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周桂田、徐健銘

基因改造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GMFs)以及基因改造產品(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GMOs)的說法經常被混在一起。常見研究者和媒體稱 GMOs 為基因改造食品,但有些學者認為必須加以區分。根據食品法典委員會和歐盟的法規來看,所謂的基因改造產品乃是指透過基因技術、而非自然增殖與重組的方式,導致其生物基因遺傳物質改變。基因改造食品則是利用基因改造產品的技術所獲得的可食用之造產品。因此本書在行文中兩者混用,基本上都是指基因改造食品。而目前全球已商業化的主要基因改造食品包含大豆、玉米、棉花等等。我國每年向美國進口大量的黃豆,據學者推估,其中至少七成是基因改造產品。 

基因改造食品是新興基因科技發展的一環,在一九九○年代末於全球商業競爭的利益下攻占各國市場。但由於基改食品屬於高科技研發的範疇,有關動植物的田間實驗、生產及加工製成食品(或添加物)的安全性,涉及高度的科學不確定性,因而形成對人類健康、生態、倫理及信仰的衝擊與爭議。在此分述如下:

一,基因改造動植物是利用基因剪貼、轉殖的技術,可能造成食品蛋白質的變化,產生毒性,而人類長期食用基因改造食品,將面臨免疫體弱化的風險。

二,基因改造作物於田間種植時,由於特定基因表現(如抗除草劑基因),可能衝擊原有的生態平衡,如美國伊利諾州因耕種抗除草劑的基因作物,產生了大量「新」品種雜草的管理危機。類似的生態變異的風險也可能發生在基因改造動物的菌種變化上。

三,基因改造食品對特定過敏體質的消費者會造成食用的健康風險。目前的基改產品主要是基因改造作物製成的食品,但基因改造的動物、魚類也即將推出,不但對過敏體質者帶來危機,也可能造成醫療的複雜程度提高。試想,一旦過敏或食物中毒患者送至醫院,醫生將無法輕易就其病症資訊加以判斷與診療,因為對患者所食用的產品無法確切掌握其基因改造的種源。

四,基因改造食品造成食物倫理的混淆,挑戰宗教禁忌與紀律。素食者、佛教、回教、印度教等宗教團體,將無法抵擋植入動物基因的基改食品所造成的混亂,而引發信仰倫理的危機。

五,若基因改造食品未詳盡且清楚的標示與規範,將引發消費者對日常信賴的健康、食物秩序的恐慌,進而對基改食品產生拒斥和抵制等強大的風險意識。

民眾對於基因改造產品的懷疑,可以用資訊與溝通的角度來討論。高科技的複雜性和風險不確定性,原本就不易為一般人所理解和掌握;然而,高科技的發展卻必須以社會(接納)水平為基礎。換句話說,科技發展越快速,越需要與社會進行互動和反饋。因此,資訊就成了科技與人文、科技與社會重要的中介(溝通)機制。全球生技產業的發展是新興「知識經濟」的重要一環,資訊溝通越充分,社會認知學習的過程也就越成熟,社會風險也就跟著遞減;反之,資訊越獨斷和封閉的社會型態,爆發的風險勢將無法控制。

也就是說,作為知識經濟產出的基因改造食品,由於在科學與健康安全上仍有爭議,同時也牽涉到倫理、宗教與價值等民眾風險感知的問題,因此面對此種由新興科技引發的各種爭議,應導向一個充分溝通、對話的「學習型社會」。科技與社會要進行更廣泛和多元的對話,方能建立消費者的認知與判斷。而關鍵行動在於公民社會所凝聚的社會理性。從歷史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科技風險所觸及的高度危機,可以在風險溝通中化「危險」為「機會」,人們要求科技決策透明化、溝通與發展共識,以社會的批判理性與科學理性進行開放的對話。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 本文摘錄自《從土地到餐桌上的恐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