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睽違一年,轉戰網路的美國脫口秀天后歐普拉(Oprah Winfrey),近期終於宣布她的「讀書俱樂部2.0」第四本選書為小說《Ruby》,出版商已印製 25 萬本平裝書和 2 萬本精裝書,並備妥電子書,準備重新迎接歐普拉銷售神話,享受此書衝上暢銷書的快感。

歐普拉從 2011 年結束有線電路的脫口秀節目,隔年轉戰她和 Discovery 電視台合資的歐普拉網路電視網(OWN: the Oprah Winfrey Network),她經營 11 年的讀書俱樂部,也更新改版為「讀書俱樂部2.0」,著重網路社群,運用網站(www.oprah.com)、Twitter、Instagram 和其他社群網站等行銷,專訪作家的完整內容則會刊登在她的同名雜誌《O:歐普拉雜誌》。

不過,讀書俱樂部 2.0 推荐新書的速度卻大為減慢。從 2012 年到日前,僅推薦了三本,2013年推薦數甚至還掛零,直到 2014 年歐普拉推薦女作家基德(Sun Monk Kidd)的《The Invention of Wings》,之後就讓出版商和書迷苦候至今。暌違近一年後,終於歐普拉推出第四本選書,是黑人女作家邦德(Cynthia Bond)的處女作《Ruby》。

《基督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指出,在基德的書之後,許多書迷都一直希望歐普拉再多推薦幾本,但歐普拉卻因為一直沒有找到震撼她的好書,堅持不輕易出言推薦。然而,這也正是她多年來可以維持影響力,並保持成功不墜之重要關鍵。

從 1996 年開始,歐普拉讀書俱樂部每年可以推薦好幾本精選書,這些書被貼上「歐普拉讀書俱樂部」標籤,就能暢銷大賣 50 到 100 萬本,不過,歐普拉曾在 2002 年感覺到找書的壓力太大,而中斷休息了一年,其後,才又恢復運作。

歐普拉在推薦書的影片提到,她在閱讀《Ruby》的第一句時,就愛上這本書,但卻直到她得到流感,臥床在家休養,才真的有時間好好閱讀。《Ruby》以詩意的語言,殘酷地描述一位曾經美麗的黑人女人,在 1930 年德州自由鎮,深陷種族歧視和性騷擾困境,被摧殘得骯髒又醜陋不堪。這本書使得她幾次掩面嘆息,不敢於黑夜閱讀恐怖的章節,卻忍不住被整本書深深吸引,大聲朗讀書中的句子。

出版社嚴陣以待 期待再度打造暢銷神話

報導指出,《Ruby》是邦德去年出版的首部作品,評價很高,但銷路平平,不過,得知歐普拉列為精選之後,企鵝藍燈書屋旗下品牌 Hogarth,就做足準備,立刻印刷 25 萬本平裝書和 2 萬本精裝書,電子書也同不上架,準備把這本書推上暢銷書排行榜。

邦德出生在德州,曾在西北大學學習新聞學,於紐約戲場公司 Negro Ensemble Company 工作十年,而後到洛杉磯教授遊民和青少年創作和寫作。而這部小說的構想,來自於她曾聽說家族的女性長輩因為愛上白人,而被屬於 3K 黨的警長和其部屬射殺,屍體裝在麻袋,丟在祖父家門口。這則家族傳說,再加上她聽聞的許多可怕經歷,也成了小說原型。

邦德在與歐普拉專訪表示,她的小說醞釀達十年之久,當初動筆寫下的是 900 頁的作品,後來聽從了媽媽和經紀人的建議,拆成三部曲,因此,《Ruby》只是三部曲的序曲而已。

對於歐普拉常將幫得與另外兩位黑人女作家:莫里森(Toni Morrison)和作家郝斯特(Zora Neale Hurston)對比,邦德也表示自己的確受到她們的影響。

歐普拉和邦德很有話聊,而邦德也與歐普拉相似,曾走過人生的谷底,邦德童年曾受到性侵和家暴,靠著寫作的幫助對抗憂鬱症。她們兩人甚至有共同認識的朋友,是去年甫過世的美國女詩人安傑魯(Maya Angelou),邦德小時候曾遇到安傑魯,而安傑魯卻是歐普拉視為作良師益友和母親的舊識。歐普拉說,如果安傑魯還活著,歐普拉一定會打電話通知她,一起閱讀這本書。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phrodite-in-nyc

資料來源:

  1. Why Oprah Winfrey chose ‘Ruby’ for her book club
  2. Oprah Winfrey selects Cynthia Bond’s ‘Ruby’ for book club
  3. 歐普拉讀書俱樂部 2.0 選書影片
  4. Oprah Winfrey selects Cynthia Bond’s ‘Ruby’ for book club/歐普拉專訪邦德
  5. 邦諾連鎖書店「歐普拉讀書俱樂部2.0」專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