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育志、白映俞

相信大家都曾經在廣播或電視上聽過推銷「膀胱丸」的廣告,號稱可以治療頻尿、夜尿與尿床,長久下來,「膀胱無力」已經成了一個人盡皆知的名詞。

閩南語有句俗話說:「囝仔放尿泉(噴)過溪,老人放尿滴到鞋」,很貼切地描述了老年人的困擾,也讓人解讀成「年輕人的膀胱較有力,老年人的膀胱較無力」。也因如此,當上了年紀的男人感到解尿不順暢時,便會開始懷疑自己的膀胱「衰弱無力」。

然而,事實與我們的想像正好相反。老年人的膀胱非但沒有變得無力,反而具有更為粗大且發達的肌肉,讓男人解尿不順的主因不是膀胱,而是位於膀胱出口日漸肥厚的攝護腺。男人的攝護腺約莫栗子一般大小,會將尿道包圍,其主要功能是分泌攝護腺液,成為精液的一部分。

在男性賀爾蒙的刺激之下,攝護腺會逐漸增生,日益肥厚的攝護腺將壓迫尿道,造成患者解尿困難。由於尿道的阻力增加,膀胱便需要更用力收縮才能夠排出尿液,好比舉重會讓手臂肌肉增生一般,膀胱的肌肉也會愈來愈肥大。因為尿道出口狹小,所以患者雖然很用力,但是解出的尿液依然軟弱無力、滴滴答答。更麻煩的是膀胱裡的尿液幾乎永遠解不乾淨,只要稍微喝點水就得頻繁地跑廁所,行動遲緩的老人家就容易出現尿失禁,夜裡也會被尿意喚醒很多次,嚴重影響睡眠品質。若是沒有做適當處理,肥大的攝護腺可能導致尿道完全阻塞,只要半天不解放,蓄積在膀胱中的大量尿液可是會讓人痛不欲生。

解放尿液大作戰

攝護腺肥大是解尿不順最常見的原因,上了年紀的男人幾乎都無法倖免,在過去因為「小便不通」而丟掉性命的患者應該也不在少數。對於一個如此普遍的病症,醫者當然不陌生,為此也提出了五花八門的治療方法。

號稱可以治療解尿不順的口服藥方多不勝數,歷代醫家皆絞盡腦汁想要設計出可行的配方,各式各樣的植物、動物、礦物都被拿來嘗試,其中可是充滿創意。

《中藏經》中有帖藥名叫「三不鳴散」,為何叫做「三不鳴」呢?因為這帖藥方的原料是螻蛄。螻蛄是種昆蟲,有一對強壯的前足善於掘土,生活在泥土裡,雄螻蛄的翅膀互相摩擦可以發出鳴聲,田野間常可聽到。所謂的「三不鳴」就是抓三隻螻蛄來做藥。他們把三隻不同地方抓來的螻蛄放入瓶中,任其互咬直到分出勝負,然後把存活的螻蛄焙乾、磨成粉末,再讓患者配酒吞服。三隻死螻蛄果然是名符其實的「三不鳴散」,不過這配方恐怕不會有效[1]

除了口服藥之外,外用藥也相當多種,其中一個療法頗令人莞爾,「小便不通:豬膽一個(留汁),以陽物插入膽中,少頃,汁入自通。[2]」這是請患者將陰莖插入豬膽內,希望膽汁可以疏通尿液,會提出這樣的想法大概與治療便秘有關。

西元二世紀著有《傷寒雜病論》的張仲景主張「以豬膽汁和醋少許,灌穀道中,通大便神效。[3]」文中的「穀道」即是肛門,將豬膽汁灌入直腸的確可以改善便秘,因為膽汁中的膽鹽能夠刺激腸道蠕動,具有類似瀉劑的效果。或許因為這樣,讓醫家想要如法炮製,用膽汁來治療小便不通。可惜大便不通與小便不通的成因截然不同,將陰莖插入膽囊是沒有效果的。

西元十五世紀初,明太祖第五子周定王朱棣主持編寫了一部大型醫書,名為《普濟方》[4],在王族的大力促成下,蒐集了大量資料,顯然有集大成的野心。書裡頭關於小便不利、小便不通的配方就有洋洋灑灑數十則,諸如硝石、礬石、磁石、滑石、鐘乳石、檳榔、雞蛋、雞腸等皆名列其中。讓我們來看看幾則相當有趣的療法。

「洗方治胞轉小便不通:先用良薑、蔥頭、紫蘇葉各一握上煎湯,密室內熏洗小腹外腎肛門,留湯再添,蘸綿洗。」這是用良薑、蔥頭、紫蘇葉煎湯,然後在房間裡熏洗小腹和陰囊。

「治胞轉欲死及不溺方:上取豆醬清和灶突中墨,如豆大,納陰孔中立愈。」這一則是由廚房中取材,「豆醬清」即是醬油,「灶突」則是灶上的煙囪,拿煙囪裡沉積的黑炭沾醬油後塞入尿道口恐怕不是個明智的主意。

