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周健(歷史學者)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 施耐庵,《水滸傳》第三十五回

草民與施老師精采的一生,頗多重疊之處。

我倆的祖籍均為陝西省,但草民的相貌與身材比較像秦始皇兵馬俑。

我倆均出生於山東省青島市,父親均為曾參與抗戰及國共內戰的職業軍人,我倆便是俗稱的「外省第二代」。我倆終生均從事「誤人子弟,毀人不倦」的教學工作,不過,施老師是誤中學生,草民則是誤大學生。

我倆均對超自然現象深感興趣,並有著作問世。

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

──《莊子・外篇山木》

邂逅施老師,乃是早在八百年前,中央研究院曾舉辦有關女權運動的學術研討會,會中與施老師做短暫的交談。

草民認為宗教是女權運動的最大障礙,所有的創教者均為男性,佛陀與耶穌的十二大弟子亦為男性,上帝及天使均以男性形象展現。男尊女卑、重男輕女乃自古以來「全球化」的現象,母系社會不過是曇花一現。若提倡男女平等,理應從改革教義著手。

廟小妖風大,池小王八多。

──民間俗語

世界上充斥太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富有正義感者必定活得很累,「正義論」可在哲學系所和法律系所做專題討論課程。

只有死亡是唯一真正的平等,帝王將相,販夫走卒皆難逃此關。

妻子是年輕人的情婦,中年人的伴侶,老年人的看護。


──法蘭西斯・培根(一五六一──一六二六年)

偶像劇風花雪月,不食人間煙火,喜新厭舊乃人之天性。人類痛苦指數以死亡為第一,而離婚竟名列第二。上古時代的兩河流域流行「結婚是很快樂的事情,離婚是更快樂的事情」的諺語。離婚並非傳染病,但其後遺症將延續終生。雖然既往不咎,盡棄前嫌,得以破鏡重圓,但心中的疤痕永存。

人生有三大痛苦:「少年喪父,中年喪妻,老年喪子。」但中年喪妻,可能是危機中年夢寐以求的樂事。「相愛容易,相處難」,不適用於寵物身上。家庭為社會的基礎,如今已面臨解體。非傳統婚姻的比例已逐年升高,從倫理學至民法的修訂,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未曾哭泣過者,無資格談人生,同理,兩性問題或感情問題專家,通常都是婚姻出狀況的受害者,故可以過來人的身份指導不畏虎的初生之犢。

子不語:「怪、力、亂、神。」

──《論語・述而篇》

這句話似乎已承認「怪的力」和「亂的神」的存在。無形世界的力量一直支配有情世界的一切,「佛渡有緣人」,只有被揀選者才能超越唯物論的窠臼,躍升至唯心論的範疇。

在施老師往生前三週,曾藉來台北看病之際,約草民在京站百貨四樓的傳鮮樓暢談三個小時。後又數次來電,討論國際書展與草民對話前世今生的情事。豈料,人算不如天算,施老師突然辭世,座談會遂改為追悼會,仍如期舉行。

與施老師的對話,單刀直入,一針見血,如其流暢的文筆,可謂英雄與英雌所見略同。對無血緣關係的人的離去,是少數有 fu 者之一,雖極為不捨,但天命難違,奈何!

草民研究超自然現象已有數十載,並無通靈能力,只屬純學術的探討,本懷疑主義的立場,對感官功能以外的領域興趣盎然。坊間神棍與江湖術士充斥,蹧蹋累積數千年具有大智慧的命理哲學。芸芸眾生缺乏基本的認知,故詐財騙色的醜聞層出不窮。

先天的「命」乃歷代祖先的業力所造成,後天的「運」則由環境、教育與機緣所形塑,從「七三開」至「六四開」不等。宣稱花費大把銀子或獻身則能改運,乃天大的騙局。「修心」才能「造命」,個性造就命運,人為命運的奴隸,最簡單的話語蘊藏最深厚的道理。

婚姻像戰場,而不是玫瑰花床。


──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一八五──一八九四年)

「世間的榮耀從此消失」,無情的歲月,使顯赫的歷史人物,成為報酬遞減被人遺忘的章末注疏。

而站在永恆的觀點,婚喪喜慶、亡黨亡國,乃至世界大戰、天災人禍,皆屬芝麻小事。男孩與女孩的戰爭,恐將打至世界末日──無解!

本文為《夢迴南詔》推薦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