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兆志

「碰到恐怖情人怎麼辦?」
首先,如果妳要等身邊的恐怖情人「變好」,
那很抱歉,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恐怖情人會變好的機率是萬分之一,
那妳憑什麼覺得自己是幸運的萬分之一?
言語暴力最後就會變成肢體暴力,
肢體暴力一次之後就會變本加厲。
怎麼辦?
「我還是很愛他!」「他都會下跪哭著道歉!」
「他說他真的很在乎我!」
以上就是妳們最常聽到的對白,對吧?

愛怎麼可以當成動手與被害的藉口?

台灣的孩子戀愛學分並沒有在成長過程中被重視,
不論教育制度,家長父母,
都是採取迴避與高壓的方式解決年輕人對感情的好奇,
「不准!」「你試試看!」「叫妳念書妳去學校給我談戀愛!」
以上也是孩子們最常聽到師長父母的回應。
我們在外國電影裡面常常看到,
畢業舞會的時候,男孩穿著正式服裝,
努力打工存錢租一台加長禮車,
伸出發抖的手指按下女孩家門鈴,
面對應門的女孩的父母親,
腦袋一片空白,手心冒汗,腋下溽濕,頭皮發麻,
男孩答應了女孩的父母,今晚會好好照顧她,
並且在午夜之前一定安全親自送她回來。
女孩穿著小禮服,慢慢從樓梯上走下來,
接過父母的牽引,這才把女孩交到男孩手上,
這個畫面就是畢業舞會。
正式服裝、禮車、父母當面的叮嚀,
讓男孩第一次學到對女孩的「負責」與「尊重」。
負責的是,女孩的安全;
尊重的是,女孩的身體。
但是我們的畢業舞會,就是去暢飲店喝爛醉,
然後酒後失身。
對男生來說,就是得來容易,
對女生來說,就是不以為意,
這時候,就埋下了對身體不需要責任與尊重的因子。

成年之後,繼續求學或是找份工作增加自己的競爭力,
一點都沒有吸引力,
最先爆炸的是一直以來被高壓不允許的渴望:談戀愛。
於是這些對戀愛的渴望與期待,
不論心理與生理的需要,全部寄託在某個人身上,
這時會產生一種變相的情感依賴,
迅速同居、互稱老公老婆、過度的在社群網站放閃,
這不是戀愛,這是霸佔。
這些行為出於對自己的沒有自信與不確定感,
所以要用這樣的方式霸佔對方是「我的」,
並且生活在自認為童話般的感情狀態裡,
這種霸佔,就是第二個因子。
但是童話,並沒有教我們分手怎麼辦?
於是根本不能承受愛情崩解的壓力,
於是不能接受愛情中斷事實的殘忍,
這些壓力與殘忍又必須找到出口,
霸佔的情緒,加上不懂得尊重對方的身體,
兩個因子的結合,產生了恐怖情人。
那怎麼辦呢?
既然恐怖情人不會變好,那我怎麼辦呢?
我沒有辦法告訴妳怎麼辦,因為不會改變的是他。
妳可以改變自己,避開恐怖情人,
「懶,妥協,一廂情願」就是恐怖情人壯大的最好肥料。

不要懶,
想到要重辦電話,手續好麻煩,
想到要找房子,要搬家,打包好累人,
想到要關版,以後還要申請新的帳號,好累。
懶得做這些事,就是留線索讓他找到妳。
不要妥協,
不要因為他的眼淚、道歉,就原諒他,
妳原諒他一次,他的解讀就是我可以打妳兩次。
立刻離開、中斷,然後讓身邊所有的人知道,
包括朋友,雙方家長,甚至管區知道他有這樣的傾向,
而且越多人知道越好,
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人幫妳,
妥協留下來,就是告訴他打妳是重視妳。
不要一廂情願,
妳以為妳的愛可以感化他?讓他變好?
抱歉,妳是談戀愛,不是拯救蒼生需要大愛,
妳不是監獄,也不是戒斷中心,
妳不就是個一般女孩,不要把自己看太偉大了,
一廂情願,就是推自己走向毀滅。

以上恐怖情人診斷男女皆適用,
不要看了還在那邊蛤來蛤去覺得不想面對。
愛情不是像呼吸一般自由一般理所當然,
愛錯了,就勇敢面對自己愛錯了的後果,
衷心祝福,希望刀尖下再也沒有冤魂。

ps. 如果妳才剛跟恐怖情人分手,請承擔分手後起碼單身一年的寂寞,避免多一具屍體,謝謝合作。

Photo from Flickr by Petr Dosek

※ 本文摘錄自《喬志先生愛情診斷室》 from Readmoo電子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