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整理/閱讀‧最前線編輯部

香港專門販售中國政治禁書的銅鑼灣書店,從去年 10 月起,老闆桂民海、店長林榮基、總經理呂波及業務經理張志平等四人相繼於泰國、深圳和東莞等香港境外「失蹤」,然而,為這四人奔走的股東李波,竟然在 2015 年 12 月 30 日晚間七點,於香港境內「人間蒸發」,成為第五位失蹤者。此案已引發國際關注,台灣出版自由陣線亦發出聲明稿聲援,並啟動抗議連署

銅鑼灣書店五人消失事件簿

銅鑼灣書店是香港知名的禁書書店,位於銅鑼灣崇光百貨後方,店面僅有 30 平方米,出版和銷售中國查禁的政治類圖書。此書店由林榮基創辦,於 1994 年轉賣給巨流傳媒有限公司,巨流傳媒由桂民海、李波妻子蔡嘉萍、呂波等三人持股,轉賣之後,林榮基續任書店店長,呂波擔任總經理,張志平任業務經理。

2014 年 10 月起,桂民海、林榮基、呂波和張志平等人,分別在泰國、東莞、深圳等香港境外地區消失,外媒報導之後,家屬接獲失蹤者來電的「報平安」電話,由於四位家屬都低調謹慎,並未對外求助,媒體甚至猜測,家屬可能受到威脅。

李波在這四人失蹤後,獨撐書店經營,大力接受媒體採訪,企圖援救這四人。端傳媒採訪李波妻子蔡嘉蘋說,李波失蹤前,相信自己在香港很安全,不料卻在 2015 年 12 月 30 日晚上七點失蹤,員工回憶李波當日下午接獲十幾本政治主題書訂單,進倉庫找存貨,但員工提早下班,並不知道他去向。香港警方盤查此段時間鄰近大樓的監視器影片,並發現倉庫短少十多本書、電燈關閉、門鎖未被破壞,也沒發現訂單資料。

蔡嘉蘋在元旦當日、也就是李波失蹤第三日,向香港警方報案,期間接獲「報平安」電話,李波在電話中曾提到深圳,來電顯示也為深圳發話,蔡嘉蘋頗為擔憂,判斷李波回鄉證在家中抽屜,近年也不願輕易去中國,不可能自願前往中國大陸,透過媒體大篇幅報導,香港泛民政黨和團體聲援,社會輿論譁然,認為中共執法人員跨境執法,違反《基本法》,違背中共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更嚴重打擊出版自由。

到了 4 日,也就是李波失蹤第六日,案情峰迴路轉。香港特首梁振英在中午 12 點 45 分特地召開記者會,重申「香港以外的執法人員無權在港執法,要是(境外執法人員)在港執法,是違反香港《基本法》的。」當日晚間,中央社香港記者採訪到自稱為書店員工的「陳姓員工」,出示一張李波寫給「陳生」的手寫傳真「平安信」,內容為:「我因急需處理有關問題,不能讓外界知道,已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了內地,配合有關方面調查,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我目前情況很好,一切正常,書店的事麻煩你多費心了。十分感謝!。」落款日為 3 日。

香港媒體隨後也傳出蔡嘉蘋向警方撤銷失蹤案的訊息,蔡嘉蘋不願再對外接受訪問。

端傳媒報導,蔡嘉蘋 2 日接受採訪曾提到,李波接洽過有意購買書店的買家,雙方已簽約,但失蹤案陸續發生後,對方已失聯。5 日透過簡訊跟蔡嘉蘋查證,書店和巨流傳媒並沒有陳姓員工,信中的「陳生」即是那位曾簽約的買家,她跟陳先生各自接到傳真信。

親筆傳真信一出,中共外交部喉舌的《環球時報》,就刊登社論〈港書商親筆信讓「綁架」謠言不攻自破〉,來回應香港沸騰的輿論,並提到銅鑼灣書店對中國大陸造成的傷害,「李波對此心知肚明。他原本大概很願意這次配合調查『低調進行』,港媒大肆炒作對他本人、對書店的生意都不是什麼好事。這種炒作對李波和家人所帶來的傷害,反對派是不會彌補的。」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案已引發中英外交交鋒。英國BBC 新聞網報導英國外交大臣夏文達(Philip Hammond)5 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召開記者會,夏文達指出,「根據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一國兩制制度,若是有人違反香港法律,都應該在香港司法體系受審。」王毅反擊指出,李波是「中國公民」,在他本人、家屬、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之前,「我看各方沒有必要做各種各樣的無謂的猜測。」。

起因恐是涉及出版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相關書籍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曾任《文匯報》評論員的程翔表示,香港是中國官場高層內鬥的延伸地,各派系以香港出版自由空間,利用禁書來發放對自己有利,或不利他人的消息,中國內地派人赴香港擄人,絕非首次,但過去押回的多是中共黨員,李波是首次被擄的香港居民。他相信李波被越境擄走,與書店計劃出版涉及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書有關。

看似依法懲治,實則緊縮言論、違反法律之比例原則

台灣出版自由陣線發出聲明稿聲援,並啟動抗議連署

台灣出版自由陣線成員暨衛城出版總編輯莊瑞琳說:「中共當局去年相繼通過的新版國安法與反恐法,表面上看來『依法懲治』將成整肅異己與緊縮言論自由的手段,然而銅鑼灣書店的連續失蹤事件,即便李波等人似乎透露自己正在「配合調查」,顯然並沒有依循任何公開透明的審判程序。我認為國際上應該就這點進行譴責。」

她進一步分析,細看中共 2015 年七月新版《國家安全法》的內容,除了政治、軍事,糧食、能源、核能、文化,甚至太空、海洋與極地探勘、全都屬於國家安全的一部分,連台灣都有維持中國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共同義務」。中共對未來遠景的想像,似乎仍以國家的統一、強大為考量,在國家的光芒下,個人的人權是被遮蔽、被忽視的。然而這個國家顯然只屬於中國共產黨自己。尤其 2015 年 12 月《反恐法》的通過,似乎主要動機是針對如新疆的分裂主義者而不是外部恐怖攻擊。在國家整體發展的大纛下,民主與人權不僅被中共存而不論,甚至有倒退情形。

「中共的新版國安法,某方面讓人想起台灣曾經施行的《懲治叛亂條例》,都是以「合法」的程序保護單一政黨的統治利益,而失蹤、逮捕、監禁甚至判處死刑等手段都不令人陌生,且多半違反法律的比例原則,比如讀一本禁書還不牽涉到組織行動就入獄多年。從八○年代開始,全世界有 80 個國家都逐漸從威權走向民主,進入轉型正義的討論,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讓人有回到上個世紀的錯覺。」她說。

資料來源端傳媒 1端傳媒 2中央社環球時報BBC 新聞網香港蘋果日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