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譚健鍬

髮量稀少、光頭禿頭,男人常感困擾,這種情況古今中外皆如此。希臘、羅馬時期,普遍認為禿頭是受到上天懲罰,把禿子視為罪人。頭髮稀疏或禿頭的軍官會被希臘領地的長官歧視,並拒絕安排工作。羅馬人甚至考慮讓議會通過「禿子法令」,禁止禿頭男子競選議員,禿頭的奴隸也只能賣到半價。為了免受歧視,禿子會戴假髮遮掩不雅。

法國著名的「太陽王」路易十四就患有「地中海型」禿頭,為了維護皇帝的威嚴,當然戴上假髮,而且還是蓬鬆異常的假髮;其實,路易十四絕不是髮型時尚的先鋒,早在一千六百多年前,中國就有一位皇帝做過類似的事情,不過並未使用假髮,他就是王莽。

東漢末年學者蔡邕在《獨斷》中對當時的服飾研究做了一番論述,他談到,「王莽頭禿,乃施巾。時人云:『王莽禿,幘施屋。』」

漢代時,上流社會所戴頭布全用黑色布巾,更準確地說,應該稱為「幘」,幘在古時本是勞動階層用來紮裹頭髮不使散亂的,兩端有帶子可以從頭上繫於頜下,相當平民化。後來,幘的使用範圍愈來愈廣,已不僅限於平民,統治者的影響力很大,幘的質料和做工也愈來愈講究。西漢人常戴幘,但並不把頭頂全包住,因而幘也常是空頂的。

其實禿頭並非老年人的專利,現代醫學發現不少三十出頭的男性也有這種尷尬的症狀。但王莽當上皇帝時年紀已不輕,或許是自然規律無情,或許是操勞國事過度,還可能是飲食,作息不良,頭頂上的荒蕪愈來愈刺眼,隨便掉下一根髮絲,都讓他敏感得難以入睡,畢竟身分大轉變,一朝貴為天子,容貌豈容瑕疵?於是,他故意把軟幘襯裱使之硬挺,套在腦袋上,將頂部升高做成介字形的「帽屋」,好遮掩禿頭,這種有介字形帽屋的幘就是「介幘」。群臣自然跟風四起,一時間仿效者眾。王莽心滿意足,自以為權威鞏固,遂放心以復古的理想主義大膽實施社會改革。

最終王莽的新朝,毫無「新」意可言,徒剩早衰,迅速在風雨飄搖中土崩瓦解,王莽被殺,屍身大卸八塊,禿頭被割下梟首示眾,掛在城頭上飽嘗民眾憤怒的石頭和唾沫;王莽的改制,注定和他的光禿頭頂一樣,都成了一場「空」。

※ 本文摘錄自《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