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美國智庫的兩岸專家葛來儀在一場研討會推測:

習近平必於「歐習會」中論及臺海議題,亦將設法讓美國確保臺灣下一任總統接受「九二共識」

結果聯合報下標:

〈葛來儀:下任台灣總統須接受九二共識〉

這讓我想到呆伯特(Dilbert)漫畫的作者亞當斯(Scott Adams)寫過的一個笑話。公司為了推銷新產品,請來專家檢驗,結果專家下結論:

此產品的品質低劣,顯而易見不把消費者當一回事。

最後公司的新聞稿上面寫:

專家認為,此產品的品質顯而易見。

我聽過一個說法:顯而易見的錯誤推論是笑話,不那麼顯而易見的推論錯誤是撒謊。亞當斯的笑話其實滿好笑的,而聯合報這次的表現,我想,則位在搞笑和撒謊之間某處。報導內容是「葛來儀推測,習近平會促使美國讓下任臺灣總統接受九二共識」,結果標題寫成「葛來儀主張臺灣下任總統需接受九二共識」。如果可以這樣改,若哪天林昶佐在活動裡說「我想,現場應該有許多朋友,是把黃國昌當成夢中情人」,我會很期待聯合報用什麼標題發這則新聞。

聯合報是故意的嗎?從批判思考來看

我看到有人為聯合報辯護,說這次的事件是因為編輯誤解了記者的新聞稿,以致於下了不恰當的標題,並且聯合報也致歉展現誠意。根據這種說法,雖然標題是錯的,但並非故意。然而,也有人認為,根據聯合報的立場,我們似乎更有理由相信聯合報是故意的:故意歪解新聞來推動他們的立場。

這個說法看起來有道理,但是我必須指出:同樣的理由也可以用來支持聯合報不是故意的。

許多心理學發現已經指出:人很擅長質疑自己不贊同的立場(以及對該立場有利的訊息),但對於對自己有利的訊息的質疑能力,則非常低落。所以,即便「聯合報是親中媒體」可以讓你推論出「聯合報很有可能故意將新聞歪曲成親中版本」,同樣的事實也可以讓你推論出「當聯合報內部人員不小心將新聞歪曲成親中版本,他們很難自己發現這件事」。這兩個推論在後果上有互相抵觸的效果,一個支持聯合報是故意的,一個則可以用於支持聯合報是不小心的。

因此,站在批評聯合報的角度,若要使用歷史資料來支持聯合報這次是故意的,關於聯合報立場的歷史資料效力很有限,比較可靠的歷史資料,應該是關於聯合報過去做出類似歪曲新聞的紀錄。

當然,故意有故意的問題,不小心也有不小心的問題,如果對於記者寫的內文,編輯會誤解到下錯標題,恐怕暗示了人員品質的問題,或者高工時、高壓力造成錯誤決策的問題。

以上這些問題都有各自相應的解決方案,之前提到的「人不擅長質疑自己支持的想法」的問題,當然也有,就是增加多元性:將立場不符聯合報內部主流的人員安插在編輯程序裡。因為立場跟大多數同事不一樣,這些人更有機會發現其他人忽略的瑕疵,提醒其他人重新考慮。同時,媒體也該努力維持內部的開放氣氛,避免來自不同意見的警訊受到內部主流立場壓制而噤聲。

考慮臺灣媒體現況,我相信這是大多數媒體可以努力的方向。新聞的標題、內容曲解都是嚴重的問題,不但影響媒體聲譽,也危及公共討論。以這次的事件來說,即便聯合報並非刻意,標題引起的誤導效果恐怕也並非致歉啟事足以彌補。對於避免誤導的遺憾,閱聽人有自己該注意的地方,但是媒體當然也有避免出錯的責任。若媒體明知道自己因為立場而容易犯錯,卻不去找解決方案,就很難再說自己不小心了。

