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作家生活誌
原文刊載於作家生活誌,獲授權轉載

「今天真的很高興見到大家,從劇本第一個字到現在已經五年了,在這之間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有好有壞,我甚至考慮過要放棄,可是卻有種很奇妙的力量在我想放棄的時候支持著我。能拍這部電影,我特別要感謝亞蕾姐,有了亞蕾姐,才讓這部電影能從無希望變成有希望。」

滿月酒─電影書》新書發表的現場,身兼導演、編劇與演員的鄭伯昱(Barney Cheng)如此開場,對他來說,這部一度因為資金問題而無法繼續的電影,就是在演員前輩也同時主演本片母親角色的歸亞蕾協助下,找到了資深製片徐立功,成功催生此片。

《滿月酒》,電影描寫一對分別在東方和西方背景下成長的男同志戀人,想要擁有自己的小孩的過程,他們千方百計找到適合的卵子供應者與代理孕母;每一步也都考驗著東方母親歸亞蕾……。以下是《滿月酒─電影書》現場導演、演員歸亞蕾及 Michael Adam Hamilton 的訪談紀要:

Q:可以跟我們簡單分享一下,您成為導演的心路歷程嗎?

鄭伯昱:我小時候就對演戲、戲劇非常有興趣,高中時也常常參加話劇、歌舞劇的表演。但我小時候並未想過將演藝圈當作是種「職業」的可能性,所以大學時我念政治,想說以後當律師,這樣比較實際。不過,畢業後我就想去追求自己真正的「夢想」,於是我從加州搬去紐約、學習演戲。

2002 年我參與了某位大導演片子的試鏡,很榮幸的有機會跟導演合作,且變得很熟。有次導演跟我說:「當演員也滿辛苦的,你其實應該去創造自己的機會,你知道怎麼編劇、怎麼導演,你才能把自己的故事跟別人講。」

於是我又搬回加州,研讀編劇、導演一些短片,就這樣,這麼多年過去,《滿月酒》是我的第一部長片,就能跟這麼棒的演員合作,我覺得非常Lucky。

《滿月酒》導演、編劇、演員鄭伯昱

《滿月酒》導演、編劇、演員鄭伯昱

鄭伯昱:家庭有很多種,但都以「愛」為原點

Q:在《滿月酒─電影書》中收錄了導演的長篇自序,文中提到身為這部片的導演兼演員,其實兩種角色是有些小衝突的,可不可以請您從各個面向,向大家分享一下?

鄭伯昱:我實際上有很大的一個體驗是,當導演的時候,你必須跟工作人員溝通,跟美術溝通道具、顏色等等……;還要跟攝影組溝通,燈光要什麼樣的感覺;要跟演員溝通這個場景要怎麼去演。溝通完以後,你要進去演,你要全部都忘記,很逼真的去演那一刻,你要從心裡面演出來,不能隨便亂演,不然就會不逼真;你必須投入這個角色,但一演完又要跑去monitor檢查這場戲演得好不好。

對我來說,我覺得最難的就是要一直提醒我自己,絕對不能夠只看「我自己」好不好看,人都是很自戀的,比如說我們照相的時候,第一個就是注意自己拍得好不好;我每一個場景都要提醒我自己,必須跟這樣的心理去對抗,一定要注意戲裡的每一個細節:亞蕾姐很好,Michael也很好,我也很好,燈光什麼都要很好,而不只是去注意我自己。

我覺得是最難的一個經驗,可是為了電影,如果沒有這麼做,電影可能就會拍得很爛,剪接的時候必須很嚴格地篩選每個畫面,要為電影好,不能只看自己,每一個畫面都要提醒我自己,作為一個導演兼演員,這是非常難的,不過一定要為電影做最好的選擇與犧牲。

Q:這陣子台灣正討論多元成家,導演以您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拍這部片的過程,您希望能夠傳達出什麼訊息?

鄭伯昱:我覺得家庭有很多種,有大、有小,有不同的顏色,有不同的組織,必須用「愛」這個出發點,來建立一個家庭。什麼家庭?怎麼建立?能夠從愛出發,都是正面,都是好的。我們這個社會,有不同的人,我們必須celebrate(慶祝)大家是不同的,不要覺得大家的不同是不好的。

歸亞蕾:作為母親,無論什麼問題都要堅強地跟孩子走在一起

Q:《滿月酒》這部作品的題材,大家很容易就聯想到李安的《囍宴》,不過《囍宴》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片子。聽說亞蕾姐曾表示這次在《滿月酒》中飾演母親,與二十年前的心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想請問亞蕾姐,不曉得您是否可以簡單聊一下,這次與鄭導演配合的狀況,或者是片中揣摩母親內心戲的部分。

歸亞蕾:大家都會把《囍宴》跟《滿月酒》放在一起,但《囍宴》內容比較單一,而且是由父親主導。六○年代比較保守,《囍宴》演起來,剛開始很難馬上接受當一位同志的母親;但到了《滿月酒》,那種感覺完全沒了,尤其是導演拿劇本給我的時候,他的熱情、真誠、坦白,讓我覺得他是個好可愛的男孩子,同時我看了他的劇本,覺得母親這角色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滿月酒》不僅僅是同志電影,其實作為一個母親,慢慢地拉拔孩子從小到大,在這過程中會有很多不同的問題,可是作為一個母親,要學著如何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逃避。飾演《滿月酒》片中的母親,當兒子告訴我他是同志的時候,我覺得我要去了解他,我不能逃避這問題,我要支持他,而且我要以很健康的心情,與他一起走入他的人生。

這部戲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跟導演相處,真的是情同母子,我很愛他。馬上就要母親節了,我想作為一個母親,不論你碰到任何問題,我覺得我們要堅強的跟你的孩子走在一起,鼓勵他、愛他,不要逃避。

Q:導演在完成劇本的過程中,其實亞蕾姐給予很多意見,參與很多討論,在實際拍攝、編劇的過程中,是否也影響了Barney(導演)的想法?

歸亞蕾:Barney 的劇本其實已經寫得很好了,只是身為演員,我有個優點是,看劇本時不只是看我一個人的,因為戲一個人好是沒有用的,一定要大家都好。我覺得 Barney 最大的優點是,他接受別人好的意見,一個好的導演一定要有這種胸襟;因為他希望,每一個部門都能交給他一百分的成績,加上他自己的一百分,總平均就是一百分,像李安就是這樣的導演,我跟他幾次交談以後,覺得他就是這樣的導演,只要他認為是好的意見,他都會接受,真的很棒。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