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畫插畫但不只是畫插畫──與插畫家鄒駿昇對談(二)

但你最後把背景設定在理髮院,就是一個公共的、其實是可以被大眾消費的、被公開的。

我很愛街頭藝術,對展覽形式這件事情,我覺得街頭藝術跟畫廊性質不同,能主動介入到環境,而不是被動在美術館等待。所以我想走進社區選定一個空間。我的概念也不是單純展覽,而是讓民眾走入我創造的氛圍,所以這整套作品不能以單幅看它,而是一整套的,它是一個 set 的概念。

插畫並非終點,未來想整合全部能做的事

你覺得做插畫、或設計、或藝術創作,差別為何?你有在控制這件事情嗎?會對你造成困擾嗎?是加分或是減分?

這幾件事情,在我心裡面是有明顯比重的。講得好聽是跨領域,講難聽是不務正業。當然我受的學校教育是鼓勵我們跨領域的,賈伯斯先前也有定義過創意,他覺得很多知識其實都是獨立個體,如果能夠跨領域、多一些不同領域的經驗,這些知識就能串連在一起,就變成所謂的創意。創意不是新的東西,而是將不同東西疊在一起,讓它產生關係後,變成不一樣的東西,那就是新的創意。所以跨領域的好處就是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個年代,所有領域的界線只會越來越模糊。

那你覺得自己適合當老師嗎?你有考慮過嗎?

我應該蠻適合當老師的,我知道如何幫助專業人士突破自我。但在說服別人之前,我最好先把自己顧好,目前還是先當自己的老師就好。

而且我記得你說英國的老師很嚴格。

與其說嚴格,應該說遇到的老師剛好都很主觀,藝術家本來就是很主觀的,會有其偏好。剛好我的老師喜歡的風格,不會是這種畫得很仔細、比較缺乏情感的作品。老師喜歡很偏純藝術的東西。當創作太拘束的時候,就缺乏實驗、冒險、感性的部分,感性太少理性太多,所以我自己也很努力在找尋心底的部分。

你為什麼一直覺得自己不是插畫家呢?

應該是說我並不只做插畫創作,因為我的創作是多元的。就像前面問的,很多人認為我在國外的創作比國內的好,因為國外的創作純度較高,越純越能發揮到極致,可以肆無憚忌去畫任何你覺得對的,不用擔心業主或市場問題,這就是藝術比較純粹之處。所以我一直想要追求這樣的境界,但目前還在過程。我會鼓勵自己,安迪·沃荷(Andy Warhol)一開始也都畫插畫,畫了好一陣子有個中心思想,才轉到普普藝術去。所以我覺得畫插畫這個階段不會不好,它會讓你在視覺上被強化、被訓練過,也會訓練你在傳達概念時的方式,每次的出題都是一個訓練,你要如何解題、如何表達別人出的題目,當有一天你要做自己的主題時,就能很靈活的做自己的創作。至於教書,我覺得如果當初一直教書下去,我會變成體制下很容易抱怨的那個人,說著「如果我當初有出國,我一定會變怎樣怎樣」這類的話。我很慶幸有當兵這個階段,當兵就像一個空白鍵,讓你好好思考下一步,為了不讓自己後悔,最後我沒有留在教職。

我覺得沒有當兵你也會走出去,因為你是思考類型的人,那是你自己內在的召喚。

也是。其實一直有那個聲音在,只是當兵會讓你更明確的知道下一步應該要繼續,因為當兵就像被強迫停下來想這件事情。當兵生活太規律,很多空白時間,尤其是站哨的時候。所以這一年八個月的時間能想出怎麼樣對長遠來看是不會後悔的走法,就算沒有成果,寧願試過也不要後悔。不過念完第一個 Kingston 的設計學位對我產生的影響力不夠大,之後又跑去皇家藝術學院念視覺藝術。所以我人生一直都在重來,因為我一直都是念書很隨性,被刺激了才會覺醒。一直處於擺爛的狀態,然後突然振作,又好好的做。就像 Kingston 一進去就最低分,後來振作之後很努力去學習,我的人生一直很慢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