聯合報這次很不幸在敏感的話題上出包。但標題誤導的新聞並不只出現在聯合報,各大報和各種網路媒體,偶爾都會出現類似的問題。

兼顧標題殺人和誠信原則的小技巧

Photo credit: wavebreakmedia/Shutterstock.com

標題殺人

新聞標題和內容有落差,是目前大家在乎的問題之一,偶爾就會看到有人抱怨。這種情況有時會引起對記者的批評,不過這些批評很快就會被糾正:雖然新聞內容是記者寫的,但是標題往往是編輯下的。

在紙本盛行的時候,如同新聞寫作的傳統方式,我們期待新聞的標題是如實呈現報導重點的摘要,這可以幫助我們:

  1. 快速掌握手上這疊紙帶來的所有重要訊息。
  2. 並且判斷自己要詳細閱讀哪幾則。

到了網路時代,我相信,這些需求依然存在,只是網路上的媒體面對更嚴酷的分心挑戰,更有動機在標題上下功夫,對他們來說,讀者不再是「手上已經抓著我們的報紙╱雜誌的人」,而是「游標移動三公分,就可以離開我們轉而投向他認為更有趣的內容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標題的主要目的不再是提供讀者關於文章內容的公允摘要,而是增加讀者點進文章的機率(不管讀者面對的是什麼文章)。然而,除非文章評論的內容剛好包括肛門、護家盟和存在主義,否則要做出符合內文又能吸引人的標題,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情。因此你可以想像,於是各種標題殺人便出現了,例如:

閱聽人:維持多元來源,善用網路工具

面對不可靠的新聞來源和包裝,閱聽人可以做什麼呢?這方面很多人談過,我自己目前認為最有效的應對方法是靜待或主動探索「其他意見」或「打臉訊息」。

想想看,你每次是經由什麼途徑看到新聞被「糾正」、「起底」、「踢爆」?若你可以早一個小時看到這些更正訊息,或許就可以避免自己分享錯誤或誤導的新聞。秉持這個基本精神,新聞小幫手、多元的臉書追蹤(不要只 follow 立場跟自己一樣的人)、臉書的「相關文章」功能,都可以幫上忙。

媒體:若堅持標題殺人,或許該加註警語

有些標題殺人只是浪費人的時間,但某些誇大或扭曲的標題,可能在社會討論時造成人們對同一件事情在事實上有不同的認知,降低討論效率,甚至可能連帶造成誤會、加強仇恨。

或許有人同意我對於上述結果的判斷,但認為閱聽人也有責任,因為:人本來就應該要讀完內容再下判斷,畢竟標題只是內容的其中一部份,不應該被拆出來獨自理解,如果讀者因為只讀標題沒讀內文而被誤導,那是讀者的問題。

我確實相信新聞傳播的問題需要所有人共同解決,但我認為上述分析並不適用於我們面對的情況,因為:

  1. 在網路時代,標題確實常常脫離內容而出現,臉書牆上有人分享新聞,如果你沒有點進去,是只看得到標題的。難道你認為,只要是在臉書上看到你家新聞的標題的人,通通都有責任要點進去把內容看完嗎?
  2. 若媒體明知道標題若下得不妥切,可能會誤導某些人的認知,卻依然不願意更正下標方式,這難道不是佔人便宜的欺騙嗎?

如果媒體可以預見自己使用的下標手法可能會造成誤導,卻又不願意放棄,那麼,為了盡到誠信的責任,媒體恐怕也只能加註警語了:「本報下標有好有壞,避免誤導風險,請詳閱文章內容」。

NOTE
本文寫作過程,感謝 Lin Shouw-Row、Laughingman 提供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朱家 安不要偷懶了

在新時代裡媒體與新聞的變,和不變:

  1. 失業媒體人創The Awl 顛覆資本邏輯、不追流量,要當媒體界打不死的小強
  2. 「2015 年新聞媒體狀態」報告八大重點:新聞網站行動裝置流量高,但造訪時間短
  3. 新聞E論壇:基於對新聞價值的肯定,我們成為同路人

延伸閱讀:

  1. 《收視率新聞學:台灣電視新聞商品化》
  2. 《哲學哲學雞蛋糕》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