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文男、蘇孟宗、陳信宏、林欣吾暨2025研究團隊

跨越斷層,找回台灣失去的勇氣

2014 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最新調查全球競爭力排名,前 4 名分別是美國、瑞士、新加坡、香港,台灣卻比2013年倒退兩名,位居 13 名。在亞太地區台灣排名第 4,次於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至於在競爭力評比的 4 項指標中,台灣只在「經濟表現」有進步,「基礎建設」持平,但在「政府效能」及「企業效能」排名明顯滑落,甚至連擠進前 10 名都沒有。

曾經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國家競爭力年年不停「倒退嚕」,就連高等教育排行也敬陪末座,究竟問題出現在哪裡?探索這個問題之前,先來回顧過去半世紀台灣經濟發展的歷程,檢視我們的優勢之餘,也希望從中找到對症下藥的良方。

過去那樣做 創造台灣產業奇蹟

1940 年代的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透過各項進口替代、出口導向、結構調整,以及自由化改革等政策引導,歷經勞力密集、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等階段,獲得快速經濟發展的成果,最後創造舉世稱羨的「經濟奇蹟」。

從圖可以看出,戰後台灣的經濟發展初期以農業為主,為了穩定社會、恢復經濟,當時限制出口,再搭配進口替代政策,台灣經濟在短時間內得以復甦。一直到 1950 年代末期,經濟趨於穩定,於是優先發展出口擴張型產業,以增加出口、減少進口,改善國際收支。到了 1963 年,工業產值已大於農業,台灣憑藉廉價勞力的優勢,吸引外資,發展勞動力密集型的出口工業,包括:紡織、製鞋、製傘、聖誕燈泡等,台灣所製造的產品開始銷往歐美各國,經濟起飛,逐漸形成較開放的經濟體制。

圖1

經濟結構調整與自由化

由於台灣依賴進口能源甚深,1970年代兩次石油危機,引發前所未有的經濟衝擊,當時政府加速重新調整經濟政策:一方面推動10大建設計畫,興建公路、鐵路、港口等基礎建設,透過擴大內需市場穩定經濟衰退局勢,安然度過經濟危機;另一方面則著手改善工業結構,促進產業升級,提出「策略性工業」,發展所謂「兩高、兩低、兩大」產業,也就是「技術程度高、附加價值高、能源密集度低、污染程度低、產業關聯效果大、市場潛力大」的產業。因此,產業結構由勞力密集,轉變為技術密集及資本密集,並於1980年設立新竹科學園區,發展以代工為核心的資訊電子產業和半導體產業。

1980年代晚期,台幣大幅升值(40:1升到26:1),物價和房價連番飆漲,勞動力成本節節升高,生產成本因此急速攀升,第三級產業快速發展,傳統產業被迫關廠外移,轉移到大陸、東南亞等生產成本低廉處投資。此時,社會環保意識也高漲,甚至引發社會抗爭。同一時間,台灣的電子業和資訊業也快速成長,成為主力產業,無論產值或出口值在製造業中均躍居首位,成為全球電子代工產業重鎮,獲得「綠色矽島」或「科技島」美名,技術密集性產品成為新的出口主力。

在 20 世紀和 21 世紀更替時期,為了因應國內外經濟環境變化,台灣推動一連串重大經濟計畫,更進一步支持高科技產業發展,其中,2002年推動「兩兆雙星計畫」:兩兆,是指未來產值分別超過新台幣 1 兆元以上的半導體產業及影像顯示產業,計畫建構台灣為 IC 設計中心和平面顯示器生產重鎮;雙星,是指數位內容產業(如軟體、電子遊戲、媒體、音樂、動畫、網路服務),以及生物技術等兩項產業,希望打造台灣成為亞太地區數位內容的開發和製造中心,帶動文化創意產業,而經濟部則成立生物技術與醫藥工業發展推動小組,主要在於協助政府推動產業策略方案,並與國際投資合作。同年,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為更自由開放的經濟體。

然而,近年由於各項經濟與非經濟性因素,致使台灣成長陷入瓶頸,與亞洲鄰近國家相較略顯遜色,比起許多貿易競爭對手,台灣在產業轉型、結構調整和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速度,都處於落後位置。究竟,台灣面臨到哪些嚴峻的考驗?

面對新挑戰 需要新思維、新行動

懂得自己的劣勢,才能揚長避短、預做因應,以迎向未來挑戰。當年台灣的經濟奇蹟、科技島,儘管已成過往雲煙,不過,哪個台灣人不想挺直腰桿再度走向國際?但現在的局勢似乎不像昔日,困難度相對提高,到底問題點出在哪裡呢?

※ 本文摘錄自《2025台灣大未來:從世界趨勢看見台灣機會》〈第2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