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梓(作家)
原刊載於方梓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賈寶玉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也有人說紅顏禍水;紅顏無端,禍水是衝著男人來的。平路的《黑水》從水做的女兒到黑水的女人,細針剔出女人幽黯的心流出烏鬰之水。

從一個年幼失怙的小女孩,在物質與愛欲誘惑任憑「叔叔」性侵,逐年封鎖青春陽光之心,戀父情愫卻幽然滋長。利與欲讓青春的咖啡店女孩接受有加齡臭的老男人,加齡臭也許是父親的味道。

被殺的女教授藉由夢與死亡的邊際,身隨河水漂流心亦如潺潺汨出的血水回溯前塵往事;中壯年結婚,對象是鰥夫的老商人,兩人生活品味和思想價值無一處契合。她更沒想到嫌棄老丈夫加齡臭而分房睡,這個屬於老人皮脂油膩味竟有人在乎,而且是老丈夫最是耽溺的青春胴體。

殺人的咖啡店女孩與被殺的女教授兩股雌伏黑水匯聚引發一場禍水事件。

平路以水為意象,曲徑通幽式細膩地寫出中年女人與年輕女子心/身的變化。看似一場殺人社會事件,其實是兩個不同年齡女子的聲/深音。

本文為「黑水・私觀點」系列書評,深入認識平路《黑水》▶︎▶︎▶︎


12/18【犢講座40】每個角落都有一個少女佳珍──平路《黑水》新書座談會

主講人:平路、何榮幸、楊佳嫻
主持人:陳蕙慧
時間:2015/12/18(五) 19:30~21:0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二樓
立即前往報名▶︎▶︎▶︎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