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張建智

關於「獄神廟」三個字,對於中國漫長悠久的歷史,還得從監獄、刑典、解字、中國戲劇故事,等等談起。因為,它是特殊神廟,離不開扯不斷這方面的歷史記錄。

中國歷史上建立第一個王朝,約在西元前二千二百年左右。夏王朝之崛起,原只是一個部落聯盟的名字,後這個部落聯盟由夏後氏、有扈氏等十二個姬姓的氏族部落組成,爾後,才成為王朝的稱號(翦伯贊《中國史綱要》)。

雖然,「疑古派」代表人物顧頡剛先生,曾認為「禹是九鼎上鑄的一種動物──蟲,或是南方民族神話中的人物,並非歷史的真實人物。」但許多專家論證後得出的結論:「堯、舜、禹時期,洪水災害,是真實發生過的。」那麼,至於大禹用何法治理當時的洪水,就並不重要,這倒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夏王朝的存在。其實,夏人已經懂得開通溝洫、排洪泄澇,掌握了灌溉和天文的知識。

從歷史記載看,夏部落主要生活在今河南嵩山到伊水、洛水這一帶,還有山西南部,也是曾經活動過的地方。至今在人們心中,夏禹是大家念念不忘的古代治水英雄。他治了水澇洪災;在治水之中,他曾說,若有一人因澇而死,就是他的責任。故司馬遷說:「禹抑鴻水,十三過家不入。」(《史記》二十九《河渠書》)。可見其艱苦負重的精神。

於是,那時人民擁護他,因其促進了當時農業生產的發展,從而奠定了禹為部族聯盟的首領地位。之後,禹對三苗的戰爭又取得勝利,將其驅趕到了今湖北之西與河南交界處的丹江與漢水流域,從而進一步鞏固了自已的王權。

當時,夷、夏,諸族首領,臣服於夏王朝的統治,爾後,就成為維護王權的世襲貴族。故有「禹合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正是後人追述夏王朝建立統治集團聯盟時的一個場景。

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世襲的王國產生了。禹是個關鍵性人物。當時許多部落,服從夏禹的統治。中國氏族家長制的統治,也從此開始。誠如郭沫若所說:「部落不再由選舉產生,世襲的國王、中國氏族家長制出現了。」

夏代的世系,從夏禹建國到夏舛被商湯所滅,史稱「夏」。其統治時間在西元前二十三或前二十二世紀。夏之滅亡,從孔甲時起,王朝因內部矛盾日益激化,而開始走向衰潰。

《史記‧夏本紀》說:「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亂,夏後氏德衰,諸候畔之。」還說:「夏舛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史記‧夏本紀》)這裡說到的「不務德而武傷百姓」,是中國刑法思想產生的一條重要線索,也可以說是中國專制政治的發端。於是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鎮壓奴隸與平民的不滿,故「武傷百姓」就成為必然,也成了統治階級鎮壓百姓的必然手段。「百姓弗堪」,即被壓迫者的反抗鬥爭,同時產生。

於此,「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說明了被統治者與統治者之間的鬥爭,到了一定時間,總趨於白熱化程度。

血腥的鎮壓於此誕生,歷史上就有了見於古籍所載的歷代傳說「夏有亂政,而作禹刑」。中國有《尚書》(尊之為《書經》),最早的一部歷史文獻彙編,其中就有一篇《呂刑》,曾寫道:「苗民弗用靈,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這是說,從禹始制定了殘酷鎮壓人民的刑罰。「苗民窮刑法」,還記載:「殺戮無辜,爰始淫為劓、刵、椓、黥。」

這便是中國酷刑的產生。當然不只是對苗民,對其它被壓迫者,同樣如此。

中國歷史上的酷刑,長達幾千年,直至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提出改革舊法,創立新法,到了一九〇八年,才遂漸被廢除。其實,名義上乃或名詞上,是被廢除了,實際還在延續地進行。

這篇《尚書‧呂刑》上,還有幾句很重要的對話記錄,如「今爾何監?⋯⋯其今爾何懲?惟時苗民匪察於獄之麗⋯⋯。」還說,「觀於五刑之中;惟時庶威奪貨,斷制五刑,⋯⋯獄成而孚,輸而孚。其刑上備,有並兩刑。」(《尚書‧呂》)

「夏始作刑,以其為端」,從那時代開始,中國歷史上,具備了以國家機器實行「監獄」之發軔。才有了「獄」的起源。

我想,歷史上真正實行的監獄制度,有文字作證的,從文選上講,古代的《尚書》,為我們留下了這樣點滴的記載。

◎本文摘自《古代獄中的神廟:探源‧考究‧解密》立即前往試讀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evin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