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轉換機械性的部分,追求讀者與作品之間的關連性

要不要來聊《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

瑞怡:我記得讀這本書的時候,內容提到他們的土地資源、石油資源一直不斷地被瓜分。我們一般並不會拿「被切開的血管」來形容土地被割掉,因為血管是屬於身體的,也就是有生命。所以感覺作者在取書名就下手得非常重,本來這不是一個相應會去形容的東西。提案時,希望做三層書封,在封面的後面還有一片土地也是被撕裂的,想透過這樣去表達真的有撕裂的傷口,所以在顏色上,也盡量讓它有點像血液蔓延變乾枯的樣子。而後面斑剝的痕跡就是希望營造出整體的氣氛是被整合過的,大概是如此。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Fniw70RxIwI"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Fniw70RxIwI"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Fniw70RxIwI"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在我看這個封面時,會有個感受,你們有些語言是做破壞性的動作,就是會對書做一個外科手術。動作上滿冷酷的,包括對書的切邊都是;但最後做出來大家感覺不是冷酷,而是一個視覺的點。我覺得,以正常來說大家不會去這樣對待文本,所以特別想跟你們聊這個部分。

禹瑞:這本書的概念主要表達的是人類在強奪時的冷酷無情,但最重要的還是「人性」的展現。我們注意到幾個地方像是刀模裁切後的邊緣,如果選擇不去刮(封面)的話,它其實就是打一個刀模形狀而已,可是刀模所呈現出來的生硬感沒有辦法跟讀者還有作者之間有所連結,當讀者看到書的時候,只會感受到很機械性的東西。但要傳達的其實是更寫實的意境,所以當時才跟出版社提說,這本用手工刮過書邊增加毛邊感,讓讀者看到時除了強烈的視覺效果外還能摸到撕裂的質感。

瑞怡:在創作的過程中都會希望去堆砌出一個情境。舉個例子,這是之前做的專輯,它是一張具有現代觀點的古典樂專輯,鋼琴家是一位年輕的女生個性比較隨性。應該說,古典樂的演奏者通常要去研究每一首曲目的創作背景、歷史,所以當演奏者在編排專輯曲目時,瞭解的人看一眼曲目安排就能知道演奏者的心思,每首曲目的排序都代表著演奏者的想法;但像他們年輕一輩的鋼琴家,比較不想要被這框架所侷限,所以她會想做一張更自由的演奏專輯。也因為她們是獨立出版者,所能花費的成本不高,我們盡可能在有限的預算中去呈現專輯最理想的樣貌。《漂浮之境》鋼琴家的細膩音樂日常是這張專輯的主題,細膩日常對我們來說就像是午後光影波盪的感覺。為了在視覺上要創造出看得見的音樂,某個下午,我們邀請鋼琴家到工作室來一邊播放專輯中的曲目:月光,一邊請她將手指沾滿橄欖油後於紙上現場彈奏。最後我們將油漬在紙上暈開的痕跡,透過刮網版印刷印在半透明的紙上,當紙張透著陽光輕輕擺動時,展現出如同午後光影變化的效果 。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Fniw70RxIwI"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下集預告:【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日本設計師很好奇:我們為什麼要花時間這麼做?──與設計工作室霧室對談(二)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

延伸閱讀:

  1. 殺戮的艱難
  2. 漢字的魅力
  3. 印度放浪
  4. 我的母親手記
  5. 水田裡的媽媽
  6. 顛覆思想的心理大師:耶穌超凡的智慧
  7. 邂逅之森

從《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附隨身好讀文字版)》看黃子欽的設計巧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