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我努力想靠近她的心,希望她可以多一些對人、對世界的信任,不用再受惡夢所苦無法入眠。不過每週三小時的相處時間,實在很難為她帶來實質上的幫助和改變。因此在課輔結束後,我總帶著沉重的腳步離開機構。

我在心裡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小婕,我到底能為妳做什麼?」最後總是只能以「陪伴就是最重要的事」這類的話來安慰自己,心中複雜,悲傷的情緒,卻無以宣洩。

每週一次的課輔,對一個要忙課業、忙社團、又忙打工的大學生而言,確實是個有負擔的工作。我常在回程的捷運累到倒頭就睡,錯過下車的時間。每次掙扎著還要不要再去機構,結束前小婕那句:「小賴姊姊,妳還會再來嗎?」卻又不停地呼喚著、支撐著我,讓我繼續守住我們之間的約定。

就我所知,小婕輾轉待過幾個家庭,進到機構以後,志工哥哥姐姐也是來來去去的,所以當她每次問我還會不會再出現,我都會很心疼這樣的小婕。我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決定不再去中途之家,一定要好好地和小婕說再見,因為我不想讓她有再次被放棄、被拋下的感覺。

機構裡有一把吉他,被擺放在小小的角落。有一次她因為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好,怎麼也不想再「假裝」寫作業,我就問她要不要聽我彈吉他?終於,在那麼多次以課輔為名,行聊天之實之後,我決定坦承以對,鼓起勇氣問社工姊姊,今天可不可以不上課,只彈吉他唱歌讓她心情好一些?得到許可之後,我就開始唱著五月天的〈擁抱〉,唱到「脫下長日的假面,奔向夢幻的疆界,南瓜馬車的午夜,換上童話的玻璃鞋……哪一個人……愛我,將我的手,緊握……」小婕紅了眼眶。那一刻我發現,原來我們之間不需要太多語言,就充滿了連結。

後來的日子裡,我漸漸體會到關於專業的價值和任務,無法帶給小婕更多的快樂,反而拋下那些對志工、對社工角色的期待,才有機會好好跟她互動、更靠近她的心。

升上大二的那年暑假,我決定告訴她下學期我可能不會再進機構了。正當心中想著學期初要好好跟她告別的事,有一天我就接到同學的電話,原來是小婕要她轉告我,她很好,她回家了,不會再待在機構了。我們猜想她應該是從機構落跑了,就這樣,我再也沒見過她,也沒有機會跟她說一聲再見。那是一段懷伴著淚水和悲傷,我至今仍無法忘懷的志工歲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