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我的學生海華介紹他的學妹燕妮給我,她看過我的書,也去泰德的彩虹講堂上過課。之前她非無神論者,亦非有神論者,只是從未思考過這方面的事,直到三年前祖父過世後,便開始對神鬼靈異的事產生濃厚的興趣。
當時她在國外工作,雖在祖父死前趕回來,但祖父已不能言語,她總覺得祖父有話要交待她,但她無法知道他的遺言為何。因此,她想找靈媒與死去的祖父溝通。由於她是高級知識分子,所以先從看我的書著手,以免上神棍的當。
她上過彩虹講堂的課,覺得大有收穫。她有一位好朋友認識一位曾在港台兩地紅過的算命師,也是三元派風水的傳人,人稱葉大師。他可以用催眠方式讓人回到前世,他一次收費兩萬八千元,分三次做,前兩次回到前世,第三次加強與改變當事人的潛意識。
燕妮說她的好友做過後,人生順利多了,心情也開朗許多,所以她已與葉大師約好要去。我跟燕妮商量,請她帶我去見識,果真對方有道行,也可推介給需要的人。我的交換條件是她帶我去見識,事後我安排紫靈替她看前世,燕妮一口答應。

上山練功的小女孩

一個下雨的晚上,我和海華陪燕妮過去。葉大師住在台北市汐止的透天厝中,家裡打掃的一塵不染,四壁及桌上掛著或放著西方三聖、觀音、地藏的像。葉大師為了讓當事人瞭解催眠的過程,他會請陪同的人以攝影機錄下來,錄的帶子交給當事人帶回,如當事人不願留檔就當場銷掉。
第一次大約花了四小時多。在催眠之前,葉大師先給燕妮布氣。由於我練過自發功,很清楚他在布氣,因為氣旺較容易進入狀況。紫靈替人看前世因果時,若當事人氣弱,很難看下去,耗費的時間、精力要多很多。
他布完氣後,替燕妮催眠,燕妮雖在事業上是女強人,但個性溫和、心態開放,很快進入狀況。葉大師一直跟燕妮的本體說話,他不斷地問她,燕妮很快便倒在地上。
葉大師說:「本體!妳告訴我妳是在小女孩時上山去練功是嗎?」
燕妮點頭。
「妳那時好快樂是嗎?」
燕妮點頭微笑。
「妳跟很多姐妹練功,好快樂是嗎?」
燕妮伸出手臂來作飛翔狀。
「後來發生事情,妳受傷了是嗎?妳被燙傷的是嗎?」
燕妮瑟縮在地上,不斷用她的右手去摸她的左臂,面露痛苦的表情。
葉大師問:「妳那世是在唐朝是嗎?」
燕妮點頭。我不知道葉大師為何知道她那世在唐朝,自幼習武,也不清楚他為何知道她被燒傷。我問他,他並未正面回答。我一進門,他便認出我是誰,但他也沒刻意討好我,態度很平和親切。

他催眠一陣子會讓燕妮醒來,休息一下,喝水上廁所後再進行。燕妮另一世是生在明代,葉大師給她一本空白的活頁本、一支筆,要她在催眠中回答他的問題。
燕妮確在他發問後在紙上塗寫,但全是塗鴉,根本看不清她寫什麼,最後只寫出她前世的名字「哈君」。
海華問我:「有姓『哈』的嗎?」
我說:「有呀!以前有個有名的國劇演員叫哈元章。哈應是蒙古姓吧!」
她家住的地方,只寫出一個「鄉」字。至於什麼鄉,因字跡凌亂,實在看不出來。
另外,她那世的身分是公主,活在明代,她有公主的脾氣。

