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凱倫

還記得多年前,我主持為期三天的「風華再現」,這檔演唱會請到甄妮、蔡琴兩位歌后,以及兩大天王費玉清、青山,歌迷期待度百分百!

然而第二天,甄妮唱到〈酒矸倘賣無〉時,忽然哽咽失聲,之後她說出了「真相」。原來她的母親在美國發生車禍,不幸過世。身為主持人的我,一個箭步跑到甄妮身邊,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並請她先回到後台,沉澱一下心情。

甄妮退場後,下一個表演還沒準備好。我不能讓場子冷掉,但悲傷的氛圍中,講笑話、跳舞、雜耍都不適合,樂隊在準備下一個曲目,自唱一首歌是增加伴奏的負擔。

我靈機一動,拿下自己手上戴的一個愛心銀戒指,向觀眾介紹來歷:「我去大愛台報到時,一位朋友期許我凡事要有愛心、同理心,感同身受他人的處境,於是送了我這份禮物。我覺得這份心意太棒了,每天都戴著它,這個戒指在慈濟大愛的環境,養了好幾年的氣……」

我用愛心義賣串場,這枚估價幾千元的銀戒指,在感動的氛圍烘托之下,最後以五萬元結標。義賣所得為這場晚會的慈善基金額外盡了份心力,凝聚善心也銜接到下一段節目,懸著的心終於可以稍稍放下了。

串場的時機

何時需要串場?銜接下一個節目,或是出現了突發狀況時。這考驗主持人隨機應變的能力,一定要維持場面,不能讓場子冷下來,必要時也能讓現場氣氛得到紓緩或轉換。

電視轉播可以進廣告、切畫面,但主持人要顧到現場觀眾,串場要成功,必須留意誰能與你拋接球。當台上有兩名主持人,一搭一唱不難,只有一個人獨挑大樑時,就要注意現場有沒有來賓與你拋接球。

讓觀眾忘了你在串場

串場是主持人的重要工作,但不用提醒觀眾你是來串場的。某屆金鐘獎頒獎典禮的中場時間,由同一位新生代主持人串場,大概出場第四、五回時,她說:「我又陰魂不散地來串場了!」讓人有些錯愕。

在喜氣洋洋的頒獎典禮上,用「陰魂不散」這類負面的形容詞頗為唐突;再來,當主持人都把自己定位成「陰魂不散的串場者」,不就等於告訴觀眾:「我的表演沒什麼精彩可期的,你們可以去上廁所、離開座位走走,或是找朋友聊天囉。」

串場就像是西式排餐有前菜,中式滿漢全席有開胃小點一樣,努力練習、累積經驗,串到不留痕跡,讓觀眾忘了你在串場。好的主持人能讓觀眾更期待主菜,甚至就獨鍾你這一味。

※ 本文摘自《超越麥克風的影響力:表達藝術與全方位主持實戰技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