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花園如此空靈,寧靜,美麗……
美不是一種罪,它的原罪不是因為美。

●那是療癒人心的花園?還是烈士的天堂?

穆罕默德.可汗是建築師,也是土生土長的美國公民。
他只想出人頭地,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作品,也相信自己的設計理念能為人們提供療癒。
然而,紀念館的用意在於安撫人心,是一種國家象徵、一種歷史符號,由穆斯林建築師設計的九一一紀念館,帶來的是療癒,還是二次傷害?
在同一棵樹下、同一條步道上,它究竟為罹難者家屬提供了撫慰?還是壯大了伊斯蘭極端份子永世不朽的幻想?

●容忍不是愚昧,偏見才是。

穆罕默德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國家竟視他為外人;
假如他不是穆斯林,他的設計圖就不會被聯想為烈士天堂。
他拒絕回答設計理念,拒絕證明自己的清白。
他決定打死不退,不想拋頭露面叫賣自己,不願對同胞高喊:「我不可怕……」。

●他們該堅守信念,或屈從於疑懼?

這一切就像一場核爆,幾乎將所有人都捲了進去:
主張紀念館應體現寬容與和平、卻在最後一刻背棄他的評審團家屬代表;
自認能透過筆下文字呼風喚雨的嗜血女記者;
一心想填補遺址空缺、用盡手段勸退穆罕默德的評審團主席;
從反對《花園》興建過程中找到人生新舞台的酗酒男子;
為穆罕默德仗義直言而遭刺殺身亡的非法移民遺孀;
因為他再也分不清野心和原則而選擇離開的律師女友……

他們恐懼、傷痛;他們或歧視或包容,時而相濡以沫,時而彼此傷害。
他們因內心深處種種難以言說的情緒而失控……

書名:穆罕默德的花園

作者:艾米.沃德曼(Amy Waldman)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漫遊者/大雁文化事業
上市日期:2015/9/8

延伸閱讀:

  1. 做夢也想不到
  2. 平壤冷麵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