清除潛意識中的不安感

葉大師給我們看其他人催眠的錄影帶,其中有人寫的字跡十分清楚,什麼朝代、身分,家中有多少兄弟姐妹,家住哪裡。由於已催眠近四小時了,所以打住休息,我們也順便跟他聊天。他倒是很誠實地說做風水的功效有限,當事人若不改心性很難會因做風水而完全改觀,「福地福人居」乃是至理名言。
他也說:「那些宗教法師只要受人頂禮膜拜,自己就會折福折壽,他們自以為高高在上,還不知日後要背多少業障。」
他說不少人在做回溯前世時會勾起許多傷心、恐懼的回憶,他一定會不斷地安慰當事人的本體,告訴他們那都是過往的前塵往事,所有的傷害都已過去。他要當事人好好愛護他(她)的本體,安慰他(她)的本體。
所謂「本體」也就是「元靈」、「靈魂」、「神識」、「本靈」等,它有著累世的記憶。催眠最大作用是讓當事人潛意識中的不安、恐懼、壓抑、憤怒等各種負面東西浮現,浮現之後予以清除,再植入正面的東西。不少人藉催眠改善許多不良習慣如抽煙、酗酒、賭博、吸毒、貪吃等。先決條件是當事人相信催眠有用,若當事人抗拒或不相信,催眠便無用。
我問燕妮:「妳在迴溯前世時會看到畫面或聽到聲音嗎?」
她說:「什麼也沒看見或聽見,我所有的動作都是不自覺、下意識的。」
葉大師說:「我服務過的人中,大約只有百分之五會看到畫面或聽到聲音。」

原本一家人?

進行第二次催眠時,燕妮找來她大學時的好友孟麟過來,我則帶紫靈一起去見識。在去葉大師家的路上,我問過燕妮的家世。父母自她小時便離婚,母親帶著弟弟改嫁老外。老外丈夫對她很好,婚後二十年過世,目前母親跟弟弟在上海工作定居。
她自小跟爸爸、爺爺、奶奶同住,由於爸爸性情古怪,常不在家,所以她是爺爺奶奶帶大,她爺爺特別疼她。她與母親不合,母親對她沒來由的忌恨,她不明白為什麼。她有時到上海探望母親和弟弟,母親會不斷數落她父親、爺爺、奶奶,母女經常是不歡而散。
催眠到尾聲,我和紫靈走進他們催眠的地方。葉大師告訴我,她有世活在宋朝,我是她母親,我生了六個兒子,她是其中之一。她的爺爺那世是我丈夫,她的父親、她這世的奶奶、弟弟和海華也是她那世的兄弟。她那世是教書的,而我是個嚴格的母親,對兒女要求很高。
我要葉大師問燕妮那世是北宋還是南宋,燕妮說是北宋。我對紫靈笑笑。我曾生在北宋初年,那世是女巡按,後又生在南宋末年是文天祥。當然前世亦幻,怎做得了準。

這次催眠後,葉大師順便替她做正面回饋,要她每天唸《心經》數遍,迴向給她的本體。因她在哈君那世禮佛甚虔,她是觀世音的信徒。也因正面加強已做,所以不必來第三次。
回家的路上,我問燕妮這次感覺如何,燕妮說不及上次,而且葉大師的暗示太多,她根本是在葉大師不斷暗示和催促下,順著他的話點頭搖頭。紫靈也認為葉大師的暗示及指示太多,搞不清是當事人真正的潛意識浮現,還只是順著他指令的結果。
我告訴燕妮:「我並不是妳前世的母親,妳為何會有這種印象?因為妳一直渴望有個慈母,而我的形像和態度是典型的慈母,妳一見我便覺得是理想的母親。與其說是妳前世記憶,不如說是妳內心主觀願望的投射。」
燕妮承認我分析的很有道理。

紫靈認為葉大師自己身上氣不好,身體有問題,因為他在一個小空間內為人催眠,會有許多無形的過來,多是當事人的累劫冤親債主。葉大師又非有修行或有大德的人,把他們召來卻不知打發,久而久之自己會出問題。三年後,我從友人處得知葉大師早年是有名的算命仙、地理師,是達官顯貴爭先邀約的人,如今功力已失。
我跟紫靈說:「所以我們不收費是對的,我們要當事人自己去跟冤親債主化解,我們只是溝通者。」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an 李

延伸閱讀:

《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