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人間副刊》主編簡白,認為「外省文化不見得只有眷村,郭強生寫出了眷村之外的不同樣貌」,也認為郭強生的這系列文字是他「首次看到這麼誠懇的作品」;詩人陳育虹上臺朗讀了書中〈失去的預感〉篇章中的一段,並且讚賞郭強生「追求的已經不是文學技巧,而是『真』。」

寫得真誠、寫得深入,為的是面對與和解。郭強生唱了〈家後〉紀念母親,接著唱起〈夢田〉時,觀眾忘情地拍起手來。某些沉重經由寫作而放下,某些情緒經音樂而釋然。當觀眾們喊著「安可」,而郭強生也真的又唱了〈在水一方〉與〈恰似你的溫柔〉時,《何不認真來悲傷》這個書名,忽然顯出了力量──

認真地悲傷,才能處理悲傷、接納悲傷;至此,悲傷不再是忘不了的慟,而是記憶裡的光。

面對自己,面對文學:

  1. 【經典也青春】郭強生:你期待一本經典符合你對世界的想像,還是打破你對世界的想像?
  2. 【經典也青春】郭強生:如果文學很簡單,我們也不用這麼辛苦

延伸閱讀:

  1. 何不認真來悲傷
  2. 惑鄉之人
  3. 夜行之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