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阿茂(張淳翔)

十九歲的年紀,隨身聽裡有著搖滾樂,每個人都是無敵的。當年我在大學讀視覺傳達設計,從幾乎是和尚學校的工科,轉換到男女比例 1:7 的商業類。從未成年到成年,騎機車再也不用怕臨檢,玩通宵不夠,還得接著去追第一道曙光,宿網裡全是 MP3 和 AV 女優,每晚大夥都在四海豆漿集合,每個週末都要聯誼抽鑰匙。那時候沒聽過 iPod,MSN 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們崇拜的是早年西方傳來的愛與和平。

那時候美好的未來是種理所當然的東西,同學裡有人將來想開水族館、寵物店、咖啡店、模型店、漫畫屋、花店,或是當個 SOHO 族、背包客、插畫家、動畫師、設計師、攝影師、藝術家、剪接師、導演、編劇、編輯、作家、文案、流浪漢……,總之就是自由業。除了當總統以外,什麼樣的夢想這裡都有,不會分辨天真跟無知的區別,不了解自信和自大的不同,不知道頑固不等於堅持。然而隨著一年一年的成長,好像也沒多大的改變。兒時的約翰.藍儂曾說他的志願是快樂,人們告訴他沒搞清楚問題,他卻告訴世界「是你們沒搞懂人生」。

大學畢業後,我們像放出去的孔雀各飛東南,沒有徘徊。有人跟班對女友分手,有人到國外尋找新方向,有人寒窗苦讀考上理想的研究所,有人投筆從戎成為職業軍人,有人懷胎生子變成賢妻良母,所有人都在前進,在人生的路上前進,沒有人回頭。回頭看看落後的同伴,回頭看看年少無知的夢想是否還在原地打轉。

當時還是學生的我們想成立工作室,約好了畢業後先各自打拚,有人去廣告公司,有人去網路媒體,有人去雜誌編輯,有人學影片製作。等本事夠了,本錢有了,再到南部買一間透天老屋,買一堆多肉植物,養幾隻甲蟲和陸龜放在頂樓陽臺。一樓是特色餐廳,廚師和服務生就是我們自己,樓上是熬夜加班的地方,潮流設計、雜誌編輯、影片製作、美術、攝影、插畫、網站,什麼 Case 我們都能接,工作就是玩樂。

那時我們有四個人,有時在喧囂的街頭,有時在沒有音樂的餐廳,有時在久久巧遇的 MSN,但只要有個地方待著,我們就能興高采烈的描繪未來,去發想各種可能,期望有一天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我們也曾是想改變世界的熱血青年。一九七○年披頭四解散了,一九八○年藍儂死了。有時候,待在開始的初衷比夢想的結局更真實,那天我們決定未來的工作室不該只是工作室,它應該是個可以盡情玩樂暢所欲言的地方,是我們夢想的原點,要是真有成立的那天,就叫它「卡邦俱樂部」吧。

那年十九歲,當時我們有四個人,我們在卡邦俱樂部。

即使在一間以創意為主流的公司上班,我們依舊得在午餐時間為了「吃什麼」三個字搞得頭破血流。有人不吃肉,有人不吃素,有人月底只吃自助餐,有人不吃看得到眼睛的食材,有人喜歡古早味,有人鍾愛簡餐,有人餐餐得有米飯,有人光配菜不吃飯,「達成共識」是個艱難的任務。不過每當用餐完畢時,大夥都不介意去買杯飲料,在店門口扯屁聊天。我猜那是一種不甘心回到現實的心理反射,即使回到公司也要先翻翻報紙,泡杯咖啡,在座位醞釀一下工作的情緒。

今天的報紙有些內容跟我們有關,不是誰的稿子刊在報紙上,也不是誰作奸犯科被逮捕到案,而是有一篇介紹我們老闆孫大偉先生的半版報導。內容提到,曾經有個食品業主想要推出雞精商品,原料採用來自鹿野山區的放山雞。因為客戶和大偉有幾年的交情,所以當時指名大偉來操刀,負責第一波的廣告提案。大偉提出的腳本是「一位男子正忙碌穿梭在山林之中,背景不斷傳來細碎的雞叫聲,只見男子手持捕網四處探尋雞隻的方向,奔忙半天卻一無所獲。男子滿頭大汗的靠在樹下休息,突然間背景的雞叫聲愈來愈響亮,愈來愈刺耳,聽起來像嘲笑一般的齊鳴。疑惑的男子企圖找尋聲音的來源,抬頭一望,驚見樹上的枝芽布滿成群的山雞,牠們正不斷揮舞雙翼,好似在對下方的男子炫耀示威,樣貌十分神氣。」字幕浮現:我們的雞,都認為自己是隻鳥!

