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田臨斌

談到旅行的樂趣和意義,如果把這個概念推得更深遠一些,就成了「換個地方過日子」。

打破傳統觀念,生活自己過

現今社會一個人居住在什麽地方很可能和就學或就業有關,而對於已經進入人生下半場的朋友來說,選擇條件寬廣得多,可以參考的依據包括房價物價、氣候、交通、便利性、醫療、親友等等。

遺憾的是,或許是受傳統「有土斯有財」觀念影響,多數台灣人通常很少變換居住地點。個人看法是:家鄉是唯一的,落葉應該歸根,但在此之前,世界之大,何處不能為家?尤其現在科技,交通如此發達,天下若比鄰,過去造成人們情感交流、生活方式隔閡的時間空間,如今早已不是問題,如果不善加利用這些特性來增加生活福祉,豈不枉身為一個現代人?

拿我環遊世界時在船上遇見的許多外國老先生,老太太為例,當三個半月行程結束我倆準備打包回家時,他們也在打包行李,但目的不是回家,而是跳上另外一艘郵輪,直接展開下一趟旅程。我後來才知道不少西方老人一年有一半以上時間在郵輪上度過,對他們來講,這樣的時間安排早已超越偶爾出門旅遊的概念,而是貨真價實的「換個地方過日子」。

當然,西方世界無論從社會結構,福利制度,文化背景,生活習慣各個角度來看,都跟我們有相當大的差距,但它山之石,可以攻錯,在用簡單一句「他們是老外啦!」就完全排除類似嘗試的可能性之前,還是應該試著理解他們選擇這種生活方式的背景和動機,相信其中必有一些值得我們思考借鏡的地方。

首先,這麼做勢必很難經常跟子孫在一起,我曾就這點問過他們,得到的回答是他們很想念子孫,幾乎每天都通電郵電話,但要減少旅行以增加和子孫相處的時間,他們可不願意。原因是他們大都認為生活總歸是自己在過,除了老伴之外,不想依賴別人,也不願被別人依賴,何況如果想要利用所剩無幾的時間看世界,做想做的事,就必須做出取捨。

「破產上天堂」才是最高境界

西方老人對金錢的看法也和我們有較大差異,旅行需要花錢,東方文化通常將和旅行相關的花費視為非必要的的開銷,在經濟條件不是很寬裕的情況下,旅行常為其他被人們認為更重要的事物讓路,而即使有錢,許多人也寧願花在能看得見,摸得著的奢侈品,而不是船過了無痕的旅行上。

東方人儲蓄養老,養兒防老的觀念較西方人強烈許多,與其花錢旅行,許多老年人選擇把錢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花不完就留給子孫。西方人很少留遺產給子孫,倒是許多人認為旅行是生活必需,花錢理所當然。他們把「破產上天堂」,也就是離開世界的那一天花光口袋裏的最後一塊錢,視為理財的最高境界,這樣的觀念自然造成東西方老人在旅行質和量,甚至整體生活品質上的明顯差異。

別怕未知和改變

「換個地方過日子」不止表現在旅行,也在於願意按照自身需求的改變而移動自己,改變居住地。退休人士不需上班上學,沒必要在擁擠吵雜,費用高昂的大城市與人爭搶一席之地,許多人用例如熟悉,社交圈,便利等作為不移動的原因,這些理由大都經不起仔細推敲,真正的阻力其實是人們害怕未知和改變。

我個人離開職場後從未居住在老家台北,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是我認為台北的房價不合理,如果買房居住,或許賬面上身家節節升高,卻無法讓我將錢花在能提高生活品質的地方。二是台北過於擁擠,既然不需上班上學何必在此人擠人?事實是,即使房價物價和台北一樣,我都會選擇住在空間較開闊,步調較緩慢的台北以外縣市,然後每個月搭乘高鐵往返台北拜訪親友。

有句話說「旅行在年輕時是教育,年長後是經歷」,換個地方過日子的道理正是如此,陌生未知的確令人裹足不前,但冒點風險,克服挑戰卻也是生活樂趣和意義的泉源。在所有限制人們移動的原因中,我認為只有健康和醫療較難克服,其他大都只是意願問題而已。換句話說,念頭一轉,海闊天空,生活充滿無限可能!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ate Ter Haar

延伸閱讀:

三大叔樂活相談室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