再來有「用自己爪甲燒灰,水服之。」也就是將自己的指甲燒成灰,再配開水服用;或「取梁上塵三指撮,以水服之。」拿沉積於樑上的陳年灰塵當成藥丹服下,想必需要很大的勇氣。

還有一則是「用蒲席捲人倒立,令頭至地,三反則通。」把患者用蓆子包起來頭下腳上地倒立,應該需要幾名壯丁幫忙才行。可惜縱使大費周章地折騰,患者依然有尿解不得。

倒是最後這則或許能替患者帶來些許希望,「以蔥葉除尖頭,納陰莖孔中,深三寸,微用口吹之。」把蔥葉插入尿道然後吹氣,若能稍微撐開尿道狹窄處,就有機會解出尿液。

性學小站:坐馬桶染性病?

「醫生,我的睪丸已經痛了好幾天。」坐在診間裡的廖先生顯得無精打采。
「有其他的不舒服嗎?」謝醫師問。
「尿尿也會痛,還有一點發燒,全身無力。」這些都是泌尿道感染常見的症狀。女人的尿道較短,只要憋尿或水喝太少便可能出現尿道感染,至於男人的尿道感染則經常與性病有關。

做完簡單的檢查後,謝醫師已經有了答案,「你這個狀況很可能是淋病喔。」從尿道口流出白色混濁分泌物是相當典型的表現。

「待會兒會將檢體送去化驗,確定之後,會幫你打針,然後得吃一個禮拜的口服藥。」謝醫師一邊採集檢體,一邊解釋後續的處理方式,「為了避免反覆傳染,要趕緊請太太過來檢查喔。」淋病屬於第三類法定傳染病,在確定診斷之後醫師需要向衛生局通報,最近十天內接觸過的性伴侶也都要到醫院接受檢查和治療。

眉頭深鎖的廖先生,過了一會兒才道:「醫生,你們不用找我太太,我這個病一定是上廁所的時候被傳染的。」
「哦?」
廖先生忿忿地說:「因為是連續假日,風景區的遊客一大堆,公共廁所髒得要命,才會害我生病。」
「欸……」謝醫師委婉地說:「馬桶坐墊應該不會傳染淋病啦。」
「為什麼不會,那麼多人坐過,天曉得有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病。」廖先生的心裡頭已經選擇了這個答案,打定主意堅持到底。
許多人在公共場所上廁所的時候總是提心吊膽,唯恐染上不速之客。但性病究竟會不會經由馬桶坐墊來傳染呢?

性病在人類文明中雖總是像蔓延的野草般難纏,但是要成功地傳遞性病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要傳遞性病得符合幾個要件,首先是有足夠數量的病原,無論是由細菌造成的淋病、梅毒,或由病毒造成的菜花、愛滋病,若想要感染新的宿主,都會需要一批壯盛的大軍,才有辦法攻破免疫系統的防守搶灘登陸。不過,乾燥、冰冷的馬桶坐墊對細菌與病毒來說,並不是個安居樂業繁殖壯大的好地方,即使患者的生殖器直接接觸到坐墊,病原體往往會在短時間內死亡。

另外,這批細菌大軍必須攻進正確的地方才有辦法登堂入室。要知道人類的皮膚對細菌與病毒而言,根本就像銅牆鐵壁,兇猛的梅毒能在生殖道黏膜上為非作歹,甚至入侵心臟、大腦,卻對皮膚一點辦法都沒有。使用馬桶時,接觸坐墊的是大腿與臀部的皮膚,這些地方既無法散播性病的病原,也不會容許病原長驅直入。

由於廖先生堅決否認有性接觸,見怪不怪的謝醫師只能聳了聳肩,沒再多說什麼,畢竟馬桶坐墊揹上這種黑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願不願意接受「坐馬桶染性病」的說詞,就得仰賴女人的智慧囉!

註釋

[1]《中藏經》:「三不鳴散。治小便不通及五淋:取水邊、燈下、道邊螻蛄各一個,上內於瓶中,封之,令相噬,取活者焙乾,餘皆為末,每服一錢匕,溫酒調服立通。」

[2]《驗方新編》,清代鮑相璈刊於西元 1846 年。

[3]《本草綱目》,明代李時珍撰於西元 1578 年。

[4]《普濟方》,明代朱橚等編撰於西元 1406 年。

Photo from Flickr by Francisco Antunes

※ 本文摘錄自《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2》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