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艾瑞克的朋友俊宏在過去兩年諸事不順遂,身體亦有問題。他看了我的書《看神聽鬼》後,才知道艾瑞克的母親是我。
由於我一向行事為人不按牌理出牌,言論前衛、思想新潮,使我的兒子們飽受困擾。他們雖以我為榮,但不想做我的辯護人,所以很少主動告訴別人我是他們的母親,除非對方問起。俊宏知道我在研究靈異,便表示希望跟我談談有關這方面的事。我請紫靈替他看前世,並約在他的公司進行。

殺人不眨眼的越共將領

畫面一上來,紫靈便看到他前世頭戴斗笠,身著軍服,拿著機關槍瘋狂掃射,連老弱婦孺也不放過,還放火燒村。紫靈形容他的打扮似乎是越共,因為出現的畫面中的人的穿著似乎像中國人,又像越南人。
接下來的畫面卻是像上海的大都市,俊宏走進一家聲色場所買醉,出來接待他的是兩位穿著高叉旗袍的妖嬈女子。其中一位竟然是色誘我學生海華的女特務。她們兩人將他灌醉後,把他扶上停在外面的吉普車。他仰躺在方向盤的座椅上不省人事,這時,這兩位女特務拿出預藏的小刀,猛刺他,他痛的往前一倒。最後那位女特務又在他背後肩胛骨處猛刺一刀讓他斃命。
俊宏告訴我們:「我在肩胛骨處經常痛,按摩、推拿、針灸全做過,沒效。要看前世的前一晚,痛到不行,十分難受。」
在他被刺死前,還有畫面是他因戰功卓著而被授勲,授勲時講台旁飄揚的是中共的五星旗以及另一面藍旗,藍旗上有一圈黃色星星。也因五星旗,所以我們斷定他前世是共軍將領。但不清楚的是他為何打仗時是越共的穿著,後來又出現在上海。
我問紫靈:「他可能是在西貢的聲色場合被殺嗎?」
紫靈說:「我看見酒吧中的女侍穿的是中國旗袍而非越南服裝。」

刀山油鍋,地獄全景

俊宏死後自然是下地獄,因他生前殺業太重。他在地獄中經歷過所有酷刑,這也是紫靈第一次看到地獄全景,什麼刀山、油鍋等,一如民間畫的地獄圖,也像地藏菩薩本願經上形容的地獄光景。
他在地獄服完刑後,投胎至畜牲道,先是做種豬,每天被豬哥牽去交配。大約過了三年辛苦的日子便被宰殺了,然後又投胎為公雞,最後被蛇咬死。他本來在畜牲道還不知要輪迴多少世,這時地藏王出現了,問他是否要悔改,他立刻懺悔。於是他再投胎轉世為人,即是這世。

紫靈看到他出生的地方有座很大的關廟,有很大的關公塑像,依她形容的地方,俊宏立刻說他童年住的地方確實如她形容的,那是台南關廟。
紫靈看到俊宏的父親,他們雖住鄉下,俊宏父親卻不像種田的。他的穿著似乎是老師或公務員,反而有一老者是農夫打扮。
俊宏說:「老者是我爺爺,我們本是農家,伯伯們皆種田。只有我父親及小叔因受到良好教育,所以父親是老師,小叔是公務人員。我不知為什麼,自小看到地藏菩薩就有莫名的感動。」

有一年快過舊曆年,俊宏在台北忠孝東路上的太平洋百貨公司前面遇見一個大陸人,身旁放了兩尊石雕的神像,一尊是地藏菩薩,一尊是觀世音菩薩,要價不高。因那個大陸人只想快快脫手好回去過年,他立刻買下地藏菩薩。
朋友都不解他為何不買觀音而買地藏,因為絕大多數人會要觀音的。他自己也不懂為什麼,但他現在明白了,若不是地藏大慈大悲,給他將功贖過的機會,他如今還在畜牲道中輪迴。

前世冤親影響今生人緣

他的冤親債主自然不少,因他殺了不少婦孺。他說他自小跟女生處不好,唸小學時,全班女生都討厭他。他這世受過良好教育,出社會後曾大起大落過,所以很珍惜現有的事業。前幾年一直做的很順,直到兩年前開始不順,事實上,跟他行業相關的房地產,這兩年卻是十分興旺。他平日除工作外,最愛的活動是生存遊戲,每週去打BB彈,研究各國軍事史及各種武器。
我告訴他:「你若有小孩,一定是女孩,而且是來討債的,你的老婆一定也是你前世仇家。」
他知自己前世雖為共產主義的理想殺人放火,但能再世為人,十分難得,所以發願這世若賺到錢,其中百分之七十捐出作公益。在還未賺錢前,自然去認養貧童,以此功德迴向給他前世殺的孩子。說也奇怪,自化冤親債主後,他的生意好轉起來,一些已無望的案子,開始敗部復活。
而他的同行因不景氣,都是業務清淡,只有他的公司還能給員工加薪。但他得信守承諾,否則一切的努力仍會成為泡影。
他送紫靈回家的路上,紫靈看到他背部冒出一縷黑煙,換言之,由於他死前意識執著於他背後被捅的那一刻的痛苦,所以他的背部一直疼痛不已。如今他已知前塵往事,他告訴自己那一世已過去了,不必再執著於死前的痛苦。
他那天回家,十多年來背部第一次不痛。不過他因那世被亂刀刺死,這世氣血循環甚差,特別是雙腳,我介紹他很好的調理經絡的師傅。他因工作太忙,所以去幾次後又不去了。

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俊宏一向敬畏神鬼,對靈異之事有興趣,他覺得看前世今生的過程,給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更重要的是對照這一世人生,有太多難以否認的巧合。
他有兩、三次要介紹可以幫我們弘法利生的金主,最後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我認為凡事隨緣,也要看當事人是否真有此心。他的身體並未因看過前世今生而好轉,反而日見走下坡。即便住院,他念茲在茲的仍是他的事業。彷彿從未想過,這世他沒子女,父母俱往生,也無配偶,不知拚命賺錢是為何?
二○○九年四月間,他去見一位法師,法師一見他便告訴他命在旦夕,並問他是否吃過蛇肉,他答是。法師讓弟子拿出一個蛇形的銀手鐲,要他帶在腕上,並要他每日以生雞蛋在身上某部分輕輕摩擦,當然他事後也沒做。法師要他多休息以保命,他依舊兩岸飛來飛去。
我後來又介紹一位以能量治病的醫生給他,他去了兩、三次後也不去了。總之,他對耐心治療,改變心性毫無興趣,所以我也不再過問他的事。他不是沒救,但他卻偏往死裡走,無明至此,又能如何?本以為他對靈異之事甚有興趣,也常去宮廟祈福,但真正碰到能救他命的高人,卻只把他們說的話當耳邊風,旁人為他著急亦無用。
我有一位長輩,以虔誠基督徒自居,一見我面便宣講福音,拉我上教堂。不意後來迷上炒股票,把一幢房子都輸了,外面還拉債,最後因肝癌末期住院。就在死的當天早上,還忙著打電話給營業員買進賣出的。果真是賭性堅強,至死不悟,俊宏讓我想起這位長輩。
俊宏的病況時好時壞,一直拖著,我不知他是否捐錢做公益,因見他苟延殘喘,也不敢聯絡他。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William Warby

<>
《看神聽鬼》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