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費南多.薩巴特(Fernando Savater) 譯/魏然

我的一位朋友經常說,勞動是一件壞事,一件令人討厭的事,他舉出了一個無法辯駁的證據,那就是必須付報酬,人們才去勞動。這倒提醒了我如何才能區分勞動和其他令人愉快的工作(比如遊戲和藝術):有些事情我們不是出於勉強絕不會去做,這些事情才稱得上是「勞動」。所謂的原始人群,每天只工作短短幾個小時。他們擁有的財產很少,面對將來的災變,幾乎毫無準備,但是他們有大量的自由時間可以享用:他們經常閒遊、講故事、彼此開開玩笑。儘管經濟學家告訴我們,原始人生活在「匱乏」中,但其實他們的閒暇時光非常寬裕,而閒暇歷來就是最稀有的財富。

文明的發展大大提高了工作量:大規模的城市聚集、公共紀念性建築物(有些建築物極其宏偉,讓人喘不過氣來,譬如開羅金字塔!),以及公路、橋樑、下水道系統等等。為了配合社會需求,各種工作應運而生,像手工藝人,他們生產日用雜物和精細的手工製品,還有商人、政府官僚、文案抄寫員、教師、軍人等等。無窮無盡的新工作誕生了,我們祖先原始而安逸的生活結束了。

當然,在每個城市社會中,那些令人厭煩的工作都不是平均分配的。所有時代,總是有一些人,或是憑藉武力,或是編造一套打動人心的說辭,叫眾人替他們工作。在古代,奴隸擔負著最沉重的勞動:他們可能是戰爭俘虜,可能是犯下罪行的囚徒,也可能是「低劣人種」的族裔(在西班牙語中至今還有「像黑人那樣勞動」的說法,多麼駭人聽聞!)。

奴隸制的重要性主要體現在「勞動」上,這一重要性隨著時間推進而慢慢消退,但是在歐洲,直到上個世紀還殘留著奴隸制的遺跡;在其他大陸,在某些國家,奴隸制存留得更久:沙烏地阿拉伯直到一九六○年才廢除奴隸制!在中世紀和近代早期,農奴成為主要勞動力,他們出生在村莊裡,因此就像村莊周邊的土地和樹木一樣,「隸屬」於貴族領主:他們的職責是供養領主,如果戰爭爆發,他們就要加入領主的軍隊,更有甚者,如果他們的女兒到了婚配年齡,在未來的女婿將她們娶走之前,領主有權蹂躪這些姑娘。在此之後,出現了手工業者,他們已然屬於城市自由民(也就是說,他們生活在「城鎮」中,城市的風將他們從奴役中解放出來),已經能夠獨立生活,做自己的主人。

毫無疑問,生活變得更好了,你不這樣認為嗎?然而,此時絕大部分生意依舊是家族經營,所以兒子必須服從父親,或者聽從近親長輩的管制。和古老的封建領主相比,這些人也不見得多慈悲。你不是常常叫我「暴君」嗎?你可真該見識一下那些無情無義的業主老爹!在整個上述時代中──包括上古、中世紀和近代──婦女的地位更為低下,因為女人必須完成預留給她們的家務勞動。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男性的勞動也成了她們的任務(如農業、手工製造業等)。總體而言,絕大部分男人是為主人勞動,而女人不僅經常要為主人勞動,也永遠要為丈夫操勞。

※ 本文摘錄自《哲學大師寫給每個人的政治思考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