客戶當時並沒有採用大偉的想法,因為雙方有各自的堅持,最後廣告任務轉由大偉引薦的其他公司完成。日子久了,大偉自己都淡忘那段往事。直到多年後他收到一張賀卡,寄件人正是當年那位意見不合的老客戶、老朋友。那張賀卡讓大偉印象深刻,因為那位業界有名性急跋扈的老闆,在久別多年的卡片上寫著:「那些雞,都以為自己是隻鳥。」

大偉說一隻雞只要有飛的夢想和勇氣,願意試著去拍動翅膀,就是鳥;一隻鳥,放棄了飛翔的念頭,連雞都不是。事隔多年,這兩位老闆都各自有著獨霸一方的天空,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翱翔,那段難得的友情和回憶已在他心中深深被烙印著。

當年在 MTV 頻道,大偉做了一支紅極一時的形象廣告,正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內容是一位半裸男子下半身披著浴巾,正在操練九九神功,他胯下用麻繩吊著一臺電視,螢幕上突然播送起 MTV 頻道的畫面。男子一臉痛苦難耐的表情,瞬間電視砸向地面,麻繩也應聲脫落。字幕:「MTV音樂頻道,好屌。你能招架?!」

大偉說很多人認為那支 MTV 的廣告概念就是「好屌」,但其實那是它的表現形式和語言,真正的核心概念是在闡述「音樂是有重量的」。後來廣告的效果很好,有的人只看見「好屌」和「九九神功」的外在,改編了一些壯陽武功和屌屄一掛文案的另類創意,讓大偉著實的無言以對,只怕背上教壞小孩的莫須有罪名。

「目的和責任也是不一樣的東西,你們現在的目的是得到桌上這疊鈔票,但我的目的是要向朋友表示支持。我們共同的責任是為自己提出的創意把關,要對得起自己也要對得起別人。你是客戶會有哪些顧慮?是消費者又有什麼感受?你不敢給家人看的東西,就不要去提了。」那天的大偉好知性,不像平常那樣急性子的鞭策大家,而是像個朋友一樣,跟我們肩並肩的腦力激盪。當下不禁有種感慨,要是自己也是當年跟著大偉一起揮舞翅膀的雞,不知是不是也有展翅高飛的今天。

我們正享受那得來不易的機會,畢竟不常有這種際遇,能與大偉在同一張桌上談創意聊想法,沒有工作壓力的促膝長談。最後總算整理出幾支腳本與平面創意,在正要步出會議室的時候,大偉把我和小熊叫住,各賞了一疊鈔票。他說有幾個概念是我們提出來的,所以他要依照承諾發放獎金。那是很厚很厚的一疊錢,我也不敢在他面前點鈔,就呆拿著那疊鈔票,連謝謝都忘記說一聲。只記得大偉隨手把其他的錢收回紙袋,在下樓時說了一句:「記得請大家吃飯啊。」我捧著它們回到座位,大夥紛紛傳來驚訝的注目禮,不少人後悔沒一起去跟大偉腦力激盪,一個鐘頭的時間就把一個月的薪水賺到手啦。接著,我只能得意的問大家:「今天晚餐吃什麼好?」

那天我們破天荒的有了一統的結論,「達成共識」是不管吃什麼都要點最貴的菜,要有酒也有肉,還預訂了通宵的 KTV,一加完班大夥就殺過去,準備唱到早上再去喝豆漿、追日出。我們又回到無知的青春年少,無怨無悔的揮動著夢想的翅膀。

今天阿茂請客,大偉付錢。

Photo from Flickr by Wrote

※ 本文摘錄自《偉大廣告公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