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觀眾聽到了他的訊息。

這本書引述開車橫跨半個德國來聽這場演唱會的三十四歲農夫約格‧貝內克說:「每個人都很清楚他說的是什麼──拆除圍牆,那是壓倒東德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從來沒有在東德內部聽任何人這麼說過,那是我們某些人終身企盼聽到的一刻。也有一些來自西方的其他搖滾歌手來這裡演出,然後對我們說:『哈囉,東柏林。』或是這一類的話。但是從來沒有人來到我們面前說,他希望能拆除一切的障礙。假如我們可以翻越柏林圍牆的話,一定有許多人會這麼做的。」

一場美好的搖滾月音樂會是魔法般的體驗,是一個集體賦權的過程

在 1988 年的那個夏天,沒有人會想到柏林圍牆會在一年多後崩塌。

1989 年 9 月開始,成千上萬的東德人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大規模群眾遊行在萊比錫、德勒斯登、馬德堡、羅斯托克和波茨坦等地出現,吶喊著:「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

1989 年 10 月東德總理何內克辭職。一個月後的 11 月 9 日,人們終於自由地衝過圍牆,柏林圍牆倒塌了。

東德在 1990 年 3 月舉行自由民主的選舉,並在 1990 年 10 月 3 日與西德統一。

史普林斯汀的演唱會當然不可能導致柏林圍牆的倒塌,但它無疑是通往1989年秋天革命的一記鐘聲,自由的鐘聲。

因為這些青年早不願活在圍牆的陰影下,深信東德不能如此繼續,而必須要有改變;看到其他東歐國家,他們也相信改變是可能的。然後,史普林斯汀來了,要他們帶著勇氣逃出這個桎梏的惡地,和被詛咒的命運。

搖滾樂迷都知道,一場美好的音樂會是魔法般的體驗,是一個集體賦權(empowerment)的過程。你會在音樂的熱力中得到感動、得到力量,並且相信你真的可以和旁邊的人一起改變什麼。

史普林斯汀的演唱會本身是改變中的空氣中的一個因子,它凝聚了那些渴望的聲音,並點燃了更多火花;它讓東德青年更堅信他們每天思考的問題:如何尋找自己的聲音,打破體制的虛妄,並追求真正的自由與反叛──而這正是搖滾樂的精神,及其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註釋:

[1]關於史普林斯汀其人與作品的分析,請見作者文章〈史普林斯汀:許諾之地的幻滅〉,收錄於《時代的噪音:從迪倫到U2的抗議之聲》(張鐵志著,印刻出版社)。

[2]關於伍迪.蓋瑟瑞,請見《時代的噪音:從迪倫到U2的抗議之聲》中專文。

※ 本文摘錄自《撼動柏林圍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