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友人亮蓮得了大腸癌,她與我聯絡,我給她劉大師的電話。劉告訴她他最近很忙,若要等很可能要排到三個月之後,而這兩個月是關鍵期,請她另找高明。她不得已又找上我,我只好問鄰居是否可接待她,鄰居一口答應,因此她到山上來。
我聯絡紫靈,問:「妳的觀音可否幫亮蓮化冤親債主。」
紫靈說:「可以。」

濫殺懷孕海鰻

紫靈看亮蓮的前世,出現的畫面是海邊,亮蓮衣著襤褸,站在海邊遠眺。接著是她和她丈夫在海邊捕魚,她每次撈到懷孕的海鰻便刴來煮了吃,有時在退潮時到海邊撿拾貝殼,總之,過著十分清苦的生活,沒有隔宿之糧,每天得打撈才有得吃,沒打便沒得吃。因此她不管打來的魚是否懷孕,都會將之統統吃下肚去。也許太艱苦的生活,造就了人殘忍的性格。
另一個畫面是她和她先生駕船,載了三個人出海。這三人似乎是一家人,父親帶著兒子、媳婦。結果他們夫婦與這家人在海上起了衝突,似乎是對方欠他們錢。總之,他們夫婦將這一家人打死丟入海中。
我們至此才明白這個漁婦為何時常站在海邊遠眺,原來是她不由自主的動作。那三個人落海後成了鬼,時常浮現在海面。這個漁婦經常看到他們在向她招手,最後她在精神恍惚中走入海中淹死。
紫靈看到她的腸壁上附著一粒粒白色顆粒,一如她前世剁海鰻時,海鰻腹中的卵,紫靈還看見她腸中有黃色黏黏的剝落物。她拿出醫生的檢驗報告,上面寫著腸內有黃色似黏液的剝落物。
她告訴我們:「我看到照大腸鏡時出現的畫面,我的腸壁上布滿了白色顆粒狀物。我還跟醫生說癌細胞蠻可愛的,白白淨淨的。」

她那世死後自然是落入地獄道,所有被她殺的海中生物全來告狀。牠們說牠們生來是給人吃的,但她不該在牠們懷孕時肆意宰殺,至少該讓牠們產完卵後再殺。
至於那三個落海而死的冤魂,由於他們生前奪她的財物,亦是罪有應得,但她把他們殺了,也是太狠了點。不過,她還是有機會再度投胎為人。

菩薩給的功課

她這世雖大學畢業,卻是生活白痴,也十分無明,人情世故全不知,經常出口傷人,她卻毫不自知,生性懶散,前半生沒工作過,老來無靠,才出來工作。做什麼都不順,婚姻早離,丈夫亦是不負責任的人。
亮蓮說她以前非常愛吃海鮮,有一次坐計程車赴宴,計程車司機跟她講吃素不殺生的道理,她表面聽著,心想自己怎可能吃素。誰知那次她坐在宴會桌上,一看見葷的便想吐,特別是海鮮類,自此她開始吃素。
她皈依佛教近二十年,日常活動只有跑道場,連家附近的公園也不去。她不喜歡下廚,因自己開過有機店,十分迷信萃取的有機產品,什麼海藻錠之類。大腸癌與飲食有關,她雖吃素,但吃得很不健康,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怎會不生病。
紫靈的菩薩要她待在山上兩個月,每日爬山、練氣功、作農事、唸經迴向給冤親債主。

虔信者的知識障

事實上,我最怕碰見有信仰的人,因為他們很容易被他們的信仰和宗教所局限,他們比一般人更熟悉經典,講起來頭頭是道;也因他們太清楚道理,知識障比誰都嚴重,很難以開放謙虛的心態來檢視自己的執著,與一向所抱持的價值觀。
亮蓮對這點十分清楚,毫不否認。但這一來,我反而更擔心,明白自己毛病是一回事,真要徹悟改變又是另一回事。她表面對我們說的話沒有任何意見或反對,但我很清楚她的個性十分執拗,很難改變。
紫靈要她唸經不必要有感應,應無心地唸過去,但她一定要唸到有感應。這一來,她的功課便做不完,間接耽誤到她練氣功、爬山、睡眠的時間。

我給她介紹一位好的中醫,她不去找,自己找了一個徒有虛名卻無實力者,花的錢反而比我介紹的那位多。
至於西醫,她內心完全抗拒,執意要以另類療法來治療癌症。山上的鄰居因自己是從癌症逃脫的鬥士,好心在自家地上建兩幢小木屋,廉價租給有意來山上療養的絕症患者。結果發現這些人即便在面對死亡之時,還有許多的執著,難以改變的觀念和習氣。
紫靈的菩薩給的調養指示十分符合現代醫學,一點也不怪異。如能按表操課,自然起死回生,問題是這些當事人開始都有意願實行,日子久了便怠惰起來。當然,人有病痛又面對死亡,怎會不鬧情緒?誠如尼采說的:「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同樣,面臨死亡的人沒有鬧情緒的權利,就看求生意志有多強。

醫生難救無命之人

亮蓮於兩個月後下山,也不肯遵菩薩指示去檢查。她的病況時好時壞,但打死不去就醫,還說紫靈的菩薩說她會好。我不客氣地告訴她:「除非妳照她菩薩的指示去做,不肯遵照指示卻以為菩薩說會好就會好,天下哪有這種事?譬如一個人去看醫生,醫生說可以治好他的病,開了藥要他回去服用,他不服藥卻認定醫生說他會好,這不是很荒謬的事嗎?」
醫生難救無命之人,菩薩難渡無緣之人。我見她無意接受紫靈菩薩的指示,只好建議她去找泰德。泰德與她約定好時間,她又去電取消,改約其他時間,泰德藉口沒空便未再約。
我去電泰德,泰德告訴我,他從電話中便知她是十分固執之人,很難接受別人建議,所以不想幫她諮詢。我告訴泰德她的生日,泰德便說她小時遭受親人的傷害很大,所以她的內心是封閉的,如果這個結不打開,她是不會好的。
我要泰德再次幫她忙,結果她給泰德諮詢後告訴我,我應早介紹泰德給她,因為泰德的輔導讓她十分受用。

她給我的電郵表明她自己選擇另類療法,她自己會負擔後果,我不必為她擔心。不過她很感激我,因我是她這生的貴人。我並不認為我是別人的貴人,能幫別人找到一線生機,且是我能力所及,我自是義不容辭。
她回家後用灌腸法,最後因腸子堵塞不能排便、進食,只好做手術。醫生說她早做手術就好,如今已蔓延至子宮,因此連子宮也切除。
大腸癌是最容易治療的,大腸癌與飲食習習習相關。她吃了二十多年素,因不肯吃新鮮蔬果,吃時又不洗乾淨,所以才致病。問題是生病後,一不肯就醫,二不改飲食習慣,虧她還是佛教徒,如此執著,令人感嘆萬分。

《當頭棒喝》全系列套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