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贈友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時值八月中旬,有一天,我和葉益亨以及他女朋友一群人參加了一日遊的志工服務活動,眾人來到一貫道崇正基金會在台中太平區的道場。

當時清海國中的蔡美華校長也在現場,她看到我一跛一跛地走路,於是好奇地問我:「贈友,為什麼你的腳會這樣一跛一跛的?」
「喔,因為我小時候生病的關係。」我回說。
「你生了什麼病?」蔡校長又問。
此事實在說來話長,於是我把自己準備好的自傳拿給她看,她讀完之後淚流滿面,對我說:「贈友,我可以請你到我們學校來演講嗎?」
「好啊!」當時我沒想過會有什麼狀況,只覺得把自己的故事當眾講一遍,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九月中,升高二開學前的兩個禮拜,蔡校長打電話給我們校長,說明想邀請我到清海國中演講,徵求校方的同意。校方一聽也很懷疑,我根本就是全校出席率最低、成績最爛的學生,怎麼可能要找我去演講?幾番推辭之後還是答應了。

訓導主任對這場邀約非常難以置信,但也只能語重心長地交待我:「陳贈友,你要好好講,不要丟學校的臉哦!」
「好,我知道。」其實我心裡緊張得要命。

二○一○年十一月四日早上十點,我正式應邀到清海國中演講,展開了我人生的第一場演講。

那天一大早,我帶著興奮忐忑的心情來到學校,由班導黃秀琳老師開車,一大早載著我和班上的同學詹前殷,一起前往遠在台中市的清海國中。
我們一行人來到清海國中的活動中心時,只見門口的宣傳海報上寫的「生涯生命分享——陳贈友講師」幾個字,看到「講師」兩個字,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兩個字的對我震撼力非比尋常,沒想到我這個一路被嘲笑欺負的人,居然也配得上「講師」二字?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提昇了!激動不已!這樣的鼓舞立刻擊退了我的恐懼與擔憂,讓我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感覺自己可以火力全開,做出一場精采的演講!但是真正步上講台,看到一大片黑壓壓的聽眾,還是緊張得直冒汗,台下少說也有兩百人。打從小時候在廟會舞台上唱歌之後,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啊!

我顫抖地拿出準備已久的演講稿,沒有任何的演講經驗的我,整場只能無助地照著講稿唸,全身嚇得皮皮剉,左腳更是抖得厲害。於是從頭抖到結束,才終於講完我人生的第一場演講。

接著拿出帶去的電子琴,當場自彈自唱,表演了歌手伍佰的〈世界第一等〉、西城男孩的〈My love〉以及品冠的〈我以為〉,搏得了滿堂采,我在歡聲雷動的掌聲中走下台。在我步出活動中心之後,還有同學對我豎起大姆指說:「超讚的啦!」

演講結束之後,蔡校長請我和黃老師及詹前殷一起到校長室。到了校長室,蔡校長慎重地還頒了一張「感謝狀」給我,讓我喜出望外。接著又拿出了一個信封,以及一張簽收單對我說:「贈友,謝謝你今天的分享,這是給你的講師費。」我真是太驚訝了!我只是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能得到掌聲我已經很高興了,現在居然還有酬勞?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我當場表示想把一千七百塊的講師費捐給清海國中,但蔡校長卻執意要我收下,我也就卻之不恭地收下了。回程上,黃老師還開玩笑說:「贈友,回去後要請全班喝飲料喔!」

「好啊好啊!」我當然同意,此時此刻,我真想讓全世界的人分享我的喜悅!後來我便趁著校慶全班同歡時,請所有同學喝飲料。全班三十五個同學,一人一杯二十塊錢的飲料,於是有同學打趣道:「哇!陳贈友,你喝這杯好貴哦!要七百塊耶!」

演講之後,大家對我另眼相看

演講之後,隔了一個禮拜,校長秘書王秋雄老師在早上升旗典禮上,當著全校師生說:「我們應該要向在場的一位同學學習,他就是資訊處理科二年甲班的陳贈友。上個禮拜他到台中的清海國中演講,他以身障人士的身分現身說法,鼓勵了許多人,所以各位同學要好好學習他的精神。」

站在台下的我又驚又喜,也滿懷驕傲,臉上更有忍不住笑意。好事一件接著一件來,一向被人歧視的我,一夕之間竟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我的心都快樂得要飛起來了!

回到教室後,還有同學跑來跟我說:「欸欸,陳贈友,你出名了耶,秘書還唸出你的名字耶,真是不容易!」
「沒什麼啦,只要願意改變,就一定做得到啦!」我不好意思地說。
自從那第一場演講之後,我感覺自己走路都有風,彷彿成了龍德之光。學校裡再也沒有同學會嘲笑我或欺負我,在他們和我自己的眼中,我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猶記行前家人聽說我要去清海國中演講,都很不以為然:「怎麼可能有人要請你去演講?你又沒有什麼值得人家學習的地方,怎麼有辦法去演講?」但看我真的上台之後,又有這麼多榮耀加身,開始對我改觀,慢慢才了解我想改變的是什麼,才轉而支持我。

在那之後,我不斷思考自己能為這個社會做什麼,未來的路又該如何走下去?我懷念站在演講台上的感覺,以及永遠不嫌多的悅耳掌聲,我想再一次重溫那種飄飄然的感覺。

於是我開始寫自薦函,加上我的自傳,每份的影印費還高達一百五十元,然後寄到中部各個國高中去,表明我想到他們學校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即使沒有演講費也沒關係,我只希望我的故事能帶給別人鼓舞。

當時我大概寄了二十多家學校,直到高三才有大甲的順天國中,以及大甲高工兩家學校回應我,邀請我到他們學校演講。然而,這也只是開始而已。

直到很久以後,我讀到蘭迪.鮑許教授在《最後的演講》一書裡說的:「我如果能夠以我內心感受到的熱情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這場演說也許能夠幫助別人找到實現夢想的途徑。」

我突然明白了:雖然我沒有鮑許教授的成就,發生在我身上的疾病,也沒有他的胰臟癌來得嚴重致命,就連我的分享也沒有他的最後演講來得精采。但或許某種程度,我也正在做跟他一樣的事: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本文介紹:
友友:半個身體的滿滿幸福》。本書作者/陳贈友;出版社/大喜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翻越生命的高牆
  2. 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年

  • 用Line傳送