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昭和時代的頹廢美學,
無賴男子的自我放逐。

「失去做人的資格」,
太宰治用一句話,一本書,留給我們一個「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背影。

我需要酒、需要藥、需要女人,但也可以隨時不要,只需要死亡。

我不需要愛、不需要自尊、不需要責任,卻又隨時需要,因為這是生而為人的證明。

然而世人是什麼呢?不就是個人的集合體嗎?那麼個人,乃至於人類,又是什麼呢?

人類是令人恐懼的存在。他們鎮日為了填飽肚子而努力工作,為了快速而發明了地鐵,為了夜間好眠而發明了枕頭。只有實用才能存在,只有目的才有向前奔馳的動力,只有意義才能被理解,只有去愛才能被愛。那麼如我一般,無法理解發現生存意義的人,還有資格做一個人嗎?

『回首前塵,盡是可恥的過往』

作為太宰治的最後一部作品,「人間失格」是作者為自己半生荒唐下的註解,主角大庭葉藏則是太宰治畢生精魂的凝鍊。

這部作品完成後不久,太宰治便以投河自盡演繹了主角的結局,用自己的生命為這篇故事畫下句點。

書名:人間失格─獨家收錄太宰治【文學特輯】及【生前最後發表私小說<櫻桃>】

作者:太宰治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文化
上市日期:2015/9/2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