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醫學昌明的現代社會,我們還會看到親朋戚友因為瘟疫而相繼往生嗎?這真叫人難以想像,可是也難以否認其可能性。

我們對瘟疫其實不見得陌生,十幾年前的 SARS 到幾年前的 H1N1 陰影仍未完全散去,非洲就爆發了大規模的伊波拉疫情,迄今至少有超過一萬人喪命;現在剛開始爆發的 MERS 疫情,從中東傳到離台灣不算遠的韓國,短短三個多星期,確診病例快速累積 145 例,死亡例也增至 14 起。

歷史上出現多次瘟疫,許多都與動物有關,例如流行性感冒、肺結核、鼠疫等等,而疾病大流行除了可造成死亡、摧毀城市、政治、國家、瓦解文明,甚至可以殲滅族群。單單鼠疫造成的瘟疫,在地中海的查士丁尼瘟疫(The Plague of Justinian)和歐洲的黑死病,估計各造成約 2,500 萬(差不多台灣所有人口)和約 7,500 萬人的死亡。上個世紀,有名的西班牙流感讓十億人病倒,奪走了約 5,000 萬人的性命。要不是當時已發展出現代醫學,搞不好還會更慘。

瘟疫,是常見的小說題材,科技驚悚小說《亞特蘭提斯‧基因:亞特蘭提斯進化首部曲》(The Atlantis Gene)作者傑瑞‧李鐸(A. G. Riddle)就用了瘟疫為主題來創作他的亞特蘭提斯進化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曲《亞特蘭提斯‧瘟疫:亞特蘭提斯進化二部曲》(The Atlantis Plague)。

傑瑞‧李鐸在《亞特蘭提斯‧基因》把人類的起源,編織得撲朔迷離,故事人物之間關係也錯綜複雜。故事中兩千年來,古老神秘組織「印瑪里」(Immari)誓言保守人類起源的祕密,這個千古掌控人類文明的神秘團體,終於凍未條了,竭盡全力尋找一個自遠古時代便已存在的宿敵並試圖摧毀,他們堅信這個龐大的威脅具有消滅人類族群的邪惡力量,而謎團的線索,都指向失落神話之城亞特蘭提斯……

亞特蘭提斯(Ἀτλαντὶς νῆσος,Atlantis)是傳說中擁有高度文明發展的古老大陸、國家或城邦,最早的描述出現於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Πλάτων,約公元前 427 年到前 347 年)的著作《對話錄》裡,據稱其在公元前一萬年左右被史前大洪水所毀滅,激發了後世許多想像。大洪水是世界多個民族的共同傳說,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印度、中國、馬雅等文明中,都有洪水滅世的傳說。

作為科技驚悚小說,就必須要有真實的科學知識,再融合天馬行空的想像。《亞特蘭提斯‧基因》提到人類演化中間出現過種,有名的有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s)、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佛羅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等等,都是事實。利用古DNA進行的比較基因體學研究已發現,歐亞的人類族群,有1%至4%帶有尼安德塔人的遺傳組成,這個精彩的故事剛好在今年出版的好書《尼安德塔人:尋找失落的基因組》(Neanderthal Man: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中有詳細交待。

尼安德塔人、丹尼索瓦人、佛羅勒斯人等等都不存在了,我們人類只剩我們智人這個物種。其他人類哪去了?還沒人完全清楚。去年出版的暢銷書《人類大歷史》(Sapiens (From Animals Into Gods):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指出,我們智人的祖先,也差不多就是在七萬年前,產生了認知革命,也就是我們的大腦產生了重大變化,能夠用語言作複雜且有效的溝通。至於我們如何產生認知革命,科學家仍在尋找原因。《亞特蘭提斯‧基因》指稱我們在因七萬年前的改變,是因為帶有了「亞特蘭提斯基因」。

亞特蘭提斯‧基因》驚悚的故事中,從事自閉症研究的遺傳學家凱特,無意中和智人突變轉化要素「亞特蘭提斯基因」扯上關係。在地下反恐組織鐘塔(Clocktower)探員大衛的協助下,兩人發現印瑪里掌握人類自古至今的歷史進化祕密,與其背後恐怖動機,他們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攜手合作,一起解開這樁危及全世界的跨國陰謀。

七萬年前還發生了一件大事,是《亞特蘭提斯‧基因》提到托巴巨災理論(Toba catastrophe theory),當時印尼蘇門達臘島北部的托巴湖(Lake Toba )大型火山爆發,強度為火山爆發指數的八級,即超大規模(mega-colossal)級數。釋放的能量達到十億噸烈性炸藥量,或為 1980 年聖海倫火山(Mount St. Helens)爆發的三千倍。大量的火山灰令全球溫度在之後數年間下降了攝氏 3 至 3.5 度,引起一次冰河時期。巨災之後一段時間,氣候及環境好轉,劫難後的倖存者們,在各自的不同地域發展繁衍著,最後人類再次遍布整個地球。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