身體,教患者如何自我突破;另一種性治療師稱為「性替代者」(surrogate),主要是幫助肢體殘障者解決床笫間的生理需求問題。

能成功治療「不行」的人,是我最開心的事

回想剛踏入性治療師這一行遇到很多阻力,父親曾罵我:「學什麼不好,學這個房間裡的事多丟人!」、「花這麼多錢讓妳去國外念書,回來做這些,不知道妳到底在幹嘛!」經過一番解釋,父親終於了解我的職業與性工作者有很大的不同,但也心疼女兒剛入這一行將面對的外在阻力和風險。

目前華人世界只有我的團隊從事一對一「抓小鳥」的性治療,六年來求診者一直沒少過,男性自二十二至七十歲都有,女性集中在三十五至四十歲,其中包括不少海外華僑及老外上門求助,已幫助一千名以上男女恢復了性自信與健康,讓眾多曾經飽受性功能障礙困擾多時的家庭重新獲得性福與幸福。

我非常熱衷性治療工作,好像上天賦予我的使命就是來做這份專業工作,所以我不覺得尷尬或彆扭,也從未被惡意騷擾過,只要看到病人的狀況,我就知道下一次要怎麼處理,當我看到治療個案因為一點點進步就開心一整天,我總是感到很欣慰。
性是可以練習的,性治療師只是帶領個案更了解自己,我發現治療不僅能改善人們的性功能障礙及不協調的性生活,更能開拓人們的性靈體驗,這不是人生最美好的事嗎?只要聽到病患告訴我現在很幸福,就很慶幸自己能堅持下來;同時,我也更懂得體諒另一半,知道他可能遭遇哪些問題。

更可喜的是,臺灣大眾已經慢慢接受「性治療」是一門獨立存在而特殊的專業,性是需要心理和身體相互配合的。我在性治療領域的長期耕耘,初步建立良好的聲譽與口碑,二○一三年受邀至武漢博大醫院合作設立性治療工作室,首次進行海峽兩岸性治療合作交流,期望為更多性功能障礙患者營造福祉與希望。

臺灣目前尚未建立性治療師相關認證制度,在性治療過程中,求診個案必須在我面前「展示」性障礙狀態,我十分感謝他們信任我。本書從我個人諮商的臨床個案中,依陽痿、早洩、性欲低下、性成癮四種常見的性功能障礙,整理分享性治療的經驗,為大眾揭去性治療的神祕面紗,並希望讀者也從中獲益。

最後,我要再次感謝信任我的個案和家人,及協助我的教授、學生和同事,由於他們的鼓勵與支持,為我生命增添了前進的動力和無數的可能性。

本文為《性治療師教你好好做愛》的作者序。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tthias Neugebauer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