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進入車站,雨勢已逐漸減弱成濛濛細雨。爺爺坐上輪椅,我慢慢地推往地鐵的通道,乘客開始變多,因為已接近下班時間。

我們的列車即將進站,排隊的人龍沒有很長,但車上已經沒有我們的座位。啊,沒關係,爺爺已經坐在輪椅上,我站著就好。

車廂裡,一個靠近門邊的乘客從他的座位起身準備下車,我很想坐下,但看見一名婦女似乎也朝著這個位子走過來,穿著黑白套裝的這位大嬸看起來好像很疲憊,於是我就讓座給她。

「請坐。」我對她微笑說。
「多謝,不好意思,我真的很累。」大嬸也親切地微笑回答。

我又站回爺爺的輪椅後面,靜靜地看著車廂裡的人。幾乎每個乘客都忙於自己的手機,人們低頭不語看著手掌上的小螢幕,在這個繁忙的車廂,沒有招呼與問候聲。

我其實有點睏,但在站立的狀況下,不可能容許我真的睡著,因此我把手放在輪椅握把上,眼睛慢慢闔上打盹。突然間……

「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天啊!」
「小心!快逃!」

車廂裡乘客驚恐尖叫,我從睡意中嚇到驚醒過來,只看到眼前的混亂,對發生什麼事渾然不知。

「發生地震嗎?」當爺爺把輪椅往後退,壓到我身上,我反射性跟著把輪椅往後拉時,我還驚呆在那裡。
「莉莉……莉莉!快逃!快躲起來!」爺爺恐慌地叫。

喔,我的天啊!當我見到眼前列車地板上到處都是血時,我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一位靠近博愛座的年輕男生,以及方才門邊那位穿黑白套裝的大嬸看起來奄奄一息。

大嬸?是我剛剛讓座給她的那位大嬸!

喔喔!我的上帝!我的天啊……

我看見身穿紅衣的年輕人盲目揮舞著手上的刀子,想要刺殺在他身邊伸手所有觸手可及的每個人。人們在他狂暴的刀下紛紛倒地,來得及跑的都快速閃避,手邊不管任何東西就朝他扔過去。我和爺爺以及一群老人家全擠在車廂末端,不幸的是,後面無路可逃了!完蛋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