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尚樺、陳怡慈

時值文化議題如火如荼之際,時報出版《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是京都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長堀部篤史,面對獨立書店夾擊於大型連鎖書店及講求 CP 值等價值觀的環境下,探討獨立小店存在意義的作品。將時空從京都拉到台灣,電子書對實體書的影響、獨立書店的存廢,也是爭議已久的問題。到底獨立書店存在的意義為何?對於街區的影響又是什麼?或許能從台灣的獨立書店身上,與堀部篤史一同反思消費時代下文化的意義。

我們邀請到幾位獨立書店負責人,聊他們的故事,也一同尋找台灣自己的文化路。

有段時間,三餘曾經是高雄唯一的獨立書店,但當我提及此事時,店長尚樺非常謙遜的說,這種說法太過驕傲了。原來早在二○○○年時,高雄已經有間以女性為主題的「好書店」,支撐了六年後才迫不得已歇業。三餘發想之初,自然也受到「好書店」創始人的鼓勵,以閱讀推廣、認識土地、公民素養、藝文分享為概念成立書店。即便如此,當時已有不少書店打算成立,三餘只算是開了第一響,如今的高雄,已充滿許多具內涵的閱讀空間。

充滿好奇心與彈性的書店

基於「好書店」的經驗,三餘的創辦人們將書店的表現內容擴大,依照樓層分為書店、展覽、劇場及咖啡館,書店販售的也不局限於書籍,也包含高雄藝術家的創作及和 NGO 合作的開發商品;希望讓來書店的客人,能看書、逛小物、欣賞展覽、聽音樂、看電影、參加講座……等等,不會因為剛好不想看書而被冷落。「之前有些老人家會閒坐在書店門口等家人,那我就會上前打招呼,談談共同認識的人、事、物。老人家眼睛不方便,那我就抓些相符的書籍,專挑照片的部分閒嗑牙,有時我們地下室會有些土地或是歷史相關的展覽,就邀他們下去走走,讓想逛書店的親友可以安心參加講座或是看展,不用擔心讓長輩落單。我想一個可以用圖片、聲音、影像、肢體等也能表達出閱讀的可能性,大概是我們最期待的書店型態吧!」店長尚樺這麼形容。

重新找回讀者對閱讀的熱誠──三餘書店

如果把三餘擬人化,覺得三餘會是什麼樣子呢?「算是個對外界充滿著好奇的書店吧!這應該跟書店創辦人總共有五位有關。因為五位創辦人的專長領域及人際關係都有所不同,所以在當初我們在思考如何將每人的特長及元素融入這個空間時,就特別討論要如何呈現出大家對這間書店的願景。而且,一個空間內有這樣的多元素組成,也代表書店會接觸到許多領域的往來與合作,所以我們的心態就必須一直保持著彈性來處理這些資訊。充滿好奇的心態及彈性的手腕,成為三餘最重要的特質。」

創業的燃眉之急:填滿空蕩蕩的書櫃

聊起經營書店之初的困擾,尚樺笑著說,還是進貨讓他們最為頭大。除了幾間獨立出版社在開店之前就承諾鼎力相助外,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要把空蕩蕩的書櫃填滿,可是費了一番功夫。雖然有與幾間經銷商談合作,但願意讓三餘自行選書且還可退書的合作夥伴卻是寥寥無幾,甚至還有人質疑這麼小的書店到底是能賣多少書;也有受到來自經銷商的壓力,堅稱只能與他們單獨合作,否則就拒絕往來;也有一進來劈頭就講起書店經,認為沒有櫃標、沒有暢銷排行榜的書店無法賣書。這些零零總總的狀況,直到朋友幫忙牽線中盤商,願意讓三餘進一些庫存書與冷門書來度過開幕的三個月,才解決了燃眉之急。

然而,窘境反而使三餘走出自我特色,儘管開店之初書種的選擇不多,但卻能藉此認識出版社、主編、美術設計以及作家,將他們的書籍理念完整傳達給讀者,塑造了三餘書店聽書的時間比選書的時間還多的風格。

重新找回讀者對閱讀的熱誠──三餘書店

了解商品的本質,成為讀者與出版社之間的橋梁

尚樺認為,無論是書店或是其他藝文通路,都要先了解自己販售的商品本質。書籍是作者與讀者溝通的一種方式,而書店的責任是確保管道暢通,不應該因為建立了管道就自認有資格從中獲利。僅僅是找書與結帳的動作,沒有辦法將人與人的情感建立起來,讀者無法從中得到作者或是出版社想要表達的想法,甚至書店也沒辦法將讀者的想法反饋給出版社,這種沒有交集的情況,會讓書店趨向服務業的物流人員,而非書店的本分。

對於閱讀市場的隱憂,尚樺也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假如大家都習慣了現今的服務方式,出版社與讀者之間無法了解彼此的需求,導致出版社閉門造車,或者讓主流書籍淹沒自己,讀者也會因為接收不到出版方的熱情而對閱讀冷感,甚至對整個出版產業失去嚮往與期待。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