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所謂的死亡並非僅是意謂著一個軀體靈魂的離去,那些幽魂還帶走更多生者的眼神、淚水,以及其他……軀體是靈魂的居室,也是死亡的居室,一個離開之後,另一個住進來,居室簌簌粉滅,我們必須流淚,保持作為一個生者的適當濕度。

你是否曾聽聞過來自墨西哥的一則神話?傳說飛翔的「大樺斑蝶」象徵死去人們歸來的魂魄,那些超過千萬隻的大樺斑蝶(或說是死去人們的靈魂),會在每年逐漸寒冷的季節聚首,一同凝視生者;然而,這類蝴蝶如今日漸凋零,一旦失去了這種代表亡靈的蝴蝶,墨西哥的子民將喪失與死者的聯繫,甚至,每年一度歸來的幽魂,將與記憶一同在陽光下雪融冰化……。

其實,真正讓蝶群感到憂心的並非死於大自然中食物鏈的循環,而是食草或棲地的消失,大樺斑蝶正面臨在墨西哥越冬林地消逝的生存危機,若沒有了森林,數千萬隻的大樺斑蝶將失去旅途的終點。

你是否曾親眼見過遷徙中的大樺斑蝶?紀錄上,台灣也曾有大樺斑蝶的存在,如今在亞洲的神秘滅絕,實屬遺憾!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得去墨西哥的歐亞梅爾杉森林看看,那群被賦予強大生命力的樺斑蝶,猶如鍍了焰火的雙翅在光亮下微微顫動,彷彿靈魂棲息在動態的軀殼中,死亡隱喻,肉身託寄!

見證一個生命的殞落,遺忘是必要,卻不是必然!死亡是一隻樺斑蝶,歡愉和憂傷也是。

參考閱讀吳明益作品《蝶道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