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
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對霧室的第一個印象,是《殺戮的艱難》的封面,長滿刺的倒立樹幹,每次再版時就加一朵小紅花,象徵枯木開花,讓這本書精神獨立起來,有了自己的時間感。

日本的《T5》稱霧室「手癖」,從字面上看,似乎是手感的加強版。《漢字的魅力》的手作餅干、《印度放浪》的手指畫、《我的母親手記》的紅線繡字、《水田裡的媽媽》的泥腳印,當讀者碰觸到紙本時,似乎重新感覺到當初留在「裡頭」的想法。在《顛覆思想的心理大師:耶穌超凡的智慧》中,霧室將紙本一頁頁地挖空,讓讀者順著層層的頁面鏤空,窺視到紙本核心,像是紙手術,下手的力道精準,讓薄薄的切面形成線條的構圖。

霧室擅長使用「手」來揉戳創造,並製造很像詩的「雜訊」。霧中風景,模糊悸動,黑夜中的小暈燈,充滿溫度感,但在白天,可能沒有了氣氛。霧室作品乍看安靜,但底下似乎有股騷動潛伏,一團氣流與聲音企圖翻越,但又未完成,顯露一半,另一半留給想像。

我覺得霧室的創作發想,很像編劇,從原著小說裡頭,抓到第一個畫面或關鍵事件,生產出劇本。霧室從文本抓到「靈感線頭」,拉出一個模糊的概念,再以繪畫或手製物件或攝影來表現。這過程很有趣,像是顛倒別人的創作,重新剪輯時間或是將文字、音樂逆轉成影像,形成撲朔迷離的訊息。而且執行時的草圖跟完成品一樣認真,充滿細節,我彷彿看到另一組「霧室」的作品。

為工作室命名,也釐清自我的方向

先從名字開始聊起好了,為什麼取霧室這個名字?

禹瑞:我覺得我們兩個……應該說不知道是我們兩個還是我自己,喜歡的東西比較曖昧,不喜歡太明確的,那時候在構思工作室的名字時,有一次她看到妹島和世的書,拿了一張建築裡都是霧氣的房子照片,她說很喜歡這個東西,問我如果取作霧設計工作室,但把中間的字去掉,就叫霧室這兩個字怎麼樣?我想了一下,覺得這兩個字搭在我們身上不會突兀,而且好像可以駕馭這兩個字。

你們好像對於看不見、看不清楚這件事很有興趣,如霧、濛……

禹瑞:對,會一直受到這樣的調性影響,甚至有時會覺得被工作室名稱牽著走。因為霧室其實就是自我的延伸,所以它像是在告訴我們,你的定位在這邊。當我們順應著它走的時候,會去思考它到底跟我們是不是相同的。覺得這像是在幫助釐清自己的方向。

要不要聊一下你們在前一間設計公司工作的日子,設計的過程跟現在一樣嗎。

禹瑞:那時候,做的東西比較偏向表演藝術類的活動視覺設計,大多數的客戶像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北國樂團或是朱宗慶打擊樂團這幾個團體。我們在先前的設計公司待了快三年,這三年間比較常做這類型的作品,後來逐漸駕輕就熟,因為很常配合,所以比較能掌握客戶的需求。書籍設計這部分就比較少接觸了。那時候正是書籍裝幀開始被大家重視的時候,幾位設計前輩像是王志弘、聶永真、您以及何佳興都是當時我們關注的對象。

差不多是七年前?

禹瑞:以前都不會注意這一塊,直到前輩們開始做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做書也可以很有趣。因為以前的書視覺沒有這麼的精緻,或是表現上沒有這麼的豐富,可是到了 2007 年或者 2009 年左右,整個市場好像都變得不太一樣了。

如果是2009年的話,小說還賣得不錯,出版市場很蓬勃,操作方式比較大膽,記得還會有不同通路出不同版本的狀況。

禹瑞:嗯,那個時候很流行雙封面……去逛書店的時候,也會刻意不看設計者是誰,來猜測這本應該是某某前輩做的、那本又應該是某某前輩做的,漸漸覺得書籍設計很有趣,想要嘗試,可是那時候公司都還沒有接這一類型的案子。直到有一次野人出版找上我們公司做《邂逅之森》,公司讓瑞怡負責,但是當時她正在趕其他的案子,來不及看書的內容,所以她先請我把內容讀過一次之後,再將重點的部分與感想跟她說。

你那個時候有什麼感想?

禹瑞:當時對熊跟獵人在雪地裡搏鬥的場景印象深刻,把這段情節形容給她聽,她也覺得這部分很有趣,掌印抓在獵人身上的那一刻濺出鮮血像是畫面定格般,想把那一幕的氣氛給表現出來,於是我們就開始討論要怎麼呈現,後來想用她學生時期嘗試過的炭粉加乳液的方式去繪畫,表達出身體的肌理感。

這張畫作的尺寸很大嗎?

禹瑞:其實不會很大耶,大概跟一張 CD 差不多,因為再大的話肌理會很難表現。

所以是用手作畫嗎?

禹瑞:對,用手指頭畫。

這本書的頁緣其實也刻意做成毛邊本的感覺。

瑞怡:這個也是特別拜託印刷廠嘗試的,一剛開始印刷廠很抗拒,因為要把刀具斜放切兩、三次,好像很容易讓切書的刀具受損,不過後來印刷廠願意讓我們嘗試到這樣,我覺得已經算是非常好了。做完這個作品後,我們就覺得做書其實滿有趣的,可以兩個人一起討論,互相幫對方出主意。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設計封面像剪輯影片,要找出觸動人心的那一格──與設計工作室霧室對談(一)

設計:品